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007章 自我矛盾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榎榎 著

连载免费

【敢爱敢恨·真美艳动人无双vs自矜自命清高·假不动如山】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扶家小女郎,与那世家大族的谢公子有了婚约。内传扶家女郎粗鄙昧金,娇贵放浪;而谢家公子风光霁月,风华无双。都说,二人相结合,是芝兰落尘泥。一开始:清风吹柳,漫天飞花,自矜高贵的的世家公子褒袖轻扬,高高在上。他敲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道:“不若,这婚事便作废处理了罢?”她:“好。”然,经过无数次你来我往前:见她娇俏可人俏地立在俊美少年身侧,目若悬珠,巧笑嫣然嫣然。凄恻摧心来的触还来防,他一咬牙:“这婚事,还没作废处理罢?”她:“?”再后:他求娶不成,眼中如鬼魅厉火持续燃烧春日迟迟,仓庚喈喈。。……

免费阅读

翌日一大早,扶萱便拖着病体到了大理寺。

万没料到,刚下马车,便在衙门大门遇到张瑶,扶萱不禁瞪大了双眸,“瑶瑶,你怎的也来了?”

张瑶长相秀丽典雅,眉眼间本就是含着几分我见忧怜的温柔,此刻更是因愁绪显出纤弱不堪来。

被扶萱一问,她鼻尖顿时酸透,红起了眼眶,声量也小得可怜:“我五哥被人打了……听说,与你的堂哥一起挨的。”

一阵痒意涌至喉间,扶萱捂嘴咳了起来。

这一咳,张瑶这才发现,这刚结交一个月却一见如故的好友,素来红润的小脸此刻失了颜色,整个透着楚楚可怜的娇弱,像是被这晨风一吹便要倒下。

她心中的难受,如扶萱的咳嗽一般不可自控,喉间被彻底哽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看着扶萱,眼中水光不断往外翻涌。

“无事,只是风寒。”扶萱见状安慰道,又急道:“我们快进去看看情况。”

**

谢湛一身绛色官袍,威严肃穆地坐于高堂。

在等待拘提的间隙,他掀了掀眸子,漫无目的地看向前方。触不及防,一红衣女郎携手一青衣女郎,倏然闯入了视线。

二人傲立于围观民众之间,与脱俗的气质截然不同的是,一个面色苍白,一个眼睫挂泪,堪堪两只“小白兔”,柔弱又可怜。

谢湛心中一哂,当真是逃无可逃。

昨夜这抹红一直徜徉在他的梦中,今晨一早,竟从梦中走到了眼前。

他的视线不由自主地,像一张蛛网,要缠绕住那个红衣女郎,仿佛那里才有本次的案牍,才应是他目中焦点。小脸失了血色,且时不时咳嗽,可是源于那日落水,着了凉?

“谢少卿,人已带到。”

下属一道高声,蓦地打断了谢湛刚刚萌发起的思虑。他敛起情绪,瞬间回到了肃然冷漠的模样。

“五哥……”

“谦哥哥……”

眼看着几日前还是意气风发的郎君,今日已是衣缕阑珊,且带伤带残,两位女郎同时红了眼眶,只能攥紧彼此的手,寻求一丝互相的慰藉。

证人与两造均被差役压到了大堂,顿时堂中便塞了乌压压几十号人。

“砰”一声响亮的界方声传来,议论纷纷的聒噪瞬间消失。

大理寺少卿神色严肃,大堂两侧,差役们更是笔直地站着,所有人都目不斜视,一个个脸上带着冷酷无情。

断狱第一步,便是双方陈述案情。

此案甚为特殊,当事人双方均递来了诉状,互相既是原告,又为被告。

不无意外的,双方对事件的说法截然相反。

云裕山庄管事坚称,是左民二位官员以多欺少。山庄的主事人余浩一人难敌四手,奋力反抗,这才造成了三人均是受伤,伤最重的自然是余浩,高热一宿后,便成了痴呆,至今未能识人,连宫内太医都束手无策。

左民的张常明和扶谦则称,管事请了他们进屋,二人甫一进去便被人蒙住了头,一顿乱棍敲打,直打断扶谦的一条腿、张常明的一只手才作罢。余浩在二人受伤后,冷眼旁观。

无论双方讲地如何在理,如何动情,瞧起来如何真实,事实自然是只有一个。

谢湛冷声:“当堂所说每一字,必得属实。否则,做伪证将与罪犯同罪,本官按律决不轻饶。可有改口的?”

数年积攒的官威非同小可,他的言谈举止之中,威严毕露。

在大理寺为官多年,什么样的狡辩不曾见过?他这一句话实则无关紧要,不过是给在场各位特意提个醒,也是做个先礼后兵。

他哪能不知,断狱之时,那些说谎的人,即使面目平静无波,口里嘴硬无比,在这等众目睽睽之下的肃穆周遭环境中,心里一定如暴风中风雨飘摇的小船,满是无助。

在这处,可以说,没有人比他更平静,也没有人,比他更懂得攻心。

见无人改口,谢湛继而道:“本官手中已从云裕山庄得了些物证。”

这一句话便是十足无风起浪,故意制造些紧张气氛,借此来击溃心理防线罢了。

三日前,李寺丞带他的令去云裕山庄,哪知余家因余浩重病坚决不放官府的人,甚至用上了余家一队部曲,以作威胁。

李寺丞颓然空手而归,他不得不亲自去了一躺。余家见他是谢家人,才勉强让他将左民二人带回了大理寺。

别说搜查山庄,就是他随意走动个两步,携枪带棒的士兵都要随时尾随,甚至适时杀气腾腾地阻拦他的方向。

谢湛此时,再一次体会到,世家与皇族之间此消彼长的微妙关系。

作为朝廷命官,虽为四品,等级不甚高等,可他代表的是大理寺——最应不受任何力量掣肘的、代表大梁最公正的朝廷机构,却在办案时处处受限,最终取得些微进展,依靠的还是他背后的家族名声。

世家这般妄自尊大、不顾律法,现下是因还能与皇权互相抗衡,往后呢?

是,往前,大梁有“铁打的世家,流水的皇帝”这般历史,那也是数十年之前了。近年来,皇族愈加强盛,如今穆安帝勤政,且又收复了不少大梁失地,民心所向空前高涨。

世家,真能再如此与皇族抗衡下去,永恒屹立不倒么?

此外,作为世家公子,他天生就拥有别人望尘莫及的特权,可作为“明镜高悬”的牌匾下代表“公正、正义”的执行人,偶尔,他也觉得那份“特权”使他颇有些难堪。

这种自我矛盾,像是点了火的炭,忽大忽小,时不时灼烧一下心间。

今日,再一次发现,那当事人余浩因“重病”不上堂便罢了,连他派去的取证探访者,也被余家毫不留情地拒之门外后,他这火似浇了油,要肆无忌惮焚它一把。

“管事可还有想说的?”谢湛问。

这管事被他想了法子压回了衙门做证人,整三日,未与外界联系,现下突然作为被告上堂,谢湛偏偏不信,他还能有那些连害几条人命的恶徒那般心理承受能力不成。

人说话的时候,需要配合表情才能明白意思。就比如,有人问你话时,面露几分真挚,这就说明,人家真的是想知晓你的答案。可,若是问你的同时,嘴角带着冷笑或是淡漠,那么这个人,不是在讽刺你,便是威胁你。

而谢湛的表情,却是面无表情。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