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欢田喜地》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卖蘑菇

第六章 卖蘑菇

无名指的束缚 2022-05-15
PK求小粉,大家的小粉都切记客套地砸回来吧,每两百分加更一章~***=======》《=====***分隔线***=====》《=======***牛车是个平板车,两旁各高起一条板凳模样的坐处,荷花在祝永鑫的怀里,闻着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道祝永鑫见她又要睡觉,赶紧扯过带来的旧棉衣把她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搂在怀里轻拍着道:“指定叫你,踏实睡吧!”。...

欢田喜地

推荐指数:10分

《欢田喜地》在线阅读

PK求小粉,大家的小粉都不要客气地砸过来吧,每两百分加更一章~

***=======》《=====***分割线***=====》《=======***

牛车就是个平板车,两旁各高起一条板凳模样的坐处,荷花在祝永鑫的怀里,闻着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道,眼皮又开始打架,抓着他的衣服咕哝道:“爹,到城里记得叫我。”

祝永鑫见她又要睡觉,赶紧扯过带来的旧棉衣把她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搂在怀里轻拍着道:“指定叫你,踏实睡吧!”

李氏本想接过荷花自己抱着,但祝永鑫说一路到城里太颠簸,怕累着大嫂,又抱着荷花没有放手的意思,李氏也只得作罢。

几个人一路无话,快到城门口的时候,祝永鑫把荷花叫醒,让她醒醒盹儿,荷花骨碌着一双黑亮的大眼睛,不住地看着四周的行人和一些个临时搭建的草棚子模样的地方。

老李头把牛车停在一处人不算多的草棚子跟前儿,搁下两文钱又从后头把家里带来的干草拎下来递给那看棚子的人道:“辛苦老哥儿了!”

荷花左右看看,四周的草棚子似乎都做看牛车、马车的营生,不禁搂着祝永鑫的脖子小声问道:“爹,难道就不怕他们把车都赶跑了吗?”

李氏的小弟站在一旁听了个正着,笑得直不起腰来,指着荷花道:“你这个小人精儿,操心的事儿还挺多。”不过还是指着周围对她说,“这些棚子都是有官府管着的,不会贪了咱家牛车的。”

荷花见自己还没进城就闹了笑话,脸上浮起一层羞赧的红晕,见周围存车马和喝茶的人都哈哈大笑,只好把脸埋进祝永鑫的胸前。

祝永鑫跟老李头约好了下午回来汇合的大致时辰,就背着蘑菇,抱着荷花朝城里走去:“咱们先去牙行把蘑菇卖了,然后再领荷花去逛铺子。”

荷花注意到这个城门口,来往的基本都是平民打扮的人,甚至可以说都是穷苦百姓,看不到一个衣着稍微华丽些的。进了城门,四周的房子也都很低矮破旧,有些店铺开着门,但是一瞧那低矮的门楣和破旧的幡子,就让人不想进去瞧。

“爹,大哥还说城里好看得紧,荷花瞧着还不如咱家的土房呢!”荷花皱皱眉头道。

“可别胡说,咱们进的这是西门,城南那边儿繁华得很,还有两三层的房子,从里头搭梯子爬上去,能看得老远呢!”祝永鑫顺口哄着荷花,自己依着记忆去找牙行。

“爹,咱先去瞧瞧那两三层的房子好不好?”荷花不太想让祝永鑫把东西卖给牙行,总惦记着能不能自个儿卖掉,牙行挑剔品相、克扣斤两不说,还要抽佣金,七扣八扣的,能剩下来装进口袋的着实没有几个。

所以她就仗着自己年纪小,闹着要去看楼房,寻思着如果那边有酒楼什么的,若是能直接卖掉就是最好不过得了。

祝永鑫也是个宠惯孩子的,见荷花这样也不着恼,左右一背筐的干蘑菇也不沉,就把她往上托托,抱着她先去看几层的房子。

荷花离着老远就瞧见了高高的楼尖儿,还有挂在三楼上的酒幡儿,立刻指着那边道:“爹、爹放我下来,咱去那边。”一下地就撒腿往那店里跑。

祝永鑫忙在后头追着她,但是街上人多,他背着个筐子十分不便,急得一个劲儿地喊:“荷花,你慢点儿!”

荷花跑到酒楼前,歪着头往里头打量,这时候还不是吃饭的时间,大厅内只三三两两地坐着人,柜台里有个四十多岁模样的男子,捋着胡子对着账本拨算盘。

她探头探脑地引起个小伙计的注意,出来喝道:“小丫头,家大人呢?怎么自个儿瞎跑,不怕遇到拍花子的?”

