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010章 久仰大名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榎榎 著

连载免费

【敢爱敢恨·真美艳动人无双vs自矜自命清高·假不动如山】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扶家小女郎,与那世家大族的谢公子有了婚约。内传扶家女郎粗鄙昧金,娇贵放浪;而谢家公子风光霁月,风华无双。都说,二人相结合,是芝兰落尘泥。一开始:清风吹柳,漫天飞花,自矜高贵的的世家公子褒袖轻扬,高高在上。他敲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道:“不若,这婚事便作废处理了罢?”她:“好。”然,经过无数次你来我往前:见她娇俏可人俏地立在俊美少年身侧,目若悬珠,巧笑嫣然嫣然。凄恻摧心来的触还来防,他一咬牙:“这婚事,还没作废处理罢?”她:“?”再后:他求娶不成,眼中如鬼魅厉火持续燃烧春日迟迟,仓庚喈喈。。……

免费阅读

扶萱简单瞥了一眼,并未提步朝谢湛走去,而是随着引路侍婢继续往前,方向是按家族身份而排的,极度偏远的那边。

想起她的谦哥哥,扶家最为清雅、最有文采的郎君,现下不是出现在如谢家这般文人的雅集中,而是成日自暴自弃地厮混于秦楼楚馆里,扶萱只觉心中滴血。

再想起,昨夜子时末才将扶谦接回府里,满脑子都是他烂醉如泥,大声嘶吼:“萱萱,我活着还有何意义?”“那余浩根本没有痴傻啊,他何曾受过伤啊?”“哥哥的腿如今这幅模样,别说新娘子了,连花娘都在嫌弃,哈哈哈……”

那般狼狈又疯魔的模样,不断刺痛扶萱的心脏,扶萱自个也实在是没有多少心情,去热情主动与旁人寒暄。

此外,这雅集,素来是文人雅士吟咏诗文,议论学问的集会。关键还是因时、因地、因主题而创出诗词,现场吟咏。琴、棋、书、画、茶、酒、香、花等也有,但都只是配角。

这类活动,对作诗写词向来半生不熟的扶萱而言,当真也只是煎熬而已。

谢心姚对她的首次邀请,她不好推诿,今日,只一心盼望能静静坐着,将这份参与任务完成。

可美在骨又艳在皮的她,一出现,便注定是众人焦点。

上褥、中衣、宽幅纱质褶裙全是梨花一般雪白的颜色,抹胸、轻纱披帛、腰间长飘带却是张扬迫人的绯红,耳垂上挂着两线红石榴耳铛,顶髻上独独一只盛放的赤红曼珠沙华发钗。

雪白与赤红,互相配合,衬托地那肌肤欺霜赛雪,显得她整个人活力又飘逸,招招摇摇似的,比雪中红梅还要艳色几分。

比起贵女们喜爱的浅绿、淡粉、鹅黄这般端庄中不失高雅的颜色,扶萱这般张扬的白里几尺红,真是将温和的众人压地半点光芒也不剩。

若不是眼底几分乌青,她整个人自带的亮光只会更耀眼。

见扶萱出现,王艾像可算逮着人一般,从坐席上“腾”地站起来,大步朝扶萱走,挡住她的去路,抬着下巴看她。

她的声音含着几分挑衅:“扶女郎,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扶萱被人突然拦住,本能地一脸愕然,待看清是王艾之后,她微蹙细眉,“关怀”道:“王女郎上次回去后,可有好好洗手?”

王艾脸色一变,“你耍我!你衣裳上根本就没有毒!”

扶萱故作惊讶地看她,“我的衣裳确实熏过莨菪子,你该不会真没清洁罢?”

王艾提高了声量道:“你撒谎!我请了大夫查验过手,压根没毒。”

这边动静太大,引得男郎们纷纷转头。

扶萱看向不远处的谢湛,见他朝她们走了过来,她看着他,待他近了些,她声音不高不低问:“谢少卿,那日我落水之事没有证据,放了嫌犯,今日王家女郎亲口承认,当日曾推我下水,意图谋害人命,不知,按律,该当如何处置?”

一句“谢少卿”将他的身份点地分明,谢湛置于身后握折扇的手指收了收,不可自抑地想到了那日,在大理寺,判决云裕山庄之案后的情景。

扶萱搀着扶谦,走之前抬头看了一眼牌匾,沙哑着声音问他:“谢少卿,这大堂之上‘高悬’的,当真是‘明镜’么?若是今日丢的是两条人命,甚至是二十条、两百条,结果是不是也是如此?法网恢恢,为何不是疏而不漏?”

谢湛抿唇,他不得不承认,某些时候,面对某些人,法网疏且漏。他身处其中,无可奈何。

他人本就生得高,如常行走时,便是眼皮垂下,半阖着双眸,加上此刻面色不愉,看起来比平常更为冷漠。

王艾跟着扶萱望过去,便见谢湛面色阴沉地走来,行至扶萱身旁后,掀起染了狠厉的眸子,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王艾心中“咯噔”一声。谢六郎酷吏名声在外,做事雷厉风行,执法严谨不怠,她可不希望惹上这等麻烦。

她赶紧撇开了看向谢湛的眼,朝扶萱道:“你别信口雌黄,我可没说过我推了你。”

“你没推我,没挨过我,回头用得着去找大夫,查手上有没有莨菪子的毒?”扶萱正色问。

王艾自知失言,立刻换了表情,笑着道:“当日不过开个玩笑而已,扶女郎该不会开不起玩笑的罢?”

王艾笑着,且笑容讨好又热情,明显透露着,有史以来对对方从未有过的亲密——这是她拉拢那些低阶门楣女郎的惯用方式。

她心知,对于那些极力想要融入建康城贵女圈子的女郎而言,作为世家最高贵门阀的王家女郎,作为和王芷怡关系最亲密的女郎,她的拉拢,她的热情,有多么珍贵。

她伸出的“友善”之手,从未有过人拒绝。

可面前的扶萱不以为然,她不仅不接她的“善意”,反而颇有些教育人地道:“对方觉得好笑的,才叫玩笑。对方觉得难堪的,那叫伤害,不叫玩笑。”

“扶女郎说的极是。”

一道温柔似水的声音插入二人谈话之间,扶萱寻声看去,是方才与谢湛在一起的女郎。

近看才深切地体会到,女郎梳着温婉秀雅的垂鬟分肖髻,簪着几只大气精致的雕花赤金花钗,眉眼温和,气质高雅,人如一汪绵绵春水,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我是王芷怡,能认识扶女郎,幸会。”王芷怡微笑问候道。

哦,王芷怡,先前与未婚夫一同题诗作画的王芷怡。众人口中,与谢六郎最为相配的、被自个横刀夺爱的那个王家女。

扶萱说不清,此刻面对出现在谢湛身边的王芷怡的心情。酸涩么?嫉妒么?难受么?自卑么?似乎统统都不是。

除了有几分对顶级门楣女郎风姿的好奇,她毫无波动,甚至脑子开了小差,想到谢原说的那句“哎呀,那个女郎啊,规规矩矩的,一点没劲儿!你别听人家胡说,我堂哥压根不理她的!”

风吹拂枝条,梨花纷飞起。

一朵花瓣打到了扶萱鼻尖,她抬手捂了捂,回神后答道:“王女郎,久仰大名。我是扶萱。”

王芷怡优雅地笑笑,而后朝王艾道:“三妹,快给扶女郎道歉。”

她的声音虽柔,却含着一股不容人拒绝的坚毅。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