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清朝求生记》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再度遇难成乐户

第三章 再度遇难成乐户

云之锦 2021-11-24 07:28:21
四阿哥连失自己的第一个孩子没多长时间,上面多体谅他的心情,这一次是以办差的名义让他出散散心的,但是以四阿哥的认真地,毕竟是一切以差事为先,至于散散心嘛,有差事要办,心也就算散了。他们一行人在这个小饭馆里而已打个尖,才坐定不久,云锦就到了。刚看见云他们一行人在这个小饭馆里只是打个尖,才坐下不久,云锦就到了。刚看到云锦时,四阿哥虽诧异于一个农村老婆子抱的小女孩长相娇美皮肤柔嫩,但也没有怀疑,毕竟农人家里也是疼孩子的。只是看到这个小女娃不由就想起他不久前刚刚逝去的小格格,心下黯然,才多看了看云锦,却被她的一声“额娘”雷住了。。...

清朝求生记

推荐指数:10分

《清朝求生记》在线阅读

四阿哥痛失自己的第一个孩子没多长时间,上面体谅他的心情,这次是以办差的名义让他出来散心的,可是以四阿哥的认真,当然是一切以差事为重,至于散心嘛,有差事要办,心也就算是散了。

他们一行人在这个小饭馆里只是打个尖,才坐下不久,云锦就到了。刚看到云锦时,四阿哥虽诧异于一个农村老婆子抱的小女孩长相娇美皮肤柔嫩,但也没有怀疑,毕竟农人家里也是疼孩子的。只是看到这个小女娃不由就想起他不久前刚刚逝去的小格格,心下黯然,才多看了看云锦,却被她的一声“额娘”雷住了。

听到云锦呼唤额娘的声音,四阿哥一开始并没有立刻产生怀疑,因为这个叫法他是听惯了的,他自己也是常叫的,只是有人对着他叫倒是平生第一遭。自己一个堂堂的皇子阿哥却被当成女人,虽对方是个婴儿,他心里也是不舒服的。难道说自己长得象个女人吗?

但四阿哥毕竟不是普通人,等到云锦喊第二声时,就反应过来了,“额娘”这个满人的称呼,是在一个农妇抱着的婴儿口中喊出的,事有反常即为妖,他心中一怀疑,后面的事也就顺势发生了。

迅速的移位接到婴儿,四阿哥也有些后怕,差一点这怀中的小女娃就没命了。格格已经没了,可不想再看到一个小女婴死在自己面前了。眼前的这个小女娃却一点都不害怕,当然以她这么小的年纪,肯定是不知道自己刚才命悬一线的处境,看她对着自己满面欢笑的样子,肯定是以为别人跟她玩呢,自己的格格如果长大,也一定会是这般可爱的吧。

看着四阿哥对着小女婴失神,本要上前接过婴儿的贴身侍卫退过一边。就让爷再抱一会儿吧,也许能冲淡些爷失去格格的痛苦。

云锦见自己的计策成功,虽有些沾沾自喜,但却并没有闲着。眼前的这个人,云锦虽不能确定他是不是那个最著名的“四爷”,反正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还是一个有权势的贵人是没错的了。这个关系可一定要建立好,虽不一定能用上,但总是有备无患的好。现在云锦的首要目标是拿到他一样信物,以备将来如果需要动用他的关系时用。

以云锦现在的年龄来说,张口直接要是绝对不现实的,只能自己选个东西直接上手了。拿什么好呢?她现在被他抱在怀里,能够到的只有他的扳指,刚要伸手,不行,贵人戴的扳指肯定是相当昂贵的,搞不好是什么要人所赐的,肯定不会随手就给个不知名的小孩的。可贵人身上有哪样东西会是便宜的呢?她不自觉的抓了抓头发,对了!头发。

云锦伸手努力的把他的辫子拿到胸前来,四阿哥正在跟侍卫说话呢,发现怀中的婴儿的举动,便伸手来拦,可云锦对此却相当坚持,当然她坚持的方式就是用那张小脸做出泫然欲泣状,四阿哥呢,也吃了她这套,放手由她了。其实这也勉强可算做双方得利,云锦固然是在利用四阿哥对女儿的怀念之情,可四阿哥也是借她来抚慰些丧女的哀痛。

把辫子摆好位置,云锦的小手也开始忙碌起来,别误会,她不是要扯四阿哥的头发(也没听说谁拿头发做信物的,那太不好认了),她只是要他绑辫子的绳子而已。

“那婆子死了吗?”四阿哥没注意云锦在忙些什么。

“回四爷话,是。刚奴才护主心切,手重了些,请四爷治罪。”其中一个侍卫禀告。

“罢了。马车搜过了吗?”

