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盛芳》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人中洗澡蟹

第二章 人中洗澡蟹

须弥普普 2021-09-13
那妇人圆脸宽额,中人之姿,瞧着四十上下,相貌很和蔼,此时虽无意遮盖,虽则不论口气但是表情,都难免会流露出来出几分同情之意。沈念禾望着她表情变化,心中油然情况不妙之感,愕然问着:“什么没了?”话一出口,她便察觉到自己声音粗砺嘶哑,极为难听。那妇人看她反应沈念禾看着她表情变化,心中顿生不妙之感,讶然问道:“什么没了?”。...

盛芳

推荐指数:10分

《盛芳》在线阅读

那妇人圆脸宽额,中人之姿,瞧着四十上下,相貌很和善,此时虽有意遮掩,然则无论口气还是表情,都难免流露出几分怜悯之意。

沈念禾看着她表情变化,心中顿生不妙之感,讶然问道:“什么没了?”

话一出口,她便察觉自己声音粗砺沙哑,颇为难听。

那妇人看她反应,十分吃惊,只做没听见她发问一般,岔开话道:“我姓郑,你裴伯父行六,我家那一位行七,你唤我婶婶便是,眼下好歹醒了,可有哪一处不舒服?嘴里渴不渴?肚子饿不饿?”

原来那“六郎”姓裴。

郑氏问着话,手中动作不停,先把托盘放到床边的桌案上,不待沈念禾作答,便径直翻转茶杯,提壶倒了半盏清水送过来。

沈念禾见她不回话,也不去追问,双手接过那茶杯,依言道一声“多谢婶婶”,又靠床行了半礼,忖度着这“沈念禾”的身份并口吻,歉然道:“鄙躯体弱,实在失礼了。”

那郑氏连忙将她按住,急急道:“你这孩子,你我两家什么交情,哪里就要如此客气。”又道,“大夫给你开了两剂药,我已是煎了来,一会先喝碗粥,再耐烦着把药吃了——你来这一路,身子亏空得厉害,必要好生将养,总归已经到了宣县,安心住下便是,旁的俱不要多想。”

沈念禾品其言,观其行,越发疑窦丛生。

从那大夫离开到现在,最多不过一个时辰,郑氏这样快就能把药捡回来煎好,看来裴家并非隐于山林,多半是居于市井之中。

可这郑氏所着乃是布衣,指腕间空无一物,头上只有一根木簪,此时又是亲自端茶送水煎药,纵使其中有对“沈念禾”的重视,更多的原因,显然是家中并无侍从。

这裴家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沈念禾虽不是书香门第出身,却也另有见识,知道有那么些世家,为显家风,特要族人不许用仆妇,务要自给自足。

难道裴家也是一般?

再一说,这“沈念禾”怎么也是世交之女,看这郑氏行事,裴家颇重礼仪,见“沈念禾”此时醒来,于情于理,当要同裴六郎说一声,而裴家六郎的夫人出于礼貌,也要来见一下自己才是正常。

可郑氏却挪了张椅子过来坐于床侧,一副要好好坐着照料病人的模样,并无出门知会此事的意思。

沈念禾满腹狐疑,心中略想了想,便有了主意,抬头郑重道:“婶婶,我既是已经醒来,当要先去拜见府上长辈才是,只不知家中伯父、伯母同叔叔三位,谁人此时方便?”

郑氏面上一怔,犹豫了一下,复才和声道:“你且休息,过几日好了再说此事。”

沈念禾道:“已是大好了,断没有作为晚辈,却如此失礼的道理。”

两人一来一往,那郑氏见沈念禾实在坚持,只得道:“我原不愿此时同你说,怕你多想——你裴六伯年前去了,眼下只有我同继安两个,继安比你稍大几岁,眼下在衙门里当差。”她回头看了看窗外天色,又道,“约莫也就是这个时辰差毕,等人回来,我就叫他来见你。”

沈念禾听得“继安”二字,很快反应过来,这便是沈父信中所提,与“沈念禾”年龄仿佛的裴家独子裴继安。

可这郑氏口中为什么说是“在衙门里当差”、“差毕”?

须知官宦子弟多有荫庇,若是做官,自有官职在,断没有用“当差”来形容的道理。所谓当差,只用在衙役、差吏身上。

莫看这吏与官只相差一字,两者身份何如天差地别。

沈念禾寄人篱下,不好细问,只愕然道:“裴六伯去了?怎的这样突然……”

郑氏叹道:“因病去的,吃了半载的药,还是没撑下来。”

既是已经说开,她也不再瞒着,径直道:“你裴六伯惯来不肯与人说伤心事,怕是沈副使也不曾知晓,我那妯娌……前妯娌冯氏,早前就已经同六哥和离,嫁去江陵了,眼下裴家只我与继安两个在,虽不似从前富贵,却也不至于供不起你一个女儿家吃喝,你且放心将养,莫要操心旁事。”

沈念禾越发吃惊。

郑氏见她表情,也诧道:“难道沈副使竟是不曾把裴家事与你说明白?”

她一言既出,却是忽的住了嘴,面上渐露悲悯之色,心道:是我想左了,他这个做爹的不过为防万一,哪里料得事情当真会到这地步……

因怕沈念禾多想,郑氏又把家中事情慢慢说来。

原来裴家十代系出名门,只肯与世家相互婚姻。当今登位之前,曾经求娶裴家女,被一口拒绝,深以为辱,得位之后,面上虽然不显,不久却把裴家祖父拿罪发贬,其余子弟照例求荫庇,吏部不是寻个理由打发,就是拿偏蛮之地的末流差遣来支应。

有那机警的旁支察觉不对,各自改名换姓,果然无论得官还是入仕,再无人为难。由此之后,不过短短十余载,如同树倒猢狲散,一门大族几乎枝脉断尽。

然则旁系能假托它姓,本家却不然。

裴六郎这一支便是嫡系,多是文才斐然、才干卓著的,朝中人尽皆知,并不能、也不肯躲闪。

“……本还不至于这样,只是前次科考,我那丈夫侥幸得中一甲第二名,宫中拆了糊名,呈见御前,当今见到名字来历是越州裴姓,特与考官道‘世家子自荫庇去,十代贵姓,不要与寒门生相争’,将他名字黜落,又有同榜其余世家子弟俱是正常发榜……”

“他性情偏执激傲,咽不下这口气,又觉自己丢了家族颜面,没脸回来见兄长,自去缚石投了河。”

纵然事隔已久,郑氏重新说起来,语气里还是有几分黯然。

沈念禾恍如梦中,只以为自己是在听戏文、评书。

当今天子,难道不是她那义兄李附吗?

自己只比义兄小一岁,两人同长同大,彼此知根知底,连对方几岁换的牙都互相记得,可她怎的从来不知道他曾经向什么姓裴的人家求娶过女儿?

更何况,本朝望族之家,李、王、谢,崔、郑、卢,总计六姓,自晋朝沿承至今,少说也有百年显赫,全是天下皆知,门门她都与之相熟,哪里又冒出一个“裴”姓了?

一时之间,沈念禾看向郑氏的目光都有些闪烁起来。

人善自吹,王婆卖瓜。

——听说从前有人做螃蟹生意的时候,因那湖蟹膏肥黄满,又肚腹干净,总有人把脏水塘里长大的往各色大湖中涮个滚,养上几日,便装作是湖蟹,多卖出几倍价格,时人谓之“洗澡蟹”。

这裴家,莫不是人中“洗澡蟹”吧?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稚女持金 第二章 人中洗澡蟹 第三章 持的镀金 第四章 嫌弃 第五章 大魏 第六章 痴心妄想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