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和离后,疯批摄政王只想娇宠我》在线阅读 > 正文 002“那夜,殿下同我在郊外私宅”

002“那夜,殿下同我在郊外私宅”

时京京 2022-11-23 22:30:59
太医来了,把完脉千咛万叮嘱。“殿下身子刚完全康复,万万想不到不可以再剌激,否者前尘往事真就记不出来了。”赵斯斯紧靠在门边听完,后转身离开了。当初李家满门忠烈战死沙场沙场,她一人算孤苦无依的境地,圣上感戴李家军功将她赐给顾敬尧。成了人人羡艳的摄政王妃。她有“殿下身子刚刚痊愈,万万不可再刺激,否则前尘往事真就记不起来了。”。...

太医来了,把完脉千叮咛万嘱咐。

“殿下身子刚刚痊愈,万万不可再刺激,否则前尘往事真就记不起来了。”

赵斯斯背靠在门边听完,转身离开。

当年赵家满门忠烈战死沙场,她一人算是孤苦无依的境地,圣上感念赵家军功将她赐给顾敬尧。

成为人人艳羡的摄政王妃。

她有想过兴许是顾敬尧那点可笑的怜悯才娶了她,不然单单凭着在朝堂之上呼风唤雨的摄政王抗圣旨又能如何。

就在前不久的中秋夜,她还亲眼瞧见顾敬尧同相府小姐双双出入郊外私宅。

两夜未归。

归来之时,顾敬尧身上穿的不是平日里的黑金华服,而是白色束腰锦衣。

都说顾敬尧对女色并不热衷,是西楚最绝情的磐石。

世间少有男子不热衷女色,更何况身处高位容貌难寻的摄政王,或许…那位相府小姐才是摄政王的心上人。

心思晃动间,赵斯斯手指一紧,死死捏住眼前那枝盛开的芙蓉花。

花瓣在指腹揉烂,又黏又糊的汁夜沾了满指,赵斯斯低头盯着指尖,秀眉轻轻拧起。

“脏。”

府中下人递给她一方锦帕,轻问:“禀王妃,相府小姐来了,可要让她入府?”

赵斯斯低着头,慢慢地,一下一下地擦指尖。

“请。”

林画,相府小姐。

拎着食盒,白衣轻纱步灿生莲。

“见过姐姐———”

赵斯斯站在石阶之上瞧着款款福身的女子,只应三个字:“我姓赵。”

林画脸色明显一变,很快又将情绪隐藏下来,笑应道:“见过摄政王妃,听闻殿下已经醒来,家父牵挂殿下的病情,特地代家父过来探望探望殿下。”

赵斯斯听也没听,垂眸瞧着怎么擦也擦不净的指尖,尚余留花汁的红痕。

林画还在继续说:“殿下是真的什么都记不得了吗?”

赵斯斯瞧了眼林画,就是不说话。

林画的视线对上她,赵斯斯那双眼似盛了星海般灿亮,却是叫人隐隐觉得不敢深究的阴,像面铜镜。

林画不自觉移开目光,手中的帕子点了点额头,秋日如此凉,也不知哪来的汗擦:“只是想确认,殿下怎么都忘了,前些日见到殿下之时还安然无恙。”

林画又好像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连忙解释着:“王妃可千万不要误会太多太多,我们之间….”

说得云里雾绕。

“我不想知道。”赵斯斯淡漠掠过,堵住林画的话。

林画依旧假装笑着,其实心里头已经憋坏怒意,林画实在受不了赵斯斯那副无视又无所谓的态度,不管明里暗里说什么做什么,赵斯斯始终掀不起任何波澜。

风一刮,一张帕子落到赵斯斯脚底。

流光闪过,一道熟悉的花纹跃入眼帘,是银杏叶,就如当日摄政王在私宅过夜穿的白色锦服上的纹路。

一模一样,银线绣的银杏状。

“怪我没抓稳,王妃可有伤到哪里。”林画来到她跟前,捡起帕子如什么宝贝般捂在怀里,“这帕子…是我自己绣的,王妃喜欢银杏吗?”

林画看着她,又添了一句:“这一柄两叶代表着阴阳相合。”

赵斯斯俯身凑到林画耳边:“明明是阴阳相隔的邪物,生与死。”

林画身子僵了瞬,很想错开,偏偏双脚像被焊死在原地般,只得强颜欢笑着,用只有她们二人之间听得到的声音。

“不知王妃是何意,中秋的夜晚殿下还同我在郊外私宅,王妃您知道吗。”

“哦,那夜我…”赵斯斯收回目光,璨然一笑,“我在秦淮河畔同两名男倌游湖。”

“你…”这会儿就响起林画的咆哮,很显然怒的还是林画。

赵斯斯抬起潋滟出尘的脸笑笑,将对方的话堵回去:“顾敬尧算什么东西,若是不忠,且杀抛为敬。”

话语间温柔轻软,音色是贯穿质感的干脆。

顾敬尧算什么东西

若是不忠,且杀抛为敬

传入顾敬尧耳中仅有这句话,犹变得极为生冷,他站在屋檐下,面无表情地盯着说这句话的女子。

秋风拂过她的发梢,淡情淡然。

府中下人惯会看摄政王眼色行事,不由分说赶走林画。

林画回头唤了声,娇娇地:“殿下,王妃她说她同男倌游湖。”

“殿下….”

