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神秘笔录》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长翅膀的人

第二章 长翅膀的人

大明神捕 2021-04-08
心里都是汗。  我回过头望着钟欣,她手指了指,挥手示意我进来。  我这个人有个毛病,是很好奇心尤其重,也无论里面为什么会摆着一个棺材,直接就走了进来。  那个棺材是银质的,上面也没盖子,仅有一个白色的绸缎盖出来。  钟欣的声音有些颤抖着:“你撩开我们都没有说话,屋子里安静极了,一点儿声音都没有。过了许久,她指了指墙壁,那里挂着一幅画。。...

神秘笔录

推荐指数:10分

《神秘笔录》在线阅读

  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

  我们都没有说话,屋子里安静极了,一点儿声音都没有。过了许久,她指了指墙壁,那里挂着一幅画。

  我连忙走了过去,把画拿起来,里面是一个隔间,类似暗室一样的地方,我没有奇怪,因为这栋老宅,是清朝时就存在的了,有暗室也很正常。

  我转头看向她,她点了点头。

  暗室里很黑,什么都看不到,我在墙边摸索着开关,把灯点亮。暗室里空荡荡的,只有正中间摆放着一个棺材。

  我心里一紧,手心里都是汗。

  我回头看着钟欣,她手指了指,示意我进去。

  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就是好奇心特别重,也不管里面为什么会摆着一个棺材,直接就走了进去。

  那个棺材是银质的,上面没有盖子,只有一个白色的绸缎盖起来。

  钟欣的声音有些颤抖:“你掀开绸缎,就能看到我的...父亲。”

  我的手指已经碰到绸缎了,但是却软的没有一点儿力气。我忽然转过身看着钟欣,大声的道:“好了,钟欣!我不的不承认,你的恶作剧确实成功了,你让我没有勇气揭开那个绸缎。”

  钟欣不说话,只是看着我。

  我又说道:“好吧,我认输了,现在,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这是你和那个死胖子的恶作剧。”

  关于胖子,他是我的助手,也是我的搭档,当然,现在不是说他的时候,因为他估计要很长一段时间才会出现。

  我似乎又恢复了些勇气,转过身,双手扶着她的肩膀晃动着:“你的父亲已经去世那么久,如果放在这里,恐怕早就腐烂了。”

  我不相信她的话,如果这里真的摆放了一个尸体,而且放了那么长时间,这里早就充满了尸体的腐臭味,而我闻了闻,虽然空气很闷,但却没有什么异味。

  钟欣这个时候倒是镇定了下来,她看着我很平静的说:“你只要拉开,就知道了。”

  我缩回了手,看着她,又走到棺材前。

  我拉开白色的绸缎,说实话,这时候我是闭着眼睛的,虽然我经历过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但这种事情还是让我感觉浑身发寒。

  可我终究是经历过些事情的,我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个琥珀,树脂里面,躺着一个跟人一样大的老鹰,我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因为那只老鹰的头是人类的。

  我有些怀疑那是一个制造精美的蜡像或是工艺品,可是我却说不口。

  因为我觉得那是自欺欺人,世界上根本没有一个蜡像或者工艺品可以做的这么栩栩如生,在灯光下,我甚至可以很清晰的看到每一根羽毛,每一根头发,甚至是一道道皱纹...

  他看起来有四十多岁,头发灰白,双手已经消失,后背上一对翅膀露了出来,虽然很怪异,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他确实是钟欣的父亲,因为他们两个长得很像。

  我立刻将白色绸缎重新盖上,走出这间暗室,在书房里愣愣的发呆。

  过了好久,钟欣说道:“你看清楚了吧,那是不是我父亲?”

  我转过身,双手在脸上抹了一把,这样或许可以清醒些,我看着她,苦笑着说:“好吧,我现在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

  然而钟欣像是没有听到一样,自顾自的喃喃道:“他,是自杀的。”

  我也说道:“看来,他的变化比那条蛇更厉害,只有头还保持着人的模样。”

  钟欣忽然抬起了头:“你不想知道事情的经过吗?”

