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011章 美不胜收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榎榎 著

连载免费

【敢爱敢恨·真美艳动人无双vs自矜自命清高·假不动如山】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扶家小女郎,与那世家大族的谢公子有了婚约。内传扶家女郎粗鄙昧金,娇贵放浪;而谢家公子风光霁月,风华无双。都说,二人相结合,是芝兰落尘泥。一开始:清风吹柳,漫天飞花,自矜高贵的的世家公子褒袖轻扬,高高在上。他敲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道:“不若,这婚事便作废处理了罢?”她:“好。”然,经过无数次你来我往前:见她娇俏可人俏地立在俊美少年身侧,目若悬珠,巧笑嫣然嫣然。凄恻摧心来的触还来防,他一咬牙:“这婚事,还没作废处理罢?”她:“?”再后:他求娶不成,眼中如鬼魅厉火持续燃烧春日迟迟,仓庚喈喈。。……

免费阅读

道……道歉?给扶萱道歉?

王艾差点以为自己耳朵听岔了,直到看到她堂姐那一目不错看着自己的凉凉的眼神,她才觉察出,王芷怡是认真的。

要她当众,对扶萱低声下气?

王艾气到双眼通红,语气撒娇道:“堂姐……你怎么帮着外人啊……”

“你率先动人伤人是你不对,还不道歉?有没有规矩?”王芷怡不留情面道。

虽说不是王家当家大房名下的女郎,王艾作为王家三房嫡女,自小也是被捧着长大的,且与王芷怡这位堂姐的关系素来是极好的,如今却被堂姐当众责难,还要她自降身份,给一个微不足道的扶家女道歉,她哪能愿意?

王艾正要再央求一番堂姐,不料扶萱利落的声音突地传来:“不必了。”

王艾面上委屈的表情陡然停滞住。

“扶女郎,我堂妹做错事,理应道歉的。”王芷怡继续斡旋道,声音柔美。

“可她没觉得自己错,不是么?”扶萱说,看着王艾又补充道:“被逼迫出来的,且毫无诚意的道歉,我并不需要。王三女郎,往后莫要与我交谈便好。”

扶萱的话甫一出口,几人都诧异地看向她。

谢湛身侧,不知何时前来的周阅,玩味地假意咳了一声。

京都权贵们结交,素来不会这般直白,背地里再讽刺挖苦,至少在明面上,不会伤人颜面,没有深仇大恨,更不会当面与人绝交。

扶萱这厢,却是一副云淡风轻。

她看地清清楚楚,王艾从第一次见她,就对她有着奇特的浓浓的恨意,许是因王芷怡,许是因谢湛,许是因她的家世,具体为何,扶萱已经懒于刨根问底。

王艾现下给她道歉又如何?她在心里只会更恨她一层。

扶萱自小在男郎堆里长大,喜恶从不受拘泥,合则聚,厌则散。京都贵女们读书多、心里太多弯弯绕绕,经过一个月的相处经验,她已经学会遵从本心,不会再与他们勉强结交。

没有显赫的家世,没有过人的文采,那又如何?她可是整个扶家的心头肉,已有志趣相投的三俩好友,她用不着再从旁人身上找存在感。

王艾被她这副毫不在意的模样气地不轻,连连说了好几个“你”字,最后也只得狠狠的跺了跺脚,“哼”了一声,走开了。

王芷怡看着王艾离去,蹙眉看了一眼谢湛,谢湛的目光落在虚空,根本没给她任何回应。

王芷怡正欲开口,一声宛若黄莺的稚嫩声音突然出现——

“你就是六嫂吗?”

扶萱顺着声音,垂首看过去,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女童,正一手执了一枝梨花,一手扯着她的裙裾。

她学着小时候兄长们与她交谈的模样,墩身下去,蹲在女童身前,笑着说道:“我不是,我是扶萱。”

“他们说最漂亮的姐姐就是六嫂,你为什么不是呢?”女童挠了挠头,又抬头问谢湛:“六哥,你的夫人在哪里?是不是她啊?”