没人应林画。

听着那话,赵斯斯嘴角微微翘起:“又如何。”

又、如、何。

笑着笑着,突然就收敛了几分,只因有什么东西在直直盯着她,很烫。

“以后不准任何女子入府。”

暗哑的声音落下,时间似有一瞬的停顿。

一如既往的、很摄政王。

赵斯斯似有一瞬的错觉,顾敬尧到底有没有失忆?

赵斯斯抬头望着天,这天黑沉沉的,如他摄政王那张脸一样沉,撂下一句话:“找你的。”

头也不回。

回到沁园,赵斯斯直接倒在香软的贵妃榻上,那头乌发仅用一根簪子半挽,松松垮垮地垂在耳旁。

有宫女来到她身旁弯腰侍礼:“王妃,可要用膳?”

赵斯斯摆手不作声,望着雕刻细腻的窗扇。

日暮霞色散尽,落下一片惨淡的暗,仅仅须臾宫灯一盏一盏的亮起。

明明暗暗中,亮了窗外男子好看的眉目,还有一双孤高骄矜的长眸,那张世间难寻的脸便教那点光映出几分矜贵。

赵斯斯瞧着突如其来的摄政王:“有事?”

顾敬尧抿了抿唇,仿佛丢掉从前的惜字如金,看着她,慢慢开口:“方才那人,本王绝对跟她没有瓜葛,不管是否来找本王,以后不准让她们入府。”

又好像是在解释。

若是他未失忆,她或许会不争气的去相信他。

赵斯斯顿时觉得可笑至极,笑自己也笑他:“顾敬尧,你失忆了。”

顾敬尧略微沉默,只定定地看着她。

风声掠耳而过,突然的安静。

赵斯斯转过身,不想跟顾敬尧对视,他那双长眸里似揉碎了星辰混入徽州墨般,容易勾人沉溺不知回头路。

顾敬尧行走到她身旁,便是‘咳!’

她想,这病还挺严重。

她挪了挪身,身子似没骨头的半窝,软绵绵的,衣领不慎滑落半截,锁骨旖丽若隐若现。

白得晃眼,顾敬尧眸光悄然转暗,长指伸出,尚未碰到衣领停顿了瞬,不动声色收回。

“那你还同男子游湖又怎么算。”

赵斯斯瞧顾敬尧一眼,是温柔的笑:“不守妇道,和离。”

在很长的时间里。

顾敬尧看着她久久未动,面上不见半点情绪。

赵斯斯甚至都辨不清,究竟哪个才是他摄政王,又或许是未失忆前那样的沉稳内敛,又或许是失忆后的强词夺理。

赵斯斯缩向贵妃榻的角落,懒得去想。

一声‘咳’,顾敬尧又咳血了。

嗖嗖的凉风带过,伴着轻薄的乌木沉香,摄政王跌跌撞撞地倒下,整个人结结实实地软在她怀里。

“太…太医!”

顾敬尧理所当然地躺在她榻上,太医进进出出,忙活半天。

“王妃切记要顺着摄政王来,否则就吐血难康愈,严重者…”

赵斯斯便接下太医的话:“死呗。”

话落,榻上的摄政王突然就醒了。

顾敬尧瞧着淡定饮茶的女子:“本王若死,定要你陪葬,共躺一椁千秋万载。”

一迟凝间,赵斯斯执茶杯的手一颤,生硬的扯了扯嘴角:“你我共葬一个坟头怕是都投不了胎。”

顾敬尧就这么瞧着她,长眸已经起了薄薄的靡雾,便是———

“咳、咳、”

一听,赵斯斯瞧向那床软软的蚕丝被,眉头轻轻拧起。

就挺嫌弃的,万一摄政王吐口血。

她恐都夜夜做噩梦。

顾敬尧顺着她的目光,同样看着盖在身上的被子,大掌一掀,风风火火地直起腰。

过分华贵的衣袍路过身侧,带过风似都能把她的茶吹凉。

倒掉,赵斯斯又重新沏了杯,低着头都没瞧顾敬尧一眼。

然而,那欣长的身影刚迈出门槛,又折步回来,夺走赵斯斯手中的茶杯。

“….”

走就走,他摄政王拿走她的茶杯什么意思。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001摄政王失忆了 003他摄政王的子嗣 002“那夜,殿下同我在郊外私宅” 004一句赵小姐,就再无可能 006赵斯斯,听话 005往后就真的再无瓜葛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