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神的病种》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毁灭的前诞(下)

第二章毁灭的前诞(下)

空想之神 2021-04-07
,这足已可以看出这里的人的愚钝,实际上我也不想出的,而已生活……所逼,养成早上周末加班,不喜欢在夜深人静人静的时候,为神经病的父亲买药。只但是我也没这样的生活……了,我打了四叔,且动手不轻,相必明天的住所就是派出所。  “到了!”这个仅有40平方米的房子,房子“到了!”这个只有40平方米的房子,房子的屋顶全是破碎的瓦砾,墙壁爬满了爬山虎,古式的建造显得层层简陋,可是对于这大多弱智的地方,却显得有些豪华,若不是我的父亲是曾经的船老大,不然露宿街头也未必。。...

神的病种

推荐指数:10分

《神的病种》在线阅读

  滴答滴答——现在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大雨,急着回家的我。踏着雨水。一路跌跌撞撞,朴素的衣裳现在早已涂上了污泥,心里默默念叨:老头子,千万不要有事啊。现在是晚上九点,这个村庄有个习俗,晚上八点过半之后不许在大街上游走,为此居然还有传说,只不过那都只是得了海病的愚者骗自己的子嗣的。对于现在有了灯的世界,长夜漫漫根本无需害怕,也正如此深夜奔跑的我根本不信这些没有科学依据的旧故事,可是如今大街真的空无一人,这足以看出这里的人的愚笨,其实我也不想出来的,只是生活所逼,习惯晚上加班,喜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为神经病的父亲买药。只不过我没有这样的生活了,我打了四叔,且下手不轻,想必明日的住所便是派出所。

  “到了!”这个只有40平方米的房子,房子的屋顶全是破碎的瓦砾,墙壁爬满了爬山虎,古式的建造显得层层简陋,可是对于这大多弱智的地方,却显得有些豪华,若不是我的父亲是曾经的船老大,不然露宿街头也未必。

  “父亲!”我打开那木板做的房门,悬着的心,也稍稍放下了,父亲在床上恭贺着自己的儿子,也并非在床上恭贺的,只不过这矮小的房间内只有两张床,一个小小的桌子和一个小而旧的老式电视,别无他物。

  咕噜咕噜,像往常一样,我为自己的父亲,冲起抑制病种的药,开启了老旧的电视。

  “啊呜啊呜!”寻鲸的父亲突然叫起来吓了寻鲸一大跳,这个神经病的父亲已经完全不会讲普通话了,一切皆由拟声词来表达。吓着了的寻鲸连忙看向这怀有无解之病的父亲。

  “这······”我那拿着茶壶的手松开了,父亲,他居然在看电视,电视之中放的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渐渐地父亲那年迈的双眸流下眼泪,还拼命的用手指着那蔚蓝的大海,寻鲸不时柔弱了,心怀难受的默默喃喃道,“父亲······”

  看了将近半个小时海的父亲,不再看向电视,似乎慢慢释怀了,渐渐地看向了我,用那坚定的眼光看向了我,可手还是不断的指向床底,不断地抖动,我在想是不是父亲在于病魔做斗争,可是越想越怪,这连医生都说无法救治的无解之病,怎么会看看几张海的图片,听听几声海声就可释怀?或许这是父亲的垂死挣扎。父亲他一直在看我,手一直指着床底,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告诉我,可我仍不知晓,只能呆呆的看着父亲。眼泪,父亲又流下了眼泪,这是为什么?我难以想通,父亲还是一样的动作,手一直指着床底,我可以默默决定这床底下一定有什么东西,且是父亲最为宝贵的东西,我决定去翻一翻,可就在这时,父亲倒下了,倒在那木板铺成的床上,可手还是一直指着床底。我受到了惊吓,这父亲为何说倒就倒,我使劲地摇晃着父亲,想拿起手机打给医院,可却发现手机不见了,有可能在和四叔打架的时候掉落了,怎么办?我把手放在父亲的鼻子旁,似乎还有气,好微弱好微弱,随时都有可能消失,父亲干枯的嘴唇在我正想把他背到医院的时候动了。

  那是低微的声音,只有我把耳朵贴在父亲嘴边才能依稀听到,“寻儿,不要在管我了,床底下,你一定要看!”

  “为什么!”我近乎咆哮着,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父亲,留着我一人是为何?我知道你一定是骗骗我的,你还没有实现你的诺言呢,你说还要送我海浪,你的儿子是村中唯一一个没有得海病的新生儿,我可以逃出这里,和你永远在一起,所以父亲,求你不要再吓我了。”

  这有什么用,已经死了,或许父亲在阴曹地府中会听到我的呐喊。电视中正放着节目,我还是瞟了一眼。

  “世界上最大的哺乳类动物,鲸,现在人们一直想解开那未知的生活习性。”眼泪又不自觉的流了出来,“父亲这就是你一直想看到的吧,你的儿子绝对会完成你的心愿。

  门外下起了雨,这烦躁的世界,或许父亲已经呆厌了,想去天国玩玩了,走好!我把父亲埋在了家门前的柳树下,还记得父亲说最喜欢柳树了,还说母亲就是柳树的化身,这么美,这么美。父亲我把你安葬在母亲的化身边,你们双双成佛吧,转生的时候一定要看你们这不争气的孩子。

  晚上十二点,40平方米的家中,只剩我一个人了,躺在床上,少去平日患有神经病可却每天晚上一直对我笑的父亲,空荡荡的,突然感觉家变得好大。睡不着了,失去平日中的保护神,缺乏所谓的安全感,想起我曾在一个严冬问父亲的问题:

