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012章 怅然若失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榎榎 著

连载免费

【敢爱敢恨·真美艳动人无双vs自矜自命清高·假不动如山】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扶家小女郎,与那世家大族的谢公子有了婚约。内传扶家女郎粗鄙昧金,娇贵放浪;而谢家公子风光霁月,风华无双。都说,二人相结合,是芝兰落尘泥。一开始:清风吹柳,漫天飞花,自矜高贵的的世家公子褒袖轻扬,高高在上。他敲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道:“不若,这婚事便作废处理了罢?”她:“好。”然,经过无数次你来我往前:见她娇俏可人俏地立在俊美少年身侧,目若悬珠,巧笑嫣然嫣然。凄恻摧心来的触还来防,他一咬牙:“这婚事,还没作废处理罢?”她:“?”再后:他求娶不成,眼中如鬼魅厉火持续燃烧春日迟迟,仓庚喈喈。。……

免费阅读

最是冷心冷情、最爱冷眼旁观的谢湛,今日一改往常作风,善心大发,在大庭广众之下,毫不犹豫地抱住了女郎。且在众人起哄之后,仍旧没有丝毫要放开的趋势。

王芷怡交握在身前的双手,在无人看得见的袖中,紧到指尖泛白,心间的虚空失落不住扩大,一个抓也抓不住的物件愈发远离她,她不禁连呼吸都乱了几分。

王子槿默默地靠近张瑶,贴着她的手臂,低声喊了好几声“表姐”,张瑶全当没听见,却是任由他紧紧挨靠着自己。

王子槿一边贴住张瑶,一边低声:“表姐,我已经找过母亲了,她同意了。”

张瑶红着脸颊,转头瞪了王子槿一眼,“谁同意了?姨母同意了,我没有。”

王子槿只嘿嘿直乐,不理她的话,自顾自道:“母亲说了,会去找父亲谈的。”

张瑶轻轻哼了一声,嘴角却是轻轻扬了扬。

“六哥,你为什么抱着萱萱姐姐?”谢心璇瞪大双眼,童言无忌地问道。

她这一问,起哄的声音愈加强烈,扶萱的脸更红了一成,藏在乌发里的耳朵活像煮熟了的虾。

“不要脸!”

一声响亮的斥责传来。

扶萱闻声抬眸望去,谢心姚风尘仆仆地赶来。她身后,是抬着下巴冷笑看她的王艾,再后,还有曾与她争辩过的余家女郎余渺渺。

哎,个个面上杀气腾腾,是又要来一轮争锋相对么?

“六郎,还不放开?你二人这般模样,成何体统?还有扶女郎,如此披头散发的,是要做法呢?”谢心姚讽刺道。

众目睽睽之下,尽管扶萱心间十分想要远离谢湛,可身体当真不听使唤,除了靠着他,她别无他法。

尚不知长姐为何发火的谢心璇,看了看手中的发钗,又看了看扶萱,将将喊了声“长姐……”,谢心姚便不客气地让她住嘴。

谢心姚自然看到了谢心璇握着一只发钗,想必便是扶萱的。可水既然已经泼出去,便没有收得回来的道理,她就是要借机教训毫无规矩的扶萱。

谢湛看了一眼怀中人,感受到她身子的重量还压在自己胸膛,便知她还不能独立站立,并未听谢心姚的话放开她。

抱都抱了,半道将人放开,摔倒了,算个什么事?

扶萱捏紧了手中梨花枝,幸而,虽腿挪不了,手还能动。

她将花枝放在口中衔住,两手利落地撩起一半发丝,绾成简单的堕马髻,然后取来口中梨花枝,适时一插,便又成了清新脱俗的得体模样。

发丝间的花香随着她的动作四溢开来,直窜入近在咫尺的谢湛的鼻尖,青丝撩动时,凉凉柔柔的触感一会扫他的手背,一会扫他的脖颈这些裸|露出来的地方,直扫地谢湛心中发麻,喉结滚动。

春风荡漾,梨树花开,白清如雪,玉骨冰肌,靓艳含香,风姿绰约。

——既是说树上的花,又是讲树下的人。

片刻后,扶萱恢复正常,侧身朝谢湛道:“谢公子,多谢,我现在能站了,放开罢。”

随着胸膛上的温软离去,谢湛心中没来由地升起怅然若失。

先前他还认为他会讨厌与女郎触碰,如今抱过扶萱,才知馨香满怀,亦是另一番滋味。

还没等他从这种心态中脱离出来,便听扶萱朝长姐说道:“王夫人,谢公子与人为善,解人之困,怎就成了没体面?”

