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016章 还能是谁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榎榎 著

连载免费

【敢爱敢恨·真美艳动人无双vs自矜自命清高·假不动如山】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扶家小女郎,与那世家大族的谢公子有了婚约。内传扶家女郎粗鄙昧金,娇贵放浪;而谢家公子风光霁月,风华无双。都说,二人相结合,是芝兰落尘泥。一开始:清风吹柳,漫天飞花,自矜高贵的的世家公子褒袖轻扬,高高在上。他敲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道:“不若,这婚事便作废处理了罢?”她:“好。”然,经过无数次你来我往前:见她娇俏可人俏地立在俊美少年身侧,目若悬珠,巧笑嫣然嫣然。凄恻摧心来的触还来防,他一咬牙:“这婚事,还没作废处理罢?”她:“?”再后:他求娶不成,眼中如鬼魅厉火持续燃烧春日迟迟,仓庚喈喈。。……

免费阅读

海棠未雨,梨花先雪,一半春休。

时日往前,已至四月十五。

这日朝臣休沐,听风苑院中,一拢青翠玉竹下,谢湛坐着品茗看书。

在读到“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时,他再也读不下去,烦躁地将书一合,“啪嗒”一声丢在了身侧的小几上。

当真是疯了!

现在是个形容人的好话,他眼前就闪过那张嵌着亮闪闪眸子的脸。

他抬手捏了捏眉心,眼下乌青尽显。

不知是季节交替使然,还是连日倾心办案,近日夜里他总是多梦又难安,梦里光怪陆离,荒唐至极。

这不,将将闭目按摩上,昨夜梦中旖旎无比的风光,便像镌刻在脑中一般,清晰无比地再次出现。

这回抱在怀里的不是一袭红衣,而是赤着身的一方莹润白玉。

娇俏明媚的女郎抬脸冲他笑,媚眼如丝,千娇百媚,细指轻轻戳他的肩,红唇开开阖阖地问:“谢长珩,你说,我是谁?”

谢湛整个人简直被气笑。

此事足足已过一个月,竟生生成了他的梦魇。

是谁?还能是谁?

不就是问了一句你以为自个是谁么,犯得着隔三差五就来梦中问候一次?

心烦意乱的感受再次袭来,谢湛拧眉端起旁侧凉了的茶,不管不顾地一饮而尽。

生生将一年难得两盅的眉山雪韵,喝成了老牛饮水的架势。

直到三杯饮尽,喉中的灼热逐步冷却,谢湛这才缓下速度,以真正品茗的优雅方式,端起将将煮好的新茶,往口中送过去。

谢湛抿了一口,体味着这眉山雪韵的滋味,味道醇和,馥郁芬芳,略有回甘。

即将咽下之时,石清出现,说了一句:“扶女郎问公子,可能一叙?”

一听“扶女郎”,谢湛将咽未咽的茶突地卡喉,如上次一般,一口气没喘匀,随即猛咳不止,直咳到玉面红透。

当真是,躲闪不及,避无可避。

石清不解地看他,犯得着这么激动?

谢湛抬袖捂嘴咳完,将茶杯重重地搁上桌面,刷地站起身,深吸几口气,目中似怒似气,“人在哪?”

石清怔了怔,公子这到底,是在发火,还是在着急?

“就在苑门口。”

**

听风苑外,墙隅处,长有一株高大茂盛的杏树。

此时,正是杏花盛开的时候。又红又白的花挂满了枝头,堪称胭脂万点,花繁姿娇。

谢湛大步迈出院门,脚步蓦地停住,深渊似的墨眸半眯了起来。

他身后,石清察觉到前方人脚步停滞,及时停了步,一抬头,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准夫人,怎会和三公子在一起?还在……拍三公子肩上的落花?

“咳——”

见谢湛朝着对面方向沉脸,石清识趣地咳了一声,立时,便将杏树下一白一红两身人影的目光全吸引了过来。

谢湛皱眉偏头,冲石清甩了一个锋利的眼刀。

石清权当做没看见,只朝着扶萱和谢原的方向,规矩地站着,面目肃然。

上个月,自家公子破天荒地怀抱了个女郎出现时,可差点没将他下巴惊掉。还有那折扇,他问他可是丢了,他竟然说留给她了。

那种动静,他还能猜不出,这准夫人于公子而言,意义非凡么?

今日若被这三公子搅和,本就傲气的公子,回头不知要憋着生闷气多久。

被石清咳嗽声提醒,扶萱收回拍谢原肩上的手,面带灿笑,往谢湛方向施施然走。

谢原兴高采烈地喊了句“堂哥”,而后踮起脚,热情地朝谢湛挥手,却只见谢湛如往常一般,冷冷看着他。

“你等着。”

谢湛凉薄的声音在身边轻飘飘地传来,石清身子一僵。求生欲使然,他脑中灵光一闪,高声道:“扶女郎,我们公子邀你进去品茶!”

进……去……品茶?

扶萱距离谢湛几步,在听风苑院门石阶下,站定脚步,狐疑地看向门口的二人。尚未成婚,未出阁的女郎去男郎的院中,不合规矩。

“我是来还东西的。”

她笑着,举着谢湛的折扇扬了扬。那日她被他抱至马车,还没来得及还他折扇,他人掉头便走了。

若非突地发现这东西还在她手中,她怎会登他这三宝殿。

石清朝扶萱施了礼,快步朝谢原走过去,不知讲了句什么话,谢原听见后脸色一僵,和石清离去的脚步逃遁般匆忙。

谢湛走下石阶,迈步至扶萱身前,定定看了扶萱一眼,而后一把抽出她手中折扇,“我还有事,便不多留扶女郎了。”他说完转身便回听风苑。

他的声音若遥遥高山之凉风,轻吹发梢,迅速散去。

扶萱一惊,她话还没说,他怎就走了?那她不是白来了?她急忙跟上,喊他——

“谢公子!”

谢湛头也不回。

“谢六郎!”

谢湛脚步未停。

“谢湛!”

谢湛薄唇紧抿,丝毫不为所动。

“谢长珩!”

扶萱扯住了他的袖子,谢湛瞳孔一缩,腰间环佩相撞的清脆声消失,袍尾摆动的墨染云海苍松亦即刻停滞。

扶萱见他终于停下,一个快步奔到他身前,双臂一展,倔强地拦住了他。

谢湛微垂首,盯着扶萱问:“你以为你是谁?”谢长珩也是你随便叫的?

“你说我是谁?”

扶萱抬着小脸,水波流转的眸子望住他,语气似娇噌,似质问。

上回肆无忌惮地抱起她,他还自顾自解释说两人有婚约,这转眼,他就又回了云巅之上,做回了覆盖着皑皑白雪的傲世孤峰,与她分了个秦河汉界。

凭什么?

谢湛闻言,只觉胸腔震动,她身上似水仙花的香味扑面而来,光润娇颜近在咫尺,梦中场景倏然再现——

“……谢长珩,你说,我是谁?”

“你说呀……”

“我是谁……”

一口气堵在了心口,谢湛呼吸重了几分,直视身前人的目光,突地有了几分怯弱,他偏头躲闪她亮晶晶的杏眸,耳尖渐渐红透。

扶萱这厢,却是趁他停步赶忙开了口:“我是想邀请你,后日去乐平巷的‘墨惜书斋’一趟。”

“书斋?”谢湛问,转眸看扶萱。

她是要约他去买书?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