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神的病种》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毁灭的前诞(上)

第一章毁灭的前诞(上)

空想之神 2021-04-07 21:59:23
于潜默化的使人变笨,行动中缓慢地,促发中老年痴呆的病状,因为在此生活……的人被城里人称作‘痴儒’。  我们家是地地道道的打鱼家庭,整天吹海风,每夜做船上,自小的我就了会独立扬帆出海打鱼了,家里经济一片萧条,现在的十六岁的我,也只上了八年的小学。我的父亲是海我的家乡正好处于终年无雪的地带,靠近海,处于良好的天然海岸线上,我的家远离了书香门第的地方,偏离了城市,处于靠近海的乡下,这是一个叫‘海村’的小村庄,这里的居民几乎各个患有一个叫‘海病’的慢性病毒,根据医生诊断,是呼吸海的空气太久,然而患了这慢性的病毒,这个病毒并不会使人折寿,它主要的危害在于潜默化的使人变笨,行动缓慢,促发老年痴呆的病状,所以在此生活的人被城里人称为‘痴儒’。。...

神的病种

推荐指数:10分

《神的病种》在线阅读

  现在是冬天,在中国各地的的情景是不一样的,长江以南只有小部分有雪,大部分无雪,然而在北方却支配着雪。

  我的家乡正好处于终年无雪的地带,靠近海,处于良好的天然海岸线上,我的家远离了书香门第的地方,偏离了城市,处于靠近海的乡下,这是一个叫‘海村’的小村庄,这里的居民几乎各个患有一个叫‘海病’的慢性病毒,根据医生诊断,是呼吸海的空气太久,然而患了这慢性的病毒,这个病毒并不会使人折寿,它主要的危害在于潜默化的使人变笨,行动缓慢,促发老年痴呆的病状,所以在此生活的人被城里人称为‘痴儒’。

  我们家是地地道道的捕鱼家庭,天天吹海风,夜夜做船上,从小的我就已经会独立出海捕鱼了,家里经济萧条,现在十五岁的我,也只上了六年的小学。我的父亲是海病患者,我的母亲又因为怀上了我难产而死,这样的家庭维持到现在也只是垂死挣扎。还好我们靠近海洋,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还算健在的父亲当上了船老大,命令着一条大船,驶向一条致富的航向。可是现在并没有预计那般前途一片光明,家庭破裂了,因为这几天天气的急速变化,自然灾害的频频发生,产生了人员事故,无奈的父亲只好上了法庭,最后的结果是我方付全权责任,我们家就这样破产了,生活压力加上金钱的不足,我的父亲的海病变得愈加严重,英年患上了神经病,现在的我只能辍学,抛弃村庄中有一名去城市深造的机会。

  现在是正午,是我干苦力的午休时间,我看着用我剩余的所有钱买的一本书,上面讲着关于花的内容,傻傻的孩子啊居然在书的底下注了一行字:“对于其他花,并不知晓,国花?牡丹花?梅花?菊花?我好像知道路边的小野花,好像挺香的,其实我还是喜欢浪花,至少这有爸爸的回忆。”

  我在自己的自娱自乐中,幻想着父亲当船老大的风范,也想着自己母亲的模样,就在冬日暖阳罩在我身上的时候,一个庞大的身影遮盖住我的光,对我说开工,便匆匆离开。

  他是我的叔叔,可以说他是丧家之犬,原本他可以当上他那个年代唯一可以进入城中学习的人物的,可是他空有脑子却不想读书,从小就开始鬼混,打一些小注意,结实了一些不该认识的坏人物,可说前途一片灰暗,有可能下年就进牢了,不过现在总比我们家过的好,说实在的我很恨他,要不是他的一句戏言,我的母亲也不会这样死去的。在我父亲说来,是这位鬼混的叔叔,告知母亲她身世的答案,说她不是我的奶奶亲生的,不要想生了一个白胖娃子就想有个好的地位,这使我的母亲心小梗塞,促进了我母亲的死亡。

  一直在外面鬼混的叔叔,谁也不知道他叫什么,我一般都叫他四叔的,这是我父亲这样叫他的,我也就模仿的这样叫,寓意就是“死猪”吧。

  “是,是!”我随意的应和着,拿起铲子开始看着枯燥的苦力活,这也是没办法,对于现在的社会,没有读过书的人,干苦力活算是最赚钱的了。现在是春节期间,还可以拿好几倍工资,现在的我还在想之后拿回工资给神经病的父亲买药。

