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未来 → 历史扞卫者小说

历史扞卫者

剑舞月阳

连载中免费

一群扞卫历史的无名英雄,去探寻史料与生活现实的区别,以及维护历史进程的奋斗 历史扞卫者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离河岸不远,一个大约容纳上万人的营地里热闹非凡,绿色的旗帜在随风飘动,一队队巡逻的士兵神情严肃地按着既定路线四处巡视,马营里的战马因着夏日的燥热发出一声声的嘶鸣。在这个营地的中央是一个方圆200平米的帐篷,帐内人不多,只有四人,当中位置上坐着一位神情肃穆的长者,大耳垂肩,面相祥和。打横坐着两人,一人赤面美髯,一人白甲银盔,这三人面前站着赤甲小将正是刚从江边消失的少年。“豫州明鉴,我家都督让小将前来传话,明夜子时,诸葛先生将求来东南风,我孙刘两家将联手攻击曹贼水陆两寨,我东吴大军将主攻水寨,请豫州领兵攻击曹军旱寨,特乞豫州将令。”赤色小将恭敬地拱手向主位的长者禀报。“堂堂东吴,派遣如此年轻的小将前来商议如此重大的事情,是否不把我汉室皇叔放在眼里?”左首的美髯公神色忿然,呛然出声。赤色小将神色如常:“寿亭侯明鉴,曹贼耳目众多,如果派遣一大将前来,势必引起曹军注意,于大事无益,请云长将军三思!”毫不退让的话语让关羽神色大变,正欲发作。一旁的银盔将军却出言岔话:“二哥勿急,待我问问。将军只身前来,无凭无据,我兄弟三人肯见你,也是因你声称来自东吴,但我等也非三岁小孩,单凭只言片语便相信于你,我来问你,可有信物自东吴来?”赤色小将闻言一震,心中暗道:“这人难道是赵云赵子龙?思路清晰,明言明理。”心里虽动,手上却未闲着,他自怀中掏出一个木盒,恭敬地呈上。银盔将军不敢怠慢,接过木盒后,小心打开,送到了主座长者的面前,长者从盒子里拿出一个印符,白玉色的底座上镶嵌着一头呼之欲出的虎头。长者仔细端详,突然向旁边的赤脸大汉使了一个不易为人察觉的眼色。赤脸大汉长身而起,一把夺过虎符,冷笑着对着赤色小将:“用一个谁都没见过的虎符来骗我等,你太小看我汉室人物了吧!来人,将此奸细拖出去斩了!”帐外勇士轰然应声,两个手持长矛的士兵涌入帐内,一左一右将赤色小将挟持其中,立刻就要将他拖出帐外。赤色小将神色不变,哈哈大笑。长者一挥手,两个士兵停止了拖拽,银盔大将神色肃穆:“被识破诡计的小贼,你还有何话说?”“我无话可说,不过汉室复兴的希望可就随着我的头颅掉下而灰飞烟灭了!”“大胆!死到临头还危言耸听,难道想尝尝我冷艳锯的滋味?”赤脸将军大喝一声,帐篷为之一震。“想不到刘皇叔竟如此不明事理,我送上的虎符乃周公瑾都督的绝密印信,皇叔难道已经忘记了一月之前与周都督的会晤上双方约定的信物了?”长者微微一笑,从面前桌上另一个红木盒子中拿出了另一个雕着老虎身子的虎符,两个虎符轻轻一对,咔塔一声,竟合成了一个完整的老虎塑像。银盔将军朝两个士兵一挥手,两人拱手退出帐外。长者的微笑慢慢在脸上扩散为一个大笑,他的声音凝重而柔和:“将军,战场上容不得一丝疏忽,多有得罪。”赤色小将朝长者一拱手,手上多了一个信筒:“皇叔英明,在下刚才言语冒犯,恳请原谅。现下还有诸葛军师书信一封呈上。”长者闻言,长身而起,急切间已经来到赤色小将面前,拿过信筒后,急急展开锦帛,仔细看了两遍锦帛上的文字,神色缓和,呵呵笑道:“看不出来,将军还有后着啊,这确是诸葛先生的字迹。”赤色小将笑道:“皇叔,这可是我最后的保命符啊。”一时帐内气氛缓和,银盔将军将几上准备好的酒杯送到长者、赤脸大汉和小将的手中,四人行酒礼后一饮而尽。长者一挥手:“将军已经见过了我二弟云长和三弟翼德,我就不再引见了,你可速速回公瑾营寨,告知周都督,我军明晚子时,但见曹军水寨火起,准时攻击陆军营寨!”“得令!”赤色小将放下酒杯,一拱手,转身欲出大寨。银盔将军沉声问道:“将军且住,还未请教高姓大名?”赤色小将闻言转身,目光炯炯:“回禀刘皇叔、寿亭侯和三将军,在下东吴陆逊,字伯言。”。……