“回四爷话,搜过了,一套小孩的衣服和饰物,想来是从这孩子身上换下来的。”

“嗯。这样吧,回一个人,把这孩子连这些东西一并带回去,查查看是哪家丢的,没查到之前,就先送到我府里,交给福晋,让她先代为照看着。”四阿哥倒也没追究责任。

“嗻!”

一个侍卫上前来接云锦,云锦也正好刚把辫绳弄松,顺势一扯,拿到了,耶!

“四爷!”

“快松开!”

那个侍卫要把辫绳拿回去,云锦好不容易才拿到手的,如何肯给,早将辫绳在她指上缠了好几圈,再加上她握紧拳头,他拽是拽不出去了。只好来掰她的手,她攥紧不撒开,冲着四阿哥眯起眼,裂开嘴,准备哭给他看。

“算了,让她拿着吧。你赶紧上路。”四阿哥挥一挥衣袖,没带走他的辫绳。

***********************************************************************

云锦第一次在马背上的体验,是象包袱一样被侍卫绑在胸前,为了怕风吹到她,连头脸也被包了起来,眼前一片黑暗,再加上侍卫骑马的节奏,使得云锦的交通工具催眠症发作,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唏律律~~”马的悲嘶声伴着巨大的冲击,让她惊醒过来,随后就是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好痛!

“什么人?”侍卫刚喝了一句,就立刻安静了,也不再有任何动作。

苦于看不见外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云锦正着急呢,就突然被人粗鲁的拽了下来,扔在地上,包袱皮也迅速的被打开,她眯起眼睛,遮挡瞬间照过来刺眼的阳光。

“啊!是个娃娃!”

“看着包袱那么鼓,还以为是个肥羊呢,唉!真倒霉。”

失望的声音你一句她一句。云锦听了,心中暗恼:拜托!倒霉的是我好不好,本以为脱离苦海了,以四爷的地位肯定能找到她家,马上就能重新过回她安乐平静的生活,结果居然遇上劫道的,搞什么嘛!

眼睛慢慢的适应了光线,云锦观察下周围的状况,荒郊野外、渺无人烟的,是个打劫的好地方。视线所及的强盗有七个人,那个侍卫被一把大刀横在脖子上,怪不得不出声了呢。

识事务者为俊杰,云锦也识相的闭住嘴巴,虽然这时候正常婴儿的反映是哭闹,但对一群失望的强盗来做这种举动,那纯粹是找死。

“把他绑起来,搜他身上。”

“是,大哥!”

“大哥,有些散碎银两和一些小孩的东西。”

“这小孩的东西看来很高级,应该能值些钱。就是不卖,给大哥您的闰女用也挺好的。”一个强盗献媚的对他们的头子说。

“大胆!居然劫到我的头上来了,知道我主子是谁吗?”那个侍卫却是个不识相的,缓过心神却说出这种话来。

云锦看着侍卫,大哥,这可不是以身份压人的时候,你现在该做的是赶紧把身上所有的财物交给他们,说几句软话,其他等安全了以后再说呀。

“这个我们还真不知道,你说来听听。”那个大哥笑着问。

“我主子乃是当今圣上的四贝勒,你们这些贱民居然敢劫我。”

侍卫大哥呀,云锦心里那个叹哪,虽然我感谢你让我确认了自己的恩人就是那个未来的“冷面王”,但现在你说这个,不是等着被杀人灭口吗。胤禛、禛贝勒、雍亲王、雍正,你这下人都什么素质呀,怎么这么缺心眼呀。

那个强盗老大听后,笑容僵硬了。其他劫匪互相看着,都露出害怕的神情。

“还不赶紧放了爷,否则你们全家都难逃一死。”那个侍卫居然还在叫嚣。

“如果我们放了您,您真能放我们一马,不追究此事?”强盗老大眼睛转了转,赔着笑脸问那个侍卫。

“行。只要你放了爷,爷就大人大量,不再追究此事了。”侍卫答应的很爽快。

“说话算话?”

“那当然。”

“快,还不赶紧把刀拿开,待我亲自去给这位爷松绑。”强盗老大还是一脸笑的向那个侍卫走去。云锦有些纳闷,难道自己错了,贝勒爷的名头这么好使?还是这个时代的人被压迫的习惯了,就连强盗也对皇权不敢轻犯?

