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我在年代文里躺赢》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章 一个吃货最基本的底线

第5章 一个吃货最基本的底线

西门墩 2021-09-15 07:34:37
至于被企图三人组队的九漏鱼沈兴,给他扳正,让他烧饭。地主家也莫得余粮,更何况她一个无产阶级游民……起点还能再低点吗?被晾了老半天,快被挂成鱼干的沈兴小心翼翼汇报。“姐,前天表姐从大门口滚一直这样,我们把她送进医院去,据说有打石膏还得住院治疗,咱们是也不是得打地主家也莫得余粮,何况她一个无产阶级游民……。...

至于被强行组队的九漏鱼沈兴,给他扳正,让他做饭。

地主家也莫得余粮,何况她一个无产阶级游民……

起点还能再低点吗?

被晾了半天,快被挂成鱼干的沈兴小心翼翼请示。

“姐,昨天表姐从大门口滚下去,我们把她送到医院去,听说有打石膏还要住院,咱们是不是得打个电话通知大姨?”

杨清莲这会儿应该知道了,村里有她的眼线。

《九薇》中何秀英死后杨清莲就来了村子里争这破房子,沈兴被赌债逼得紧把房子贱卖了。

杨清莲知道后气得半死,骂骂咧咧回城从此再也没有来过杨家湾。

她来了,何秀英活了,房子肯定不会卖,不把大姨妈一家打到质壁分离不算完。

尤家她也安排好了,先脱离关系,然后挨个收拾过去。

尤老太婆和她的媳妇,这些虐待过沈大妹的找个牢给她们坐。

尤老大搞掉饭碗,换个凶婆娘。

尤老二搞掉饭碗,换个凶婆娘。

尤老三搞掉饭碗,敲断腿。

沈初念吃完饭把碗底舔得干干净净的,端着碗回去。

沈兴颠颠儿的跟上,主动把碗拿过去洗。

沈初念走进何秀英房间,反手闩上房门,坐在她床边等何秀英醒过来。

不大一会儿,何秀英就醒了,她看到沈初念顿时急了,“你咋回来了,二娃子说……”

“说啥?”沈初念直勾勾的看着何秀英。

何秀英愣了一下,刚才她想说啥来着?

想不起来就对了,你好好养着吧,等我缓过来一些就带你去市里治病。

该替沈大妹尽孝我会尽孝,帮杨清莲你就别想了。

何秀英这辈子生下儿子后就守寡了,一个人拉扯三个孩子长大。

人勤快,泼辣,特别能吃苦,唯一的缺点是偏心眼儿,心里眼里只有杨清莲。

她结婚十年才生下杨清莲,腰杆也直了,人也精神了。

紧接着第二年生下了杨清莲的玩具,沈大妹的母亲,老二杨沐莲。

第三年年尾生下了儿子杨斌,他的到来也没有撼动老大杨清莲的地位。

而且何秀英男人就死在那一年,村子里传他克父。

何秀英特别不待见他,才几岁就被分到了一边,娶媳妇生孩子一概不管。

沈大妹父亲出了车祸一命呜呼,母亲改嫁,她和沈兴一直跟着何秀英过。

何秀英攥着沈大妹父亲的赔偿金,那些钱全让杨清莲哄走了。

她觉得愧对沈大妹和沈兴,但凡有口好的就让给他们。

沈大妹舍不得吃都给了沈兴,把弟弟当儿子养。

到了上学的年纪没钱交学费,在家待了一年机会才送上门。

沈兴到了读书的年纪,家里还是没钱。

沈大妹把养了十几年的头发剪掉卖了钱给沈兴交了学费,讨了百家布给他缝了个书包。

后来悄悄捡垃圾攒钱供他读书。

三年前沈大妹考上了大学,杨清莲给她安排了一门亲事。

沈大妹不同意,杨清莲威胁她她没钱给老太太治病,只能看着她病死。

沈大妹只好嫁给了尤家村的尤菜花家的二流子,杨清莲拿走了彩礼,一分钱都没给她留。

也没有给何秀英看病,把彩礼钱昧下了。

她属貔貅的,只进不出。

何秀英肚子咕噜了一声,她揉揉空瘪瘪的肚子,好像一天多没吃饭了。

沈初念打开房门,看到沈兴端着一碗稀饭站在外面。

她越过沈兴,径直出去了。

沈兴摸摸鼻子,端着稀饭进去给何秀英喂完。

把碗送到厨房跑到沈初念房间,看到沈初念又躺下了,蹭着地走过去。

“姐——”

“我不是你姐!”

沈兴顿时红了眼眶,“姐,你永远都是我姐!”

沈初念翻了个身,拿后背对着他,“白怜来做什么,外婆怎么会变成那样?”

“我,我……”沈兴张口结舌,出了一脑门子冷汗。

“你不说,我替你说,你欠了赌债,被白怜发现了。

她跟你说如果你在外婆面前编排我偷人,就不把你赌博的事情告诉外婆。

外婆早就知道你在外头赌,她是活生生被你气成那样的……

如果昨天我没回来,明年的昨天就是外婆的忌日。”

姐,姐是怎么知道的?沈兴大惊失色,扑通跪在地上。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晦气死了,她还没死呢。

反手抓起枕头朝沈兴丢去,“滚!”

沈兴的眼泪夺眶而出,他抹了一把脸出去,踉跄着出去。

隔壁的小伙伴杨清水骑着自行车过来,“二娃,我们去镇上耍吧?”

沈兴蹲在大门口,蔫头耷脑的摇头。

嘿,以前都是沈兴拖着他去耍,今天他找上门沈兴居然无动于衷。

“哎,是不是何婆婆晓得你去赌钱不让你去啊?”

“我姐回来了!”她让我滚!呜呜呜!

姐从来没骂过他,沈兴心酸得抹起了眼泪。

杨清水一愣,沈大妹上了大学就没回来过。

瞒着杨婆婆婆婆放假在省城打工,其实是回尤家村侍候她男人那一家子去了。

这事儿也就杨婆婆和二娃子不知道,他们都清楚,“哎,你姐夫死了是不是真的?”

沈兴抓起手边的小板凳,跳起来去打杨清水。

“老子跟你兄弟一场,你个龟儿子居然编排我姐,打不死你!”

白怜也编排姐,到底咋回事?

杨清水瞳孔一缩,蹬着自行车一溜烟不见了影。

市里某小楼里,凉以谦坐在沙发里浑身嗖嗖冒凉气,昨天晚上他又失眠了,就很暴躁。

金助理努力降低存在感,林森,你快回来。

金助理快被自家老板释放出来的冷气虐得自闭的时候,派出去的保镖队长林森终于回来了。

“先生,查到了,沈大妹父亲在她六岁那年去世,母亲改嫁后她和外婆弟弟相依为命。

今年二十一岁,是省城师范大学大三的学生。

但她学籍上的名字并不叫沈大妹叫白怜,她从上学开始就用的白怜这个名字。

沈大妹和白怜是姨表姐妹,她们有五分像。

沈大妹替白怜读书这件事情是白怜母亲杨清莲一手操办的,沈大妹被卖到尤家当媳妇也是杨清莲一手策划的。”

他把一叠资料双手奉到凉以谦面前。

凉以谦接过去一目十行浏览完放下文件,“把她接来!”

那个女人虽然蹊跷,但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林森冷冷的扫了金助理一眼,不情不愿离开。

金助理摸摸鼻子,立即跟上。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人在90年代,开局就是寡妇 第2章 呆子,扶我起来 第3章 坑货 第4章 蹊跷的排骨妹 第5章 一个吃货最基本的底线 第6章 还是肉包子打狗了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