编辑:眉目不知秋|28004次点击更新:2021-04-20

在线阅读

一群扞卫历史的无名英雄,去探寻史料与生活现实的区别,以及维护历史进程的奋斗 历史扞卫者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离河岸不远,一个大约容纳上万人的营地里热闹非凡,绿色的旗帜在随风飘动,一队队巡逻的士兵神情严肃地按着既定路线四处巡视,马营里的战马因着夏日的燥热发出一声声的嘶鸣。在这个营地的中央是一个方圆200平米的帐篷,帐内人不多,只有四人,当中位置上坐着一位神情肃穆的长者,大耳垂肩,面相祥和。打横坐着两人,一人赤面美髯,一人白甲银盔,这三人面前站着赤甲小将正是刚从江边消失的少年。“豫州明鉴,我家都督让小将前来传话,明夜子时,诸葛先生将求来东南风,我孙刘两家将联手攻击曹贼水陆两寨,我东吴大军将主攻水寨,请豫州领兵攻击曹军旱寨,特乞豫州将令。”赤色小将恭敬地拱手向主位的长者禀报。“堂堂东吴,派遣如此年轻的小将前来商议如此重大的事情,是否不把我汉室皇叔放在眼里?”左首的美髯公神色忿然,呛然出声。赤色小将神色如常:“寿亭侯明鉴,曹贼耳目众多,如果派遣一大将前来,势必引起曹军注意,于大事无益,请云长将军三思!”毫不退让的话语让关羽神色大变,正欲发作。一旁的银盔将军却出言岔话:“二哥勿急,待我问问。将军只身前来,无凭无据,我兄弟三人肯见你,也是因你声称来自东吴,但我等也非三岁小孩,单凭只言片语便相信于你,我来问你,可有信物自东吴来?”赤色小将闻言一震,心中暗道:“这人难道是赵云赵子龙?思路清晰,明言明理。”心里虽动,手上却未闲着,他自怀中掏出一个木盒,恭敬地呈上。银盔将军不敢怠慢,接过木盒后,小心打开,送到了主座长者的面前,长者从盒子里拿出一个印符,白玉色的底座上镶嵌着一头呼之欲出的虎头。长者仔细端详,突然向旁边的赤脸大汉使了一个不易为人察觉的眼色。赤脸大汉长身而起,一把夺过虎符,冷笑着对着赤色小将:“用一个谁都没见过的虎符来骗我等,你太小看我汉室人物了吧!来人,将此奸细拖出去斩了!”帐外勇士轰然应声,两个手持长矛的士兵涌入帐内,一左一右将赤色小将挟持其中,立刻就要将他拖出帐外。赤色小将神色不变,哈哈大笑。长者一挥手,两个士兵停止了拖拽,银盔大将神色肃穆:“被识破诡计的小贼,你还有何话说?”“我无话可说,不过汉室复兴的希望可就随着我的头颅掉下而灰飞烟灭了!”“大胆!死到临头还危言耸听,难道想尝尝我冷艳锯的滋味?”赤脸将军大喝一声,帐篷为之一震。“想不到刘皇叔竟如此不明事理,我送上的虎符乃周公瑾都督的绝密印信,皇叔难道已经忘记了一月之前与周都督的会晤上双方约定的信物了?”长者微微一笑,从面前桌上另一个红木盒子中拿出了另一个雕着老虎身子的虎符,两个虎符轻轻一对,咔塔一声,竟合成了一个完整的老虎塑像。银盔将军朝两个士兵一挥手,两人拱手退出帐外。长者的微笑慢慢在脸上扩散为一个大笑,他的声音凝重而柔和:“将军,战场上容不得一丝疏忽,多有得罪。”赤色小将朝长者一拱手,手上多了一个信筒:“皇叔英明,在下刚才言语冒犯,恳请原谅。现下还有诸葛军师书信一封呈上。”长者闻言,长身而起,急切间已经来到赤色小将面前,拿过信筒后,急急展开锦帛,仔细看了两遍锦帛上的文字,神色缓和,呵呵笑道:“看不出来,将军还有后着啊,这确是诸葛先生的字迹。”赤色小将笑道:“皇叔,这可是我最后的保命符啊。”一时帐内气氛缓和,银盔将军将几上准备好的酒杯送到长者、赤脸大汉和小将的手中,四人行酒礼后一饮而尽。长者一挥手:“将军已经见过了我二弟云长和三弟翼德,我就不再引见了,你可速速回公瑾营寨,告知周都督,我军明晚子时,但见曹军水寨火起,准时攻击陆军营寨!”“得令!”赤色小将放下酒杯,一拱手,转身欲出大寨。银盔将军沉声问道:“将军且住,还未请教高姓大名?”赤色小将闻言转身,目光炯炯:“回禀刘皇叔、寿亭侯和三将军,在下东吴陆逊,字伯言。”。……