荷花听那活计嘴里说得凶巴巴,但是语气却是关切为主,眨眨眼睛冲他灿烂的一笑,佯装天真地说:“哥哥,你们店里收不收蘑菇,我家自个儿上山采的蘑菇,在地里晒干的,都可好了!”

“呦,小丫头片子才几岁,还学人家做起生意来了?”那伙计自然不知道荷花的底细,以为她是在家跟大人学舌学来的话,倒也不以为意,回头对里间道,“王掌柜,咱今个儿缺蘑菇不?”

“啥蘑菇?”里头那中年男子也停下手里的活儿往外看。

荷花赶紧回头去找祝永鑫,一个劲儿地招手道:“爹,这儿呢,咱家筐里都是啥蘑菇?”

“都是榛蘑!”祝永鑫有些警惕的看着那个伙计,伸手把女儿朝自己身后扯扯,笑着赔礼道,“这位小哥真对不住,我家孩子不懂事,冲撞了。”

这会儿那掌柜也走了出来,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地朝祝永鑫的背筐中看了一眼然后问:“这蘑菇卖不卖啊?”

祝永鑫闻言一愣,但还是连忙把篮子从肩上放下道:“卖,自然卖,这都是家里自个儿采的好蘑菇,太老的全都择出去了,您若是想要就看着给个价儿。”

“称称有多少斤。”那掌柜的眼睛扫过背筐里的蘑菇,筐里的蘑菇果然一朵是一朵,很是整齐精神,都倒出来称重,瞧着底下也没有以次充好,捋捋胡子道:“城西牙行里收榛蘑,三十铜板一斤,你们还少不得被克扣斤两,这样吧,我给你们四十铜板一斤,这儿一共是五斤八两,一共……”

掌柜的话还没说完,荷花忽然大声嚷道:“掌柜的好歹给个跑腿钱吧,我家的蘑菇比牙行里的好咧,我爹说若是多卖了钱给我买头花呢!”

“呦,你家小丫头才几岁,就这么会做生意?”掌柜闻言也笑了,虽说牙行收蘑菇的确是三十文一斤,但那些都是最差的,而且自己去买还要再被加价,倒不如买这一筐都是上好的蘑菇芽,再掺上些大蘑菇和碎蘑菇,炖小鸡儿是最好不过的,所以倒也不跟她计较那十几文文钱,很是大方地说,“那就按六斤整算,给你们二百四十个铜板。”

荷花本来还想说给个整儿,后来一想到整数就是二百五了,赶紧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笑眯眯地看着祝永鑫收钱。

祝永鑫却没有荷花这么开心,收钱道谢后,背起背筐抱着女儿急匆匆地离开酒楼。

荷花右手紧紧地抓着钱袋,掂量着那铜板,脑子里已经在转着圈儿地想都要买什么东西带回去,见祝永鑫神色不太高兴,凑上去问:“爹,咱多卖钱了你咋不高兴?”

“你这丫头在家蔫巴巴的,一出来咋这么会惹祸。”祝永鑫皱眉道,“那大酒店都有人专门供货的,去年村里有人去卖青菜,被人掀翻了菜筐、踩烂了菜不说,还打折了一条腿,你咋这大胆儿,自个儿就敢往里头跑?”

荷花吐吐舌头,她初来乍到,哪里知道城里还有这样的分区划分的保护主义,见祝永鑫不高兴,赶紧搂着他的脖子撒娇道:“爹,我以后不敢了,人家许是瞧我年纪小,咱家东西也少,就没跟咱计较呢!多卖的钱让我自个儿挑东西好不好?”她在心里合计着,五斤半的蘑菇,如果在牙行是一百六十五文钱,自个儿足多卖了七十五文。

“你要钱做啥?这蘑菇是爷爷晒的,钱自然是要给爷爷的。”祝永鑫不肯应。

荷花瘪着嘴想找个什么借口来说服他,最后道:“今个儿这钱是因为我才多卖的,自然该归我不是?而且若是这回爹多拿钱回去,爷下回再采蘑菇让你卖,钱少了岂不是要挨骂?”

“你才几岁懂个啥?”祝永鑫戳戳她的额头,见她瘪着嘴,大眼睛水汪汪满是祈求地看着自己,寻思着自个儿也带了点儿钱出来,不禁心软地问道,“那荷花想买啥?”

