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023章 女郎送礼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榎榎 著

连载免费

【敢爱敢恨·真美艳动人无双vs自矜自命清高·假不动如山】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扶家小女郎,与那世家大族的谢公子有了婚约。内传扶家女郎粗鄙昧金,娇贵放浪;而谢家公子风光霁月,风华无双。都说,二人相结合,是芝兰落尘泥。一开始:清风吹柳,漫天飞花,自矜高贵的的世家公子褒袖轻扬,高高在上。他敲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道:“不若,这婚事便作废处理了罢?”她:“好。”然,经过无数次你来我往前:见她娇俏可人俏地立在俊美少年身侧,目若悬珠,巧笑嫣然嫣然。凄恻摧心来的触还来防,他一咬牙:“这婚事,还没作废处理罢?”她:“?”再后:他求娶不成,眼中如鬼魅厉火持续燃烧春日迟迟,仓庚喈喈。。……

免费阅读

檐下男女默默对视,无形的拉锯在二人之间悄悄展开着,谁也不愿先屈服。

夜风徐徐吹拂,将女郎的发丝撩起来,置在空中轻轻飘荡,也将她身上甜淡的馨香幽幽吹出。

香味入鼻,终于将谢湛的神思拢住。

要送他钱财么?

未尝不可。

他鼻中轻嗤一声,而后顺水推舟,“扶女郎一番好意,我也不好推辞,那便送来一万铢罢。”

扶萱闻言眸光微惊,显然没有预料到谢湛接她这招。可她脑中灵光一闪,顿时计从心来。

“好。”她道,眼中笑意不掩。

“听说谢公子的画一幅能值八千铢,我是退你一幅,给你两千铢?还是你给我六千铢,全退你?或是,全换成钱给你?”

谢湛目光沉下。

敢情赠她的画,她不仅不收,退回他,一来一回,他还得补她六千铢?还有,她还真动了卖他画作的念头?

见他脸色不霁,扶萱心中终于好受了些。

像谢湛这样骄矜高贵的世家公子,耻于张口闭口是钱财俗物,更耻于将自己的笔墨换成钱财。她若是真卖,保准谢湛恨死她,以后再也不会给她第三幅。

扶萱心中偷笑,总算是扳回一局。

这才大方地朝谢湛递出她的谢礼。

“这是我亲手做的袖箭,送你一只,以备不时之需。”

即使是在廊檐下的暗光中,也看得出讲话的女郎眼睛灿亮,整个人美地浓墨重彩,惊心动魄。

可谢湛看了她一眼,并不伸手接她递来的东西,只是神色淡淡地地看着她的手心。

扶萱觉得他的意思很明显,他是瞧不起这个小玩意。

于是,她举起袖箭,伸直手臂,对着大门口石清站着的方向瞄了瞄,耐心说道:“这只可以射三十步远,里面有五支箭,都喂了麻药,虽然不至于见血封喉,但麻倒一个成年人,绝对不成问题。关键时刻可以保命。”

谢湛接过袖箭,一番后打量,直白问道:“今日若是我不出现,这箭便会用在余浩身上罢?”

原来他都知道啊。

话题落到余浩身上,扶萱显然兴致索然,气氛迅速下沉。

她摇头,冷淡地看着谢湛,答道:“不会。”会是另一只箭,喂了毒药的。

见谢湛收下谢礼,她不愿再多停留,便开口告了辞。

怕黑、对毒物们心有余悸的女郎不敢一人回去,偏偏谢湛这院子里一个仆人也寻不着,她走到大门处,看着站成木雕般的石清,期待地问:“石公子,能否送我一程?”

扶萱开口,石清自然不会拒绝。

他应声,转身正要抬步,便听到身后一声极淡漠的“石清”。

二人随着声音回望过去,谢湛顷长的身子立于廊下,脊背挺直如松,站成百折不摧的架势,却是背着光,面部落在暗色里,整个脸晦暗不明。

“吩咐你去取的墨砚在哪?”谢湛淡声开口。

墨砚?

什么墨砚?

何时吩咐了?

石清不明所以,思索着回:“公子,屋内有现成的。”

谢湛喉中一哽,“新取一方,现在就去。”

熟悉谢湛如石清,从外人听着冷淡无波的声音中,分明听出了几分咬牙切齿。

他“哦”了一声,“可是……”

谢湛这一番刻意吩咐,扶萱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谢湛不愿石清送她。

他本就是冷血无情的人,惯常喜欢冷眼旁观别人的脆弱。

她打断石清的话,说道:“不用了,你去罢,我自个回去。”

话说完,她头也不回地快步往自己的厢房走。

事情往预料的相反方向发展,谢湛心中颇有种失控的感觉。

看着扶萱离去的愤恨背影,石清正要转头说公子你真过分,就见谢湛沉着脸,越过他,往扶萱离去的方向,大步流星跟了过去。

石清两手一拍,啊,原来如此啊!

**

来的时候天明路明,回去就只有屋檐下随风飘摇的几盏灯,光亮微微弱弱,遥遥远远。

扶萱从谢湛的院子出来就后悔了。自己该问他要个灯笼提着的。

此刻,站在似乎是三条分叉路的路口,面对一往无前的黑黝黝,再听着空中风吹树叶的簌簌声响,扶萱通身血液凝固一般,定定地僵在了原地,手足无措。

她何曾想过,自己会有一天,过上身边没有玲珑伺候,更没有一个兄长陪伴的日子。

心中恐惧、害怕、孤单交织,她那不争气的眼泪正要涌上来,突然“啪”一声,一个活物窜到她脚边,将她本就提到嗓子眼的紧张,直接给吓了出来。

她“啊——”一声惊呼,双手捂脸,紧紧闭着眼睛,碎步往后,连连后退了几步。

直到后背碰到一个冷硬的胸膛。

谢湛嗤笑出声:“一个兔子,也值得你吓成这样?”

头顶是谢湛的冷言冷语,扶萱心中像被刺猬刺到,往旁侧迅速躲了一步。

谢湛一把扯住她,提醒道:“那处是蛇。”

这一下,扶萱彻底没了理智,“唔”一声,抬手就勾住谢湛的脖子,将整个脸埋在他身上。

她还踮起脚尖,俨然若是有东西过来,下一刻她就离地缠上他的架势。

她颤抖着身子,紧张地问:“它……走、走了吗?”

谢湛撇了一眼琉璃罐,那蛇安安静静地盘着,他实话实话道:“它没走。”

这一下怀中的人抖地更凶了。

“我、我就不该来你这谢你!”扶萱紧闭着眼,闷闷地埋怨道。

谢湛挑眉,也不告知她真相,而是好整以暇地慢悠悠道:“你不是送了我袖箭,不若,试试看,有没有用?”

扶萱搂他的力气不松反增,她催促他:“那你用啊!你快些,莫让它过来!”

两人贴地严丝合缝,此刻,谢湛只觉得心腔中的声音响彻云际,脑中意识都有了几分浑沌。

扶萱更是,心跳都蹦到了嗓子眼,全是因吓的。

走来的仆人看了一眼主院门口搂抱住的二人,还没靠近,便识趣地调头退下了。

矜贵的谢六郎,原来这么会玩……

察觉谢湛似乎半天没有动作,扶萱心中的慌乱不减,她问:“你用了吗?”

谢湛又撇了眼蛇罐,道:“应是不会过来了。”

“快走,快走!”扶萱一边催促,一边将谢湛抱地更紧了些。

搂地这般紧,他还怎么抬步?

谢湛略一思忖,问:“可要我抱……”

他的“你回去”还没出口,扶萱就急道:“要!”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