  我叫寻鲸,在我们这个村庄是没有姓的,这里的人文化都不太高,所以根本不会去取那所谓的文雅姓名,可以说这里的人看到什么就取什么,记得我的邻居父母十分喜欢现世的路灯,就干脆把自己的女儿叫为路灯,这种随意也慢慢建造成这个村庄的特有风俗。可惜啊,海病严重的村庄,不会有好的光景。

  父亲是我多年来的支柱,可惜现在倒塌了,我要进自己全部的力去拯救自己怀有病种的父亲,努力工作是我现在唯一的出路。

  在一旁的监视员开始和四叔讲话:“喂,我说小四,你推荐的人干活好卖力啊,以后要骗骗他,一般这种卖力的人都是老实好骗的人。”只见一旁的四叔连忙点头。

  月光打进了工地上,一天的工作就要结束了,回家买药、烧饭、照顾父亲成了寻鲸的必须任务。打算收工的寻鲸收拾着自己干活的伙伴刨地铲。

  “领工资了!”那精到骨子里的四叔开始叫宣,“人人四百,过年期间长一倍啊!”工人们人人到四叔这里来领,这个四叔其实挺机灵的,在这里没一会就摊上做经理的活,就随意监视别人,发发工资一年都可以赚七八万,要不是他人坏,寻鲸还真的没有讨厌他的理由。

  寻鲸到四叔这里来领了,冤家相遇啊,双方不断的使眼力,相对了几分钟,谁也没有说话,这时四叔才不紧不慢的从腰包中掏出200块钱,“哝!这是你今天的工资,拿走,快快走人,今天你干的太不卖力了,进程都被你这种人减慢了。”

  满脸土灰的寻鲸,在月光上尽显狼狈,这足以证明卖力程度,一看就知道四叔是为了为难寻鲸,在一旁的工人嘀咕道:村里的人都说这个四叔是披了羊皮的狼,现在咋看果然是的。不过他们都不敢大声,怕这位四叔炒他们的鱿鱼,说实在的四叔再怎么坏也是他们的上司,他们不敢当着面骂他。

  这时的寻鲸心理可复杂了,不知道怎么干,他的父亲是船老大,本身就有很大的力气,再加上还是学武术的,在村庄中都是小有出名的,自然他的儿子也不会差,如果现在和四叔打架,年轻力壮的寻鲸不一定会输,可是如果这样,他就真的和四叔闹翻了,闹翻之后也许就真的没法在这里工作了,也许在这个村庄里都不能寻找到工作了,因为在这个村庄,四叔也算是混的有模有样的。

  人生的抉择,15岁的寻鲸正处在青春期,是叛逆的年龄,咽不住这口气,想闹翻,可是闹翻了就真的没有退路了。

  嘭嘭!

  寻鲸从容的走过去了,走出这平旷的工地,走在海田的道路上。自己拽着手中的400块钱,一直走着,喃喃道:没有退路了,真的没有退路了,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前路。

  寻鲸,这个名字是他父亲出的,寻鲸父亲是个船老大,一生在船上生活,家庭里的开销全部都是父亲支持的,生活也算过的富裕,可以说是这个村子里的首富,可惜就是因为一些小事情而破产了,什么也没有留给自己的儿子,这也让世人很奇怪,一代首富居然毫无留下什么,竟然还留下神经病,让儿子收拾烂摊子。父亲最大的梦想是看到海底的鲸鱼,一生在船上,居然从未见过鲸鱼,所以把自己的儿子取名为寻鲸,这也是把心愿托付给自己的孩子了。

  此时的寻鲸已经闯了这么大的祸了,打伤自己的叔叔,想必警察明天就要拜访自己的家门口,可是寻鲸不怕,对于新生儿中唯一一个没有得海病的人,他还是很清楚的意识到,这还不是自己的末路,现在他现在要做的是给自己的父亲买药,一整天不在家了,他还不知道父亲怎么了,神经病的人一般都是很危险的,往往寻鲸睡觉的时候总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的寻鲸总是预感着自己的父亲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的脚步也不自觉的加快了。

  药还是以往三十块一瓶的,这对于普通的家庭可是完全受用不起的。家!近在眼前,总是预感着要发生什么噩耗。寻鲸的心里怎么都是死亡的念头,处于叛逆期的寻鲸心里总是充满不屑的念头:我说老爷子啊,老爷子,你可累坏你的子嗣了,居然还没有留下什么,你还记得儿时承诺吗,要给我浪花啊。

  浪花?······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毁灭的前诞(上) 第二章毁灭的前诞(下) 第三章HY病毒 第四章病种 第五章逗比高冷病? 第六章世界联盟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