“这个小女孩是您的千金?”强盗老大笑着一边走一边问。

“不是。她是被人拐卖的,凑巧让我们贝勒爷遇到,顺手救的。”那个侍卫明显放松了心情。

“哦,原来是这样啊。”强盗老大已走到侍卫身后,却不是给他绑,而是突然拿起刀,捅进了侍卫的体内。

“你……”侍卫捂着胸口,鲜血很快渗了出来。

“你当我傻呀,放了你,贝勒爷肯定会来找我们算帐的。杀了你才一了百了,神不知鬼不觉的。”云锦叹息,果然是这样,唉。

那个侍卫带着一脸不甘,倒了下去。云锦默默的看着他,与死亡这么接近,却并没有感到害怕,反而心里很难过,要不是自己在他怀里,强盗也不会认为他有钱,他也就不至于留了性命,这么算来,他可以说是因自己而死的,而自己却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呢。或许四阿哥决定让他带自己回城时,提到过他的名字,但自己当时只顾着看四四了,根本没留意。

“大哥,这个小女孩怎么办?”

“要不要……也杀掉?”

什么?云锦这才反应过来,眼前的危机还没过去呢,现在不是伤心难过的时候。她赶紧坐起身来,努力的作天真可爱状,尤其对那个强盗头子是一个劲的献媚,不是说他也有个女儿吗,希望能唤醒他一点点良知。

“那倒用不着,没听他说嘛,这个女孩跟贝勒爷没关系,只是顺手救的,估计扭头就忘了。看她长得倒挺好,应该能卖些钱。”

原来强盗头子根本没想杀她,这个媚算白献了。云锦吁一口气,她这个命呀,折腾了一大圈,又遇到了强势贵人,最后居然还是没逃脱被卖的命运,不过不幸中的万幸,被卖肯定比被杀或留在强盗窝里要好些。

是这样吧?

***********************************************************************

四阿哥办完差回府,直接到了福晋的屋里。乌喇那拉氏欣喜的亲自服侍他洗面换衣,然后两人坐下喝茶闲聊。

“那个小女娃是还在这儿,还是已经找到她的家人了?”四阿哥啜了一口茶,放松了心神。

“爷在说什么?什么小女娃?”乌喇那拉氏一头雾水。

“就是我让章武送回来的小女娃呀。”四阿哥放下茶碗,神情严肃了起来。

“没有哇,章武不是随爷一起出去了吗?他没回来过呀。”乌喇那拉氏也紧张起来。

“什么?”四阿哥绷着脸,一拍桌子,走了出去。

乌喇那拉氏看着四阿哥的背影,怔在当场。

“福晋,福晋。”旁边的丫环赶紧过来。

“翠心,你说爷这是怎么了?”乌喇那拉氏扭脸看着翠兰。

“福晋,您是说……”翠兰小心翼翼的。

“爷什么时候对女人这么上心过?”乌喇那拉氏有些闷闷的。

“福晋,您多想了。现在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何况爷刚才也说了,是小女娃。”翠兰忙劝慰。

“小女娃,谁知道这个小女娃有多大。再说,你没看见?爷的辫绳是我亲自编的,可现在却换了。”乌喇那拉氏说到这儿有些伤感,自己的一片心意却没得到珍惜,搁谁也不好受。

“许是有什么别的原因吧?您也别多想了,等爷回来问问不就行了。”

“这事怎么好去问爷,岂不是显得我小性吗?”

“不会的,爷知道福晋不是那种人。”

正在乌喇那拉氏越想越偏,翠兰都快没办法劝解时,四阿哥回来了。

“怎么了?”四阿哥看乌喇那拉氏的脸色不好。

“没事。爷刚才是为什么事生气呢?”乌喇那拉氏看四阿哥脸上的神情还是很冷峻,遂关心的问。

“也没什么。这次我出去办差,救了个被拐卖的小女娃,本是要章武送回到你这儿的,结果现在却一起失踪了。”四阿哥已经恢复了平静。

“在京城,爷的侍卫怎么会失踪呢?会不会是到那个小女娃家了?”乌喇那拉氏也很吃惊。

“那个小女娃可能还未满周岁,也就是刚会说话而已,如何能知道自己的家。原还想着送到你这儿,帮她找到家人呢。结果现在……也不知是救她还是害她了。”四阿哥叹口气

“爷本是好心,即使有个意外,也是她的命罢了,如何能怪到我们呢。不过敢动爷的人,也当真是胆大的可以了。爷刚是派人查去了吧?”乌喇那拉氏连忙劝解。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穿到清朝 第二章 拐卖途中遇贵人 第三章 再度遇难成乐户 第四章 群芳楼易主(一) 第五章 群芳楼易主(二) 第六章 桃花歌舞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