余渺渺讥笑一声,“建康城谁人不知,扶女郎最‘好心’啊?通身湿透时,还不忘嘴对嘴给别的郎君渡气呢。”

她话毕,周遭低低的议论声立刻升起,扶萱呼吸一滞。

那日分明是谢原溺水危在旦夕,且只有女郎在场,她找不到别的男郎帮助,这才亲自上前施救的,余渺渺现下这么一说,还有这么多男郎在,是要将她扶萱的脸面全部散尽吗?

她失望地看了一眼余渺渺,转头问身侧的谢湛:“谢六郎也认为,我当初救人救错了么?”

旁人如何想,扶萱已然不在意。

她就要看看,作为未婚夫,谢湛心里到底是如何看待那日她救谢原这件事。

“堂嫂救我怎就错了?以为谁都跟某些人一样,最是冷血,见死不救!”刚好赶来参加雅集的谢原大声道,他历来最是心直口快,口无遮拦,加上近些日子与扶萱交好,更听不得余渺渺讽刺扶萱。

被谢原一扰,扶萱终究没听到谢湛的答话。

张瑶询问的眼神看向身旁的王子槿,王子槿会意,也附和地开口道:“是啊,救人没错!侠肝义胆,素来难得。”

他说完话,就眼巴巴地看着张瑶,得意地咧着嘴笑,仿佛做了好事的孩童,要她给些夸奖。

周阅看着王子槿这番模样,勾起半边嘴角,连连摇头,心中暗骂了句“出息”。

又看向神色不显的谢湛,见他握着折扇轻轻敲着后背,心下了然。

谢长珩,你的心到底还是要飞了。

王、谢两家公子都已经开口,余渺渺哪敢继续顶撞下去,只得脸色难堪地等在一边。

众人沉默中,谢心姚轻笑了一声,“堂嫂?三堂弟这是在叫谁呢?”

“她啊!”谢原手指扶萱回道。

谢心姚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走到谢湛身边,“六郎尚未成婚,还是别这般胡乱称呼的好。谢府的少夫人,不是谁都能当上的。就是当上了……”

“长姐。”谢湛打断道。

他当然清楚谢心姚意有所指,扶萱对于谢家而言,不过是不便驳了圣意的权宜之计,早晚,她会与谢家毫无关系,与他,毫无关系。

谢湛没甚意识地皱了皱眉。

谢心姚被打断,也不气恼,反而微微一笑,而后朝锁眉的谢湛慢悠悠地说道:“六郎,雅集这便要正式开始了,你回席间罢。上次你与七妹做的那首诗甚好,长姐很期待今日你们二人再创佳作。”

她说着话,便一左一右牵住王芷怡和谢湛,意欲将二人带到最中间。

建康城出了名的才女夸奖王芷怡,又鼓励自家六弟与其继续合作,无疑是在告诉众人,更是在提醒扶萱——

瞧瞧,风华郎君,只能和淑女才情匹配,不是么?

扶萱心中五味杂陈。纵使谢原唤她“堂嫂”有误,但谢心姚这当众说的几番话,却颇有所指,非同小可。

什么叫“谢府的少夫人不是谁都能当的”?她分明与谢湛有了婚约,京都人人皆知,且婚礼六礼已经过了前三礼,现下,谢家莫不成是想反悔?还有,她说的“即使当上了”后面的,被谢湛打断的话,又是什么?

还没等她思索出什么来,婢女玲珑急急朝她跑来,俯在耳边说了句话,她顿时脸色煞白,双眸大睁,“当真?”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