免费阅读

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离河岸不远,一个大约容纳上万人的营地里热闹非凡,绿色的旗帜在随风飘动,一队队巡逻的士兵神情严肃地按着既定路线四处巡视,马营里的战马因着夏日的燥热发出一声声的嘶鸣。在这个营地的中央是一个方圆200平米的帐篷,帐内人不多,只有四人,当中位置上坐着一位神情肃穆的长者,大耳垂肩,面相祥和。打横坐着两人,一人赤面美髯,一人白甲银盔,这三人面前站着赤甲小将正是刚从江边消失的少年。“豫州明鉴,我家都督让小将前来传话,明夜子时,诸葛先生将求来东南风,我孙刘两家将联手攻击曹贼水陆两寨,我东吴大军将主攻水寨,请豫州领兵攻击曹军旱寨,特乞豫州将令。”赤色小将恭敬地拱手向主位的长者禀报。“堂堂东吴,派遣如此年轻的小将前来商议如此重大的事情,是否不把我汉室皇叔放在眼里?”左首的美髯公神色忿然,呛然出声。赤色小将神色如常:“寿亭侯明鉴,曹贼耳目众多,如果派遣一大将前来,势必引起曹军注意,于大事无益,请云长将军三思!”毫不退让的话语让关羽神色大变,正欲发作。一旁的银盔将军却出言岔话:“二哥勿急,待我问问。将军只身前来,无凭无据,我兄弟三人肯见你,也是因你声称来自东吴,但我等也非三岁小孩,单凭只言片语便相信于你,我来问你,可有信物自东吴来?”赤色小将闻言一震,心中暗道:“这人难道是赵云赵子龙?思路清晰,明言明理。”心里虽动,手上却未闲着,他自怀中掏出一个木盒,恭敬地呈上。银盔将军不敢怠慢,接过木盒后,小心打开,送到了主座长者的面前,长者从盒子里拿出一个印符,白玉色的底座上镶嵌着一头呼之欲出的虎头。长者仔细端详,突然向旁边的赤脸大汉使了一个不易为人察觉的眼色。赤脸大汉长身而起,一把夺过虎符,冷笑着对着赤色小将:“用一个谁都没见过的虎符来骗我等,你太小看我汉室人物了吧!来人,将此奸细拖出去斩了!”帐外勇士轰然应声,两个手持长矛的士兵涌入帐内,一左一右将赤色小将挟持其中,立刻就要将他拖出帐外。赤色小将神色不变,哈哈大笑。长者一挥手,两个士兵停止了拖拽,银盔大将神色肃穆:“被识破诡计的小贼,你还有何话说?”“我无话可说,不过汉室复兴的希望可就随着我的头颅掉下而灰飞烟灭了!”“大胆!死到临头还危言耸听,难道想尝尝我冷艳锯的滋味?”赤脸将军大喝一声,帐篷为之一震。“想不到刘皇叔竟如此不明事理,我送上的虎符乃周公瑾都督的绝密印信,皇叔难道已经忘记了一月之前与周都督的会晤上双方约定的信物了?”长者微微一笑,从面前桌上另一个红木盒子中拿出了另一个雕着老虎身子的虎符,两个虎符轻轻一对,咔塔一声,竟合成了一个完整的老虎塑像。银盔将军朝两个士兵一挥手,两人拱手退出帐外。长者的微笑慢慢在脸上扩散为一个大笑,他的声音凝重而柔和:“将军,战场上容不得一丝疏忽,多有得罪。”赤色小将朝长者一拱手,手上多了一个信筒:“皇叔英明,在下刚才言语冒犯,恳请原谅。现下还有诸葛军师书信一封呈上。”长者闻言,长身而起,急切间已经来到赤色小将面前,拿过信筒后,急急展开锦帛,仔细看了两遍锦帛上的文字,神色缓和,呵呵笑道:“看不出来,将军还有后着啊,这确是诸葛先生的字迹。”赤色小将笑道:“皇叔,这可是我最后的保命符啊。”一时帐内气氛缓和,银盔将军将几上准备好的酒杯送到长者、赤脸大汉和小将的手中,四人行酒礼后一饮而尽。长者一挥手:“将军已经见过了我二弟云长和三弟翼德,我就不再引见了,你可速速回公瑾营寨,告知周都督,我军明晚子时,但见曹军水寨火起,准时攻击陆军营寨!”“得令!”赤色小将放下酒杯,一拱手,转身欲出大寨。银盔将军沉声问道:“将军且住,还未请教高姓大名?”赤色小将闻言转身,目光炯炯:“回禀刘皇叔、寿亭侯和三将军,在下东吴陆逊,字伯言。”