谢湛尴尬地垂目看着二人,扶萱这般说,他还如何讲?是,还是不是?

王芷怡的脸色白了白,嘴唇却是一如既往地微微勾起来,一副婉约姿态。

扶萱也没等谢湛回答,牵过女童的手,问道:“这么好看的小女郎,你又是谁?”

果然,被人一问,小女郎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她乖乖地回答道:“我叫谢心璇,是谢家最小的女郎。”

扶萱笑,“是么?我也是我们家最小的女郎呢。”

看着近在咫尺的扶萱头上的红花,谢心璇又问:“你头发上的花真好看,是个什么花?”

扶萱煞有介事地回道:“它叫曼珠沙华,也叫彼岸花,是一种自愿投入地狱的花朵。虽然不曾受到祝福,却有无与伦比的艳美。”

谢心璇不懂地狱人间,蹙了蹙眉,然后伸出自己的花,认真问:“我能用我的花,跟你的花儿换吗?”

“璇儿!”谢湛打断道,“不可无礼。”

“璇儿,芷怡姐姐可以给你摘一枝别的花,比如杏花桃花,但问人要发钗,是不礼貌的。”王芷怡也配合道。

“哦。”

在谢湛和王芷怡一唱一和下,谢心璇失落地垂下了头。

扶萱看了一眼她手里的梨花,伸手接过,又利落地将头上的发钗取下,递给谢心璇。

“我们交换,你的花我也很想要,一看就是世上最美的花。”

“好啊!”谢心璇得了扶萱的花,立刻乐不可支,嘻嘻地笑了起来。

孩童的乐趣向来简单纯粹,微小到一朵花,一片叶,皆能满足。

扶萱看着谢心璇,不由自主地,想起在荆州时的童年。兄长们争抢着送她各类小玩意,陪她玩,甚至,她要谁背她的话,颐指气使地,活脱脱就跟赐予对方天大的荣幸一般。

她沉迷于往事,浑然忘了发钗被她拔下,现下顶髻散开,发丝散乱,在贵族女郎眼中,她这副模样是多么失礼至极。

乌发云鬓,馨香满体,绸缎般的青丝顺滑地散下,铺了一整背。

这番美景,却是无端撩动人心。

谢湛立在梨花树下,看着眼前与谢心璇齐高的扶萱,眉眼深邃,眸光暗沉。

“萱萱。”张瑶上前,见状拍了拍扶萱的肩膀,躬身在她耳侧,低声提醒道:“我先替你绾发罢。”

见是张瑶出现,扶萱立即笑意浓烈,她说着“瑶瑶你来了?”,就要直起身来。

可她方才蹲身太久,腿脚早就酸麻,甫一起身,人就站不住,要往地上栽倒下去。

眼见着扶萱踉跄,谢湛立刻往前一步,长臂一伸,从背后接住她。旁人看过来时,就见谢湛的手臂瞬间从扶萱身后绕到身前,搂着她的细腰,扶萱整个人被他拥在了怀中。

柳絮风轻,梨花雨细。

两身雪白,一纱一锦,几枝翠竹,几丈赤艳,就这么倏忽交缠在了一起。一墨发高束,一青丝细柔,一人微俯首,一人抬着头,二人对视的画面,堪堪称得上美不胜收。

“哎呀……”

人群里,不知哪位男郎低呼了一声,引起别的男郎一阵闹哄哄的附和。

第一次被别家郎君搂住,一股清冽的雪松香味侵入鼻尖,再听得一阵起哄,扶萱的脸颊“刷”一下便红地彻底,垂下了长睫,遮住了慌乱的眸光。

可麻痛的感觉从脚底板起,往上一直蔓延,双腿后知后觉地有了失力的反应,扶萱想动,却一点也动不了,只能靠在谢湛胸膛上,任他支撑着自己,咬牙等待麻痛感褪去。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