  “父亲,妈妈这么早离开了我们,你不会觉得孤单吗?为什么一直坚强的活到现在?”这个问题曾问道父亲的伤痛之处,可当初的我毕竟还小,父亲依然对我憨憨一笑。

  “笨蛋!我说寻鲸,当你以后也有重要的人离去了,你会有那种难受的心情的,可是时间会冲淡你的伤口,当你到达无法治愈的时候,你需要一个信仰,就想想逝去的人就在你的身边,一直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守护着你,哝!那棵柳树就是我对你母亲的信仰,这棵柳树可算是我和你的母亲相识的地方,也就当作她灵魂的归处,这或许会好受些。”父亲会哭,那是我第一次看见自己坚强的父亲,痛到伤心流泪,失去真的很痛,往往刻骨铭心。

  那时童言无忌的我,居然往父亲痛苦之处撒盐,憨憨的道:“难怪父亲天天悉心照顾这棵柳树,还在每个秋冬之时,给柳树穿上件件棉袄,而且是新的,很贵的那种,你自己还只穿破衣服,破布鞋呢。”

  这是我第一次感到父亲不怎么坚强,当时的父亲像着了魔一般的捂住头,自言自语道:“你的母亲一生没穿过好的衣服,没怎么吃过饱饭,还一直坚强的活着,并且天天在笑,我······我······”

  现在终于明白,那些难言的痛,这么痛。父亲也理我而去了。我决定翻开床底下的东西,想看看父亲留给我的,是什么信念的东西。

  那沾满灰的床下,我在用手极力的摸索,一个把手一般的东西,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拿出了父亲的遗物,这是一个旅行箱,打开了这只有一道保险的箱子。

  一张世界地图,上面打满了叉叉,这我知道是何物,这是父亲一惯看的地图,在我小的时候,父亲便在看,上面也是有叉叉存在,只不过现在多了几道叉叉,叉叉划过的地方,总结开来总共有32道海域,按照父亲的习惯,这所谓叉叉代表着去过的地方,这是何等惊人啊,没想到父亲不仅在维持身计的前提下,还举行着环游的壮志,这些我居然不知道,这我不经联想到父亲写过的一封信:

  我的妻子,这是我失去你的第七年,世界已经没有战争了,海上运输也变得发达,只不过我们这个村子还是如以往一样,被人废弃,不过我会完成我的承诺的,环游整个海洋,给你寻找到鲸鱼,并且许下一生一世爱你。

  一切都释怀了,可是父亲没有完成他的承诺,为什么我的心一直很难受,默默决定我要完成父亲所没有完成的一切!

  箱子还有父亲航海时使用的指南针、船长冒等一些航海物品。可除这些外还有一些不该出现的东西,一本花名册、一个刻有‘船长’的金徽章、一把雨伞还有一封信。

  花名册上,都是父亲的笔记,让我震惊的是花名册的最后一页,上面有七个人的名字,自然有我父亲的名字,这称为‘航海七人众’?反正这本花名册是这样写的。上面有七个人的名字,在名字的后面都有一道血印,好像结拜兄弟一样,这不会就是父亲的得力干将,七人众读起来总会觉得酷酷的,并且名字都是由英文字,要不是MIke,或不是Jcke,这分明不是一个笨蛋的村庄所集结的人物,看来自己的父亲是一位大人物。徽章应该是凸显身份的吧,还有雨伞,这是什么?黑黑的,这分明就是普通的雨伞。看来自己的父亲也收藏这些并不有用的东西,或是这是母亲生前用过的,反正不管了,在箱子里的东西都将视为宝贝。

  颤颤巍巍,颤颤巍巍······我打开这封信,发现这信并非用笔书写的,而是红艳艳的血,这是何必呢?我开始读起信中的内容:

  亲爱的儿子,这是父亲送你的最后一份礼物,原谅我海病衍化成神经病,没给你父爱,且给你负担,逃离这个充沛病毒的城市吧,我相信你发现箱子的时候也已经走投无路了,城镇一直往西,到达海边,那里有船,这是父亲的战友,你乘着它离开吧,也许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死了,也好,去见你的母亲,那个花名册是我往日的密友,我和他们是结拜兄弟,是我害了他们,当你以后遇到他们,想必念在我的脸面上,会给你帮助的,那把雨伞可是合金制成的,想必对你有用,船发动的钥匙,就在箱子中,去完成我这不称职父亲的愿望吧!寻鲸!不用担心

  这是枉父用鲜血换来清醒写成的信,不是一派胡言,最后。Goodluck!再见我的儿子。

  泪打湿了衣裳,是我的遗孀吗?我曾几次嫌父亲烦,到头来果然父亲还一直为我考虑,即便已经病重,也不惜用痛换一封信的清醒,我爱你父亲!一直这样,请你在天堂安息,也请你看看我,你的儿子打算帮你完成最后的心愿!寻到隐匿在海里的鲸鱼。已经一刻都不能等待了,这昏暗的小房子中,已经没有东西值得眷恋,带走的仅仅是一桶原本留给父亲吃的方便面和父亲所遗留的箱子。

  城镇的最西边,这是海港人的世界,然而在一个被人废弃的船正停在海的角落,这是曾经飘荡32道海域的船,‘森林号’只因为船长叫作森林,也正是寻鲸的父亲。一刻都不能停,年仅15岁的我,将要踏上伟大的航向,带着父亲那伟大的遗愿,驶向未知的海域。

  插进钥匙,带上船长徽章,平摊着画满叉叉的地图,全速前进,离别那闪烁着光的海湾,不能回头了,那可恶的四叔一定会通知警察把我拘捕,等我完成父亲的心愿再回来自首吧。

  那棵柳树,我还会来看你的。挥手!别去!我亲爱的爸爸妈妈。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毁灭的前诞(上) 第二章毁灭的前诞(下) 第三章HY病毒 第四章病种 第五章逗比高冷病? 第六章世界联盟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