  我像一个机器人一样,重复着她的话:“那么,事情的经过是什么样的。”

  钟欣深呼了一口气,点了一支烟,狠狠的抽了一口,我也感觉自己需要抽一口,所以我过去吧香烟抢了过来,狠狠的抽了几口。

  钟欣缓缓的吐了个烟圈,望着天花板,说道:“我的父亲,一直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跟我母亲也很恩爱,也很疼我。我们一家三口一直住在这里。”

  我忽然想问她的母亲是怎么死的,原本以为都是正常死去的,可是现在我却有点怀疑了,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打断她的好时机,所以我按捺下心里的疑惑,仔细听她说。

  钟欣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她又吸了口烟,才说道:“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有一天,父亲突然变得暴躁起来,从来不跟妈妈吵架的他竟然在那天打了她。”

  说道这里,钟欣停了下来,她像是想到了那天的场景,神色很痛苦。我心里一突,事情可能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起了变化的。

  果然,过了好长一会儿,钟欣才又说道:“父亲那次打过我妈妈之后,脾气也开始变得古怪,不再和母亲同居,而是搬到了这里,谁来了也不开门,只是让母亲把饭送到门口,也不让进去。”

  她有些伤感的扫了眼书房,说:“那时候我还小,还在上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问妈妈,她也不告诉我,只是一个劲的哭。”

  说道这里,她又停了下来,一时半会不想开口的样子,我不得不开口:“后来呢?”

  钟欣将那支抽完的烟丢掉,又重新点上一根,说道:“直到有一天,我刚回家,就听到父亲在后院里喊我过去,那一天,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天。”?

  我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钟欣神色很惊恐,似乎又想到了那天的情景:“我看到他的时候,他的手已经没有了,两条腿也变成了老鹰一样的爪子,站在书房里看着我,我险些昏了过去,他叫我镇定,说有非常诡异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

  钟欣惨笑了一下:“可是奇怪的是,他的声音却没有变化,还是像以前一样。他说,如果他死了,就把他的尸体保存下来,说是有一天或许可以用到。”

  我问她:“可以用到什么?”

  她摇了摇头,苦笑着:“我也不知道,他没告诉我。”

  钟欣的脸色突然变得古怪起来,她又说道:“我那段时间就像是在做梦一样,看着他每天都在变化,身上的羽毛越来越多,神智也开始变得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有时候他甚至会认为自己是一只鸟,用嘴巴啄食物,直到变化持续到他的脖子,他...选择了自杀。”

  我怔怔的听着,忽然打断了她:“等等,你是说他的神智也出现变化?认为自己是一只鸟?”

  钟欣苦笑着说道:“确实如此,他说,等他的头也变成了鸟头之后,他就会变成一只真正的鸟。”

  我怔怔的看着她,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钟欣又说道:“现在,你明白为什么你们聊那些事情的时候,我会那么失态了吧。”

  我点了点头,这个时候,我自然明白了。

  我们又沉默了,我看着她,半晌,才问道:“你就不想弄清楚原因?”

  钟欣摇着头:“不知道,不过,我觉得没有人会知道原因。”

  我皱着眉:“如果你能宣布出来,或许世界上所有的科学家都会帮助你寻找原因。”

  她看着我,苦笑着道:“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你父亲身上,你会那么做吗?”

  我没有回答,事实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平心而论,如果我遇到这种事情,恐怕也不会说出去的。

  我转过头,看着墙壁上遮住暗室的画卷,苦笑着道:”那么,你打算将这件事情就这么隐藏下去。”

  钟欣呆了半晌,神色古怪的道:“不知道,不过我有种感觉,或许有一天,我也会变成那样。”

  我突然感觉到一阵莫名的恐惧,只觉得浑身发寒,厉声道:“别胡说!”