“给娘买鱼炖汤,给爹买个新烟锅子,给大哥买点儿好纸,给大姐买头花,给博宁买饴糖……”荷花掰着没受伤的手算着,“不知道这些铜板够不够用……”

祝永鑫见她数了半晌都没提她自个儿,心里又是高兴又是酸楚,点头道:“行,那这多出来的铜板就归荷花使。”

不过荷花显然是对这时候的物价没什么了解,饴糖居然一文钱一块,她盯着瞧了半晌,咬牙买了一小包十。卖头花的铺子里花样儿极多,薄纱堆的、珠儿串的、还有玉片儿缀起来的、银丝掐出来的……但是荷花拍拍自己的小荷包,看来能选择的就只有门口笸箩里,五文钱一支的普通绢花,挑了两支让店家用粗纸好生包起来。

如此二十文钱就已经没了,祝永鑫的烟袋锅前阵子摔得开裂总是漏气,被他用粘土修补了修补,但是受热久了还是要脱落,只得补上用几天再补,荷花在买烟斗的铺子里挑了个跟原本一模一样的,店里开价三十文,她仗着自己年纪小又生得可爱,又是装可怜又是卖萌,软磨硬泡的总算是用二十五文买了下来。

摸着兜里还剩的三十文钱,荷花的脸色就不太好看起来,也不知鱼多少铜板一斤,祝永鑫抱着她到了一家文房四宝的铺子,店里的伙计瞧见他俩的模样,就直接把人引到屋子一角堆的草纸那边,连话都懒得说半个字。

荷花一瞧眼前的都是大哥平时用的草黄色粗纸,立刻扭头去看别处,见正北柜台上有人在瞧雪白的宣纸,伸手指着那边问:“那个多少钱?”

小伙计朝她瞥一眼,见是个小孩子懒得计较,不大情愿地说:“五十文一张。”

荷花瞬间瞪大了眼睛,看着柜台上铺开的宣纸,就算这纸白得胜雪、大得像炕被,可也用不着要五十文钱一张吧,比一斤蘑菇还贵咧。

见荷花这样的表情,那小伙计撇撇嘴,露出一副我就知道你买不起的表情,把荷花气得直咬牙,可一想自个儿的确就是买不起,又顿时泄了气,开口问道:“这位哥哥,可还有便宜些的宣纸?”

“喏,那边有平时裁歪了的纸,五文钱一张。”小伙计还是动也不动,直接呶呶嘴。

荷花过去一瞅,估摸着是那大张宣纸的六分之一的大小,边缘有的裁得有些歪,有的太毛糙,她咬着下嘴唇心道,这样裁坏了的咋还要这么贵咧,不过若是回去把边缘修齐了,写字儿倒是不耽误。

攥着荷包犹豫半晌问:“这位哥哥,我有二十文钱,你卖给我五张好不好?”

那伙计倒是还好说话,直接过来就卷了五张纸,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之后,荷花非常地怀疑自个儿是不是被人蒙了,不过后来接连又问了两家,果真都是这个价儿,她才觉得心里舒坦了点儿。

荷包里还有最后的十个铜板,她苦着脸问:“爹,剩下的铜板怕是都不够买个鱼头的吧?”

祝永鑫拿过她的小荷包翻了翻,然后道:“放心,二十文,够买一斤鲫瓜子呢!”

二十文?荷花奇怪地看向自个儿老爹,难道这老爹不识数?伸手接过荷包,果然沉甸甸地多了钱,心里这才明白是老爹怕自个儿买不到鱼心里难受,偷偷又给塞了十文钱。

她嘟起嘴道:“爹唬我不识数呢?剩下十文咱就买十文钱的鱼。”

二人一路逛过来,祝永鑫要采买的东西也都差不多了,就抱着荷花往卖水产的铺子去,离着老远就闻见一股子腥气,荷花见摊子上一共也没几种鱼,眼睛骨碌碌转了半晌,终于在角落处看见,堆着足有她四五捧那么多的小鲫瓜子,她赶紧问:“老板,这个多少钱?”

老板眼皮都不抬地说:“给十文钱都捧走。”

荷花刚才得了砍价的甜头,这会儿就又是说尽好话,最后只花了八文钱就买了那一堆新鲜的鲫瓜子。

祝永鑫问她:“买这寸把长的鲫瓜子干啥?”

“回去给娘炖汤喝,人家说鱼汤最补身子呢!”荷花眉开眼笑地催祝永鑫去装鱼,自个儿一枚一枚地数出八个铜板递给老板。

“还剩下两文钱干啥?”祝永鑫拎着鱼故意问她。

“等会儿咱俩买蒸饼子吃!”荷花也答的干脆。

在城里颠颠儿地跑了小半日,回去的路上荷花又是一路睡到了家,连啥时候被茉莉洗了脸换了衣裳给塞进被窝里的都不知道。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入冬头雪 第二章 五花肉炖酸菜 第五章 裹小脚??! 第六章 卖蘑菇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