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017章 格格不入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榎榎 著

连载免费

【敢爱敢恨·真美艳动人无双vs自矜自命清高·假不动如山】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扶家小女郎,与那世家大族的谢公子有了婚约。内传扶家女郎粗鄙昧金,娇贵放浪;而谢家公子风光霁月,风华无双。都说,二人相结合,是芝兰落尘泥。一开始:清风吹柳,漫天飞花,自矜高贵的的世家公子褒袖轻扬,高高在上。他敲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道:“不若,这婚事便作废处理了罢?”她:“好。”然,经过无数次你来我往前:见她娇俏可人俏地立在俊美少年身侧,目若悬珠,巧笑嫣然嫣然。凄恻摧心来的触还来防,他一咬牙:“这婚事,还没作废处理罢?”她:“?”再后:他求娶不成,眼中如鬼魅厉火持续燃烧春日迟迟,仓庚喈喈。。……

免费阅读

“书斋?”谢湛问,转眸看扶萱。她是要约他去买书?

“我三堂哥新开的,后日开业。若是你可以到场的话……想必会热闹好些。”扶萱回。

哦,原来目的在这呢。

这是来请他去撑门面来了。

谢湛轻声一笑,不知该是笑她此来目的“纯粹”,还是该自嘲自己方才想地太多。

“你能再作两幅画,或者写两幅字吗?”扶萱得寸进尺地问。

两幅?

作为大梁风华第一人,谁人不知谢长珩一字千金?她一开口竟要他两幅字画。

“你要拿去卖?”谢湛玩笑问。

扶萱眸中一亮,“还能卖么?”

谢湛:“……”

“我本是准备只作悬画,你倒是提醒了我。”扶萱几分憧憬道。

四目相对,谢湛怔忪住。

提醒了她?还当真是……当他的字画是发财之道?

怎就忘了,她本就嗜财,听说谢原搬了几万铢去扶府,说不准那书斋还是用谢原那笔钱开的。

想起谢原,方才杏树飞花下,二人谈笑风生、亲密无间的场景再次浮现眼前,谢湛心情陡然荡然无存,用力紧了紧握扇的手指。

“你用什么交换?”他好整以暇地问。

世上本就没有予取予求的东西,扶萱知晓谢湛不会白白给她,她也没有打算白要。

她几分期待地提议道:“诗、棋、书、画我不太擅长,但琴、酒、舞、花我可以。不若,给你跳两曲舞?荆州最受欢迎的舞,我跳地很好,先前哥哥们常夸的。”

谢湛呼吸一窒,再次被气笑。

听曲赏舞素来是风月场上人的喜好,她莫不成,当他是沉迷玩乐的逍遥客,当她自个是烟花之地卖艺的姑娘?

哥哥们常夸?那便是常给他们跳了。这身身姿……在他们面前扭动?

他深邃的眸子眯了眯,审视了一番身前人。

行事作风,兴趣爱好,皆与这谢家家风格格不入。

他还想着,最好能说服父母,能应他不再二娶,省掉麻烦。可她这般放肆行事,又如何使人信服她能立出规矩?如何能管得了这庞大复杂的谢氏宗族?

谢湛心中再起烦躁,不欲再谈,他越过扶萱就要朝里走,吐了句冷淡无比的“不必。”

“那你要什么?”

扶萱急切地再次拉住他的广袖。

谢湛淡声:“我不要你的什么,我的字画从不赠人。”

扶萱反问:“可你先前不就送过我一幅了?”

“并非是我赠予。画虽是我所作,至于是何人给的,我并不知情。”谢湛诚实回道。

眼前的人眼神清冷,神色淡漠,似他袍尾云山雾罩的苍松,高大挺拔,却傲立于悬崖峭壁之峰,不尝人间烟火,并非凡人可触,更不是谁的倚靠之木。

是啊,这才是真实的他。

哪会讨好她,送一幅精美无比的画?

恍然大悟般,扶萱攥住谢湛广袖的手瞬间收回,似乎才反应过来,刚才抓住的是一团灼手的火焰。

她回到与他隔山离海的距离,面上泛起客气的假笑。

“既然如此,那自当物归原主,那画,我会尽快遣人给谢公子送回来的。今日叨扰了谢公子,抱歉,告辞了。”

**

扶萱向来做事果决,言出必行。

不出一炷香的时间,谢湛便收到了他作的那幅‘丹亭春韵’,应是她回了扶家便遣人快马加鞭送了过来。

书房中。

谢湛盯着案桌上被人多加了一个锦盒的画卷,和带着残余馨香的折扇,一时不知该如何处置。

这一个月,起初,没有折扇在手他并不习惯,身体被本能所控,伸手却抓空时,他总想起那个巧笑嫣然,心中异样闪过数次,但到底还是习惯了。

现下,她是给他还了回来,可他心中,却奇怪地,没有一丝失而复得的愉悦。

对这画,则更是没有。

再想起方才她离开前的场景,脑中愈加烦躁不堪——

她说完告辞转身即走,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转身朝他道:“谢少卿恐怕不知,我谦哥哥无辜被害,前途尽毁,如今能重拾信心,有多么来之不易,对我们扶家而言,是多么难能可贵。”

“……我邀你去,除了借你的名声,也想让你看看他现下充满希望的生活。不是每一个被邪恶摧残过的人,都能再回到正常的生活的。”

“……你断案无数,经你手而过的黑白颠倒之事,心中可有过数?你恐怕觉得自己不过随波逐流,或是无可奈何,那你供职一方官府,为了这大梁百姓,又到底做了什么?”

想及此,谢湛捏了捏眉心,自嘲一笑。

是啊,他到底都做了什么?

石清在旁侧等了半晌,见他家公子一直盯着卷轴,一会摇头一会低笑,终于憋不住,问道:“公子,是要挂起来,还是连盒子一并珍藏起来?”

“珍藏起来?”谢湛一字一句问。

“不是准夫人作的么?”石清回。

方才他回听风苑时,扶女郎将将从转角离去,不大一会扶家人便送来了这东西。扶家送的,不是准夫人作的,还能是谁?

石清的话不知哪里刺激到了谢湛,他脸色一变,伸手“啪”一声将掀开的盖子压上。

“扔了。”

“扔、扔了?”石清惊诧到舌头打结,“当真要扔?”

谢湛斜睨他,“怎么?我处置个自个的东西,还得看你脸色?”

石清理直气壮道:“准夫人若是知晓你这般不珍惜,说扔就扔,该多失望!”

一听得“失望”二字,谢湛心脏一缩。

对,那双眸子中一闪而过的神色,蕴含着的,恰是这二字——失望。

**

四月十七。

晌午还是万里晴空,午后,绵绵细雨便不期而至,且大有愈演愈烈的架势。

下值后,谢湛回了趟听风苑,换下官服,命石清取来新作的画,这才去了乐平巷。

乐平巷与乌衣巷隔了两条街,算着常规店铺的关门时辰,这时去,“墨惜书斋”应是还要营业许久。

却不料,谢湛将将下马车,就见书斋前围了乌泱泱一片人群。作为大理寺少卿,这场景他再熟悉不过,这些围观者,全是看热闹的。

石清替他撑着伞,听得内里似有吵闹声,侧眸看了一眼自家公子。

谢湛脸色暗沉,沉声:“进去看看。”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