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贤妻有毒》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前世今生

第二章 前世今生

leidewen 2021-11-26 02:40:45
终于等到,段鼎看完了病,绫罗也抓完了最后一付药,小伙计关门歇业,他们一家人回了后堂的家里。段鼎看见绫罗的小药筐,猛回过头瞪了绫罗几眼。绫罗才忆起,自己刚太乱了,忘了把采回的药放到簸箕里凉晒。父亲可从来不是这么教自己的,十六年未采过药了,她都忘了了新绮罗才记起,自己刚刚太乱了,忘记把采回的药放在簸箕里晾晒。父亲可从不是这么教自己的,十八年未采过药了,她都忘记了新鲜的草药要及时的分开晾晒,不然药效大减。。...

贤妻有毒

推荐指数:10分

《贤妻有毒》在线阅读

终于,段鼎看完了病,绮罗也抓完了最后一付药,小伙计关门,他们一家人回到了后堂的家里。段鼎看到绮罗的小药筐,猛回头瞪了绮罗一眼。

绮罗才记起,自己刚刚太乱了,忘记把采回的药放在簸箕里晾晒。父亲可从不是这么教自己的,十八年未采过药了,她都忘记了新鲜的草药要及时的分开晾晒,不然药效大减。

“行了,她刚是看我太忙,才过来帮手的。”段大娘忙给绮罗打了一个眼色,绮罗忙拿起药篮,把草药分开放到院里的空簸箕上。

段大夫坊间被称为神针段鼎,他的性子跟他的名字一样,沉稳方正,但有一点,可能方正惯了,对家人、学徒,都出了名的的严厉。

段鼎夫妇别看只有一个女儿,但段鼎想得却是,他就一个女儿,所以他在女儿身上发现在学医的天赋之后,然后就想把自己毕身的本事的本事传给她。于是对她也就比对其它人更加严厉一百倍。

绮罗其实从小就挺怕父亲的,重新回到十六岁,再被父亲瞪了她一眼,她竟然还是颤了一下,有些慌乱了。

“老爷,行了,绮罗已经够乖巧了,今儿没看她抓药的手势多好,您开完一张药方,她就能马上抓出来,比我都快。”段大娘给段鼎倒了一杯茶,轻笑着劝着。

“性子太燥,还要磨磨。”段鼎看了夫人一眼,摇摇头。

“再磨哪里像十六岁!”段大娘轻叱责了丈夫一下,回看看在院中静静收拾着药材的绮罗。看看女儿专心的去收拾药材时,专心致至的样子,倒有些心疼了。

只见她手法专业的把药材分开,该晒日光的,放在能被太阳照到的地方,而该风干的,放到了树下的阴凉处,还顺便把前一天采集的药材再筛筛,挑出落下的杂物,再移动位置。

绮罗静静的收拾着院中的药材,药材的晾制其实跟烹饪一样,不同时候,需要的也不同,所以即便是从外面进的药材,段鼎也会让绮罗再加工一下,所以她有记忆起,她眼里就是这些药,然后这些药真的陪伴了她一辈子,她似乎也只有跟这些药在一起时,最平静。一下子,她好像回到了程家属于她的那个小院,她静静的站在那儿,完全忘记了一切。

段鼎也随妻子看了女儿一眼,注意到了女儿发青的脸,放下药方,起身出来,抓住了她的手腕,好一会儿,“你又亲身试毒了?”

“份量不多,已经吃了解毒丸。”绮罗差点都忘记了,赶忙解释道。

“去歇会,过会把感受记下来。”段鼎果然一丝不苟,不负他严苛、方正之名。

绮罗还是坚持收拾完了药材,才回到房间。其实她这十八年中,绝少想过家中的一切,想到父母。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她都快忘记自己的房间了,真的回来了,进门的那一刻,自己都傻了。

没法不傻,因为她突然发现自己在程家的房间竟然布置得一模一样。正中的地方,是矮榻,矮榻左边上是一排小矮柜。右边是隔断花架,原先程家的花架上,摆的是古董,后来,她摆上了医书和药书。花架的那头靠着窗,放着一只矮几,摆着笔墨,那是她读书写字的地方,而角落里,摆着一个大大针炙铜人。而现在,她的房间里已经全是这样了,自己竟然一点也不知道。

坐在榻上,环顾着自己曾经的房间,轻轻抚摸着自己塌上的褥子,竟然已经十八年了!坐下自己的步榻之上,轻轻的摸着她的褥子,突然间怔了下,她的褥子竟然是皮毛的?虽然包的被面不是绸缎,但皮毛的质感,却是骗不了人的。

打开一边的矮柜,矮柜里按季节放着她的衣服,还有一些小首饰。摆放的位置竟然跟她在程家的一样,或者说,程家摆放的习惯,其实,也是她从小养成习惯。

“快来喝药,你爹刚煎的,跟你说了多少次,在外头别试药,太凶险,万一份量错怎么办?”段大娘端着一碗药进来。

绮罗不用尝也知道是甘草汤,不过加了五味蜜来调味,其实甘草本就很甜了,加了清爽微酸的五味蜜,除了解毒,而且会很好喝之外,更重要的是调和她刚刚的不平的心绪,她真是傻子,她竟然会以为父母不疼她,她真是蠢啊!

“愣着做啥,快点喝了。”段大娘轻斥道。

绮罗默默的一口喝下,突然看到母亲的袖口领口缀上新布。因为他们的衣裳已经穿了很久了,衣裳没那么容易磨坏,但袖口领口却十分容易毛边,所以每做一件新衣时,会用边角做些袖口,领口留着备用,但新布与旧布之间,颜色上总会有区别,一目了然。

她突然想到了刚刚柜子里的那些衣裳。自己衣裳不多,但是她记得很清楚,自己每年都会做新衣裳的,她记忆最深的就是母亲拿各种布来给她做衣裳。那时她总很烦,而母亲说得最多的是,女孩家儿,要穿得鲜亮点。可她却一点也想不起父母什么时候做过新衣裳。

“晚上想吃什么?”段大娘看女儿喝了药,笑眯眯的问道,虽然知道她不会回答,但还是每天都在问。

“请个人吧?”绮罗终于开口了,这些年了,也不习惯真的跟人客气,想了半天却只能说这个。

“什么?”段大娘愣了一下,不知道女儿怎么会突然说这个。

“又不是没钱,请人帮您吧!至少家事,让人帮忙。”绮放下碗,擦了一下手,给母亲倒了一碗水,并帮她理理刚刚因为端着药,而没理顺的下襟。

段大娘怔怔的看着女儿,有点不知道女儿怎么了?觉得女儿有点不同了,之前女儿是沉默,永远低着头,只有对着药和书时,她平静些,其它的时候,她真的怯懦的。而此时,她真的很平静,她眼睛好像第一次与自己对视了。

“您年纪大了,该歇会了。”绮罗轻轻的摸摸母亲的衣袖,“以后,女儿会好好照顾你们。”

她这句话其实是对自己说的,十八年,她伺候了程安的娘程老太君十八年,她不后悔,但是她后悔自己却没能对父母做任何事。

上一世,自己一定让父母很痛苦及失望吧?难道老天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就是让她好好孝顺父母,以赎上辈子不孝之罪?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楔子 第一章 重生 第二章 前世今生 第三章 买人 第四章 医女 第五章 挟恩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