  她说道:“但愿是吧,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希望你能帮我。”

  我用力的摇了摇头,说:“不会的,别胡说八道!”

  我们离开书房,又重新回到前面的房间。沉默了很久,我们都没有说话,突然,我想到一个问题,问道:“那你母亲呢?”

  钟欣呆了片刻,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问,她说:“自从那次和我父亲生过气后,没多久就被父亲赶走了。从那以后就没见到过。”

  我皱了皱眉头,问道:“这么说,你母亲并没有去世?”我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她以前说父母早就不在了。

  钟欣摇了摇头:“不知道,对那时候的我来说,她活着和死了,已经没有区别了。”

  我没有再问下去,因为我忽然理解了她的感受。

  “那从你母亲走后,你就不害怕吗?”

  她听到后,惨笑一声,说:“我有什么好怕的,一个是我父亲,一个是一条死了的蛇,又不能伤害我。”

  她倒是想的很开,胆子也挺大的。我有些佩服她了,不过我突然想问她一个问题,不过话到嘴边,我又咽了回去,我其实是想问她:你就不怕有一天,自己也会变成那样吗。之所以没问,是因为她的脸色已经够难看了。

  我很郑重的对她说:“钟欣,如果你需要,我可以留下来陪你,当然,是住在隔壁。”

  我觉得这个时候,她一定需要朋友的关心。

  她苦笑着摇摇头拒绝了:“你觉得我会害怕吗?这么多年了,我一直一个人住着,早就习惯了。”?

  我点点头,拿上雨衣离开了,她送我到门口。等我走了很远后,回过头隐约还能看到那间屋子的灯还亮着。

  我不禁在心里想着她一个人坐在屋子里,抽着烟。院子里还有一局尸体,那情形...

  那天夜里,我做了个噩梦,梦到钟欣也变成了一只怪鸟。起来时惊了一身冷汗,也顾不得才刚刚5点钟,我就给她打了个电话,幸运的是噩梦并不是真实,她的声音虽然有点沙哑,不过倒是一切正常。

  从那之后,生活又重新回到了平淡,我的那些客户朋友也时常过来聚聚,问我最近有没有接到什么案子,有没有遇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我摇摇头说没有。

  不过,钟欣一直没有再来过。

  后来,我遇到一个学生物的博士,我用假设的方式,问他,如果人的身体里注入其他生物的基因,是不是会像那种生物变化。

  他觉得这个假设很有趣,不过还是摇摇头,回答了我,理论上或许是存在的,但是具体实施起来,至少需要几百年之后。

  他又跟我说了些具体的专业知识,来否决我的假设,最后笑着我说异想天开,我没有笑,因为我见过一条长着翅膀的蛇,和一个快变成鸟的人。

  和那个博士聊过之后,我突然想让他也亲眼看到这个事情,不知道会是怎样?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一发不可收拾。我觉得这么做,对不起钟欣,可是那种想做,又不能行动的感觉,让我浑身不得劲。

  直到有一天,我终于下定决心,我要让那个博士看一看那个长着翅膀的飞蛇。

  如果我将想法告诉钟欣,她肯定会直接拒绝我。所以,我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偷。

  偷,是不好的行为,特别是偷一个对自己信任的朋友的东西,会让我感到良心不安,不过我的好奇心实在是太强烈了,所以我打算将飞蛇偷出来给博士看一眼,然后再送回去。

  我只是拿那条蛇出来,再给她送回去,不会告诉别人关于她父亲的事情的。

  这么安慰着自己,我的良心便好多了。

  为了保证行动的顺利,我又在她家附近观察了两天,等到完全掌握了她家附近的情况,以及那个小院子的情形,我才开始动身。

  当天晚上,天很黑,我翻过墙头,走到那个带木门的院子前,院子很黑,什么也看不见。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飞蛇 第二章 长翅膀的人 第三章 神秘人 第四章 怪异 第五章 诡异 第六章 长生不老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