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盛芳》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持的镀金

第三章 持的镀金

须弥普普 2021-09-13 06:51:45
两人正聊着话,外头匆匆一阵脚步声,来人到得檐下,忽的加剧踏了几步,隔著屋出声道:“婶婶?”是个青年男子,声音绕耳很很舒服。郑氏急忙站了出来,扭头同沈念禾道:“这是我那侄儿裴继安回去了,照理得要来问侯你一声才是。”她见对面人并未表示拒绝之意,犹豫了郑氏连忙站了起来,转头同沈念禾道:“这是我那侄儿裴继安回来了,按理得要来问候你一声才是。”她见对面人并无拒绝之意,迟疑了一下,复又问道,“你可有精神?若是不太便宜,就改日再说罢?”。...

盛芳

推荐指数:10分

《盛芳》在线阅读

两人正说着话,外头匆匆一阵脚步声,来人到得檐下,忽的加重踏了几步,隔着屋出声道:“婶婶?”

是个青年男子,声音入耳很舒服。

郑氏连忙站了起来,转头同沈念禾道:“这是我那侄儿裴继安回来了,按理得要来问候你一声才是。”她见对面人并无拒绝之意,迟疑了一下,复又问道,“你可有精神?若是不太便宜,就改日再说罢?”

沈念禾此时虽无镜子在手,却也明白自己面容定是不太好看,见得郑氏做法,晓得这是出于体贴。

只她另有打算,便道:“不妨事,当要先见一见裴家兄长才是正理。”

郑氏见对面这般回应,也略猜到了她的心思,对着外头唤道:“我与你沈妹妹在此,你进来罢。”

来人进门之后,只站在门边,也不走得很近,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复才向二人问好。

郑氏对着来人道:“这是你沈轻云沈叔叔家的独女,唤作沈念禾,翔庆那一处的事情不必我说你也知晓,她颠沛多日,半途又染了病,好容易到了此处,今日起,便与咱们做一家了。”

她说到此处,特转头看了沈念禾一眼,见她并不反驳,又道:“午间张大夫来看过一回,说病人得好生休养,你莫要吵她,若是在在外头见得什么养补身体的,买了回来,我做与她吃。”

裴继安应声道:“知道了。”

他身量很高,肩背都是绷着的,挺得很直,胸前一起一伏,身上还带着热气,一副才做了体力活的样子,面上则并没有什么表情,光凭外表,窥不出内里心思。

沈念禾细看他那面相,端的是正气俊朗,一张好人脸,另又很有几分稳重,全无青年人的锐气与浮躁。

他身上穿的衣服一看就是制式,只是眼生极了,料子还很一般,绝不是有官品人的公服。

沈念禾不好直问,靠床欠身回了半礼,道:“实在失礼,贸然来得这里,不知要给婶婶、裴家兄长添多少麻烦。”

她说完这话,特意坐直了身体,将枕边的信并房、地契放在床侧的桌案上,道:“我年纪小,旁的事情也不太懂,长辈叫我来投裴伯父、伯母,我便来了,方才见了这信,又听婶婶说了两句,才略晓得其中内情,却不知而今翔庆军中情况。”

说到此处,又将那纸页朝前头轻轻推了推,道:“我没有成人,这是家中要紧的东西,还请婶婶同裴家兄长帮忙收着,才方便依时收租收米,不然弄丢了,须是不好。”

床边的桌子约莫三尺长,两尺宽,上头只放了一个托盘,另有茶杯、水壶,大半地方空无一物。

此时此刻,只薄薄刷了一层漆的桌面上,摆上了厚厚一叠契纸。

最上边那一张,是沈念禾刻意选出来的百顷上田,纸张左下角加盖有官府鲜红方正的大印,叫人想要忽略也难。

她语气诚恳,其中带着几分忐忑,活生生就是一个无依无靠,寄人篱下的孤女,正试图倾尽家财,取个庇护。

沈念禾这一着,显然打了对面二人一个措手不及。

房中辈分、年龄最大的乃是郑氏,按理当要做婶婶的来拿主意,可不知为何,她却是愣了一下,转而看向裴继安。

裴继安上前几步,将那契纸按住,复又推了回来,道:“这是沈家资财,自是由你来收着,断没有给旁人看管的道理,至于粮米租银,不妨先等上一等,眼下翔庆情形不明,沈叔叔未必是真正出事,也许只要过上几日,便能听到他立功脱困的消息。”

又道:“不妨先在此处住下,我而今在衙门当差,虽只是个户曹吏职,却也有邸报能看,但凡得了信,立时来同你说,你且安心养病,其余事情,将来再看。”

竟然果真只是个蝼蚁小吏!

他把话说完,行了一礼,口中托言有事,这便先行出去了。

郑氏等他出得门,复才转头嗔怪道:“你这孩子怎的这样傻!旁的不用担心,只在此处好生住下便是,你且把药吃了,若是有力气,我去给你烧热水,一会洗一洗,夜间也舒服些。”

沈念禾虽是有无数话要问,却也知道急不来,点头应了是,道谢之后,将那药一饮而尽,又拿水漱了口。

郑氏待她重新躺下,将托盘收拢,掩门出去了。

***

那药中不知放了什么助眠之物,不过片刻功夫,沈念禾上下眼皮就直打架,沉沉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外头早已黑了。

她等了一会,不见有人来,偏偏睡出一身大汗,全身又脏又黏,实在难受得厉害,忍不住起身穿鞋,按门而出。

夜凉如水,有一轮圆月高挂天中。

月光很亮,照出裴府房舍的格局,原是个两进四房的小院子,每间房都非常小,厨房那一间在前头,屋顶有烟囱正温吞吞冒着黑烟。

沈念禾环顾一圈,见对面房中有光,又隐约听得人语,料想郑氏同裴继安就在其中,便走了过去。

她还未行到门边,却听得里头那裴继安道:“这沈家姑娘年纪不大,主意却拿得很定,依我看,不是那等禁不住事的,这般瞒着她,未必是好,将来总有知道的那一日,倒不如直说了。”

沈念禾本要出声,听得这话哪里还敢动作,只好屏住呼吸,立于原地。

屋中沉默了半晌,才有那郑氏道:“再如何也是个未及笄的,看着脸上那样稚气,此刻爹娘俱是不在了,又无叔伯兄弟、三亲四旧可靠,还不知心里怕成什么样子了,若是此时告诉她翔庆失陷,朝廷暂且无暇西顾,甚至多半要割让翔庆、西平与西人,沈副使从前置下的房契、地契全数已经形同废纸,她怕是寝食难安,何苦要去做这个坏事!倒不如先瞒着,等她将养好了,再慢慢道来。”

她停了一停,又问道:“你说那消息会不会是假的,你沈叔叔万一还活着……”

裴继安道:“奉命讨贼,却致翔庆失陷,沈副使同韩经略一副一正,俱是难逃干系,即便还活着,怕也再难有出头之日。当今那一位的性子,旁人不知道,婶婶你是裴家人,难道竟也不知?况且你亲自接的人,送那沈念禾过来的,是沈副使家中亲兵罢?”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稚女持金 第二章 人中洗澡蟹 第三章 持的镀金 第四章 嫌弃 第五章 大魏 第六章 痴心妄想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