  夏夜,江水流淌淙淙有声,流萤在空中飞舞,自称是陆逊的赤色小将在离开刘备大帐之后,出现在江边,他在一片草地中摸索一阵之后,取出了那个让人眼熟的包裹,不错,正是那个类似于手表的仪器所在的包裹,他依旧小心翼翼地解开包裹,这次拿出了一个类似卫星通信电话的东西,他谨慎地开机,防备地看着四周,电话发出一声“嘟”的指示音,看来已经开机完毕,他把听筒贴向耳边,里面传来了清晰的话语声。“捍卫者7号,你好,我是总部,请汇报进程。”“我是捍卫者7号,总部,向您汇报,已经与刘备军取得了联系,提前准备的虎符和信件都已经送到了,我已经取得了他们的信任,并成功传递了我是陆逊的信号,他们已经做好了进攻曹操军的准备,我现在正在古长江边上,等待下一步指示。”“很好,7号,5号已经完成了与周瑜军的联系,进攻时刻已经订于明晚12点前后,我们将送来东南风,你和5号带领“三国小组”负责保证赤壁之战的进程按历史发生,装备已经送到江边,你现在保证休息,等待下一次联络。”“明白,总部,我将按装备信号搜索所在地,另外,有一个信息需要报告,今天见到了张飞,似乎和历史上的描述不符,形象上我已经用微型摄影机进行了摄制,将立刻传输,性格上他明显是一个条理清晰,冷静周到的人,历史形象描述有误。”总部的声音在停顿了几秒后再次响起:“这个情况很重要,我们将立刻评估是否会影响到历史进程,如果有影响将立即通知这次参与行动的所有组员。”“收到,总部,立即着手进行准备。”卫星电话上绿色的通话设置在1秒后熄灭,赤色小将将电话妥善收好后,轻叹一口气,他怔怔地看向长江。“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多少的历史又是真正地按着规律而向前发展呢?”......

  天空蔚蓝,阳光明媚,大江的波浪随着清风的吹拂上下起伏,河岸旁的芦苇荡也随着清风悠柔摆荡,在这个怡人的夏日下午,一双白净的手在清澈透底的江水中轻轻拂动,捧起来的江水像珍珠落玉盘一般洒落在嶙峋的岩石上,一个穿着赤色盔甲的飒爽士兵用嘴贪婪地吮吸着手心里残留的江水,冰冷的江水穿过炽热的喉咙,他不由自主地长叹一气,仿佛把心中的燥热也一并叹出体外。这个看上去只有十来岁的少年脸上却洋溢着老成的沉思,他小心地摘下了背后的包袱,从里面拿出一个圆形的金属小盒,输入密码打开小盒,里面竟静静地躺着一块类似于手表的东西,液晶屏上闪烁着白蓝相间的光,在这个光圈的正中,显示着一串数字——208看着这串不知代表了什么意义的数字,少年沉思的脸上洋溢出一丝满意的微笑,他迅速收起了盒子,附身从草丛中拿起了配剑,快速地消失在河岸边......

  对岸的火光冲天,一尾舢板在江边随浪摇摆,被救上舢板的老将军艰难地睁开了眼睛,旁边的声音惊喜而急促:“将军,黄老将军,我们胜了!火攻成了!”老将军艰难地露出了一丝笑容,一滴泪水划落嘴角,他颤巍巍地抬起提剑的右手,剑尖颤抖着指向江北方向。“我们...胜了!火攻...成了!...进攻!进攻!...江北!江北!”

  BYTHEWAY:本人第一次写作故事,不知道能否得到众位已经在穿越和玄幻中浸淫良久的朋友们的喜欢,这个故事的来源是我在第七次阅读《三国演义》的时候突发奇想的一个创意,中国的历史故事很多,但很难有将其串联的作品,我看过一篇文章叫做《蝴蝶效应》,讲的是在时间或者空间上很小的一个动作,会在未来的某个时间或空间里造成很大的影响。同理,如果要让现在的世界稳固,按照我们现在的生活方式继续,那么历史上的一些事件就必须按照历史发展前来,但是,如果时间空间线性理论存在,那么就很有可能以前发生的故事会发生一定的变化,而那些变化也必将影响我们现在的生活,我所写的这个故事,就是捍卫历史的片段,希望大家喜欢。


爱卫会成立历史  卫家家族历史  金山卫历史  靖海卫历史  历史上暗卫存在吗  历史控卫排行榜  历史四大分卫  历史前五分卫  历史最强控卫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科幻未来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