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024章 无规无距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榎榎 著

连载免费

【敢爱敢恨·真美艳动人无双vs自矜自命清高·假不动如山】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扶家小女郎,与那世家大族的谢公子有了婚约。内传扶家女郎粗鄙昧金,娇贵放浪;而谢家公子风光霁月,风华无双。都说,二人相结合,是芝兰落尘泥。一开始:清风吹柳,漫天飞花,自矜高贵的的世家公子褒袖轻扬,高高在上。他敲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道:“不若,这婚事便作废处理了罢?”她:“好。”然,经过无数次你来我往前:见她娇俏可人俏地立在俊美少年身侧,目若悬珠,巧笑嫣然嫣然。凄恻摧心来的触还来防,他一咬牙:“这婚事,还没作废处理罢?”她:“?”再后:他求娶不成,眼中如鬼魅厉火持续燃烧春日迟迟,仓庚喈喈。。……

免费阅读

一路风清夜静,星子点点,无人言语。

扶萱抿着唇,死死勾着谢湛的脖子,人贴在他身上,紧紧闭着眸子。直到感觉到有通明的光,她才敢将眼皮掀开一条缝隙。

睁眼一见,已经到了她和扶谦居住的小院,扶萱大松一口气。

“到了,到了,放我下来!”扶萱在谢湛怀中挣扎着,蹬着双腿,语气急切。

甫一落地,她就提着裙摆往前跑,还不忘朝身后的人道:“谢公子多谢,你回去罢!”

谢湛站在原地,看她头也不回地急匆匆奔到扶谦屋里,大声说“谦哥哥,可太吓人了,我差点被蛇咬了……”,哑声失笑。

当真是,胆小如鼠。

他立在原地,身上依稀还有女郎的余香,回忆起她搂住自个脖子的依赖模样,心中像有什么东西在破土而出……

扶谦的屋内并未关窗,兄妹二人的话语一句不落地飘了出来。

扶萱说:“谦哥哥,今夜我不敢一个人睡,过会我要睡在这里。”

扶谦问:“有这么怕么?都多大的人了。”

扶萱提高了声量:“怕怕怕,这地方也太多毒物了啊。我得听到你的声音才睡得着。我要是叫你,你就得应我!”

扶谦的声音也不小:“好。”

“好”字一落,谢湛眸色一惊。

堂兄妹……共居一室?

他自是不知道,扶谦的屋和隔壁的屋子中间有一扇隔门,扶萱说“睡在这处”,指的是隔门另一侧的小榻。

她关上隔门,提高音量的时候,还能与扶谦对上话,并非与扶谦真的居于一室。

可这些,谢湛看不到。

他定在原地,脑中闪过扶萱邀请他去丹亭、施救谢原、攀上扶昀的背、熟练迈进百花楼、拍谢原肩上落花、扯自个袖子、扑他身上……种种场景。

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崩塌。

他心中将将破土的欣悦,像突地遭受了沉重打击,怯懦地往来处,极速躲了回去,瞬间就消失地无踪无影。

他恍然大悟,扶萱对他的几番依赖,并非独有。

在恐惧横生的环境中,她若是害怕,对每个认识的人,她似乎都会如此。对他、对她的兄长、她的堂兄,甚至,或许,还可以对毫无关系的谢原。

喜爱饮酒、出入花楼、与旁的男郎举止亲密……

那些关于她行事放浪的传言,这时飘进来谢湛的脑中,与他的记忆纠缠在一起。

他不禁再次疑惑,她这般,行事无规无矩,往后掌管这规矩无双的谢家宗族,当真可以么?

夜凉如水,凉不过谢湛眼底的冷意。

谢湛黑沉着脸回了自己的院子,在经过那个蛇罐时,他摇头自嘲一笑。

想太多。

**

翌日,明月山庄正门。

管事领着众人,神色恭敬地垂首站着,送别谢湛与他的准夫人。

谢湛用折扇掀起马车窗帘一角,在缝隙中看了一眼,扶萱搀着扶谦的胳膊十分缓慢地朝扶家马车走,眉眼带笑,一副亲昵。

根本没往他这处看上一眼。

他一时竟然想不明白,自个来这明月山庄一趟,究竟是来作甚来了。

他轻嗤一声,收回折扇,冷声开口:“石清,你还杵着做甚?”

这样的语气,不难听出满满责备的意味。

车辕处的石清脊背一凉,待反应过来,公子这是不等扶家了,只好扬起马鞭,驾车往前。

扶萱见谢家马车突然离去,吃了一惊。

本想开口喊一声“谢公子”,可一想到还有山庄如此多人在场,只好作罢,抬手朝着谢湛的马车背影挥了挥。

**

暖风吹拂间,落尽梨花春已了,倏尔,又是半月过去。

“白籍”改“黄籍”之事,并未因云裕山庄的打人事件这一小小的意外便搁置。

余家背靠皇后,因有太医诊断而免了打人的罪,旁的人,却没有这般手段和幸运。

“杀鸡儆猴”的目的不仅没达到,反而让此政策的执行力度愈加增大。

太尉扶以问手段强硬。

他不仅要求左民,在清查白籍户口之时,记录地比此前更加详细。还派兵士护送每一个前去登记户口的官员,且责令士兵不可离官员的身一步,若是遇有违抗者、不配合者,士兵们可即刻行武动手。

自然,这些派去的士兵只为做做样子。

世家即使自有部曲,在朝廷这般大张旗鼓的行事作风之下,明面上,绝对不会与代表穆安帝的军士大动干戈。

户籍转换的政策从京畿起,扩展落实到大梁十州。

在扶以问亲自带队下访十州,掌管官员考核的吏部尚书随队而行的情况下,隐匿户口的庄园之主,但凡被查出,即刻便受到了惩罚。

大梁的大部分土地上,户籍之事终于贯彻落实,扶以问和扶以言这才终于能返回京都。

骄阳满天,丽风和暖。

扶家主院的书房门口。

时隔一个月余,再次见到自己的伯父和父亲,扶萱按捺不住心中的欢喜,如离弦之箭,直朝他们冲了过去。

“伯父,阿父……”

“慢些,慢些!”扶以言一手负背,一手指着红衣女郎跑来的方向,佯装训斥自己的女儿,“这般模样,成何体统?”

他身侧,扶以问朗声大笑,张开双臂迎接扑上来的小侄女。

扶家两房,一共七个男郎,独独就只这么一个俏皮可爱的小女郎,谁能不爱呢?

扶以问姿貌甚伟,声音豪气宏亮:“哈哈哈!在我们扶家,萱萱还需要哪门子束缚人的体统规矩?”

“兄长,你啊,老惯着她。”扶以言没甚威力地埋怨,脸上却是挂着无比温和的笑容。

扶萱见扶以问张臂,如终于跳脱笼中的一只猫,力扑向前,直将她放松下来的伯父扑地往后退了两步。

“哎哟!伯父老了,老了,你再窜起来,我都抗不住了。”扶以问边退边说道。

扶萱从扶以问身上落下,故意去拔他的八字胡,说道:“伯父,那我炼了返老还童丹,要吃吗?”

“就你那点手艺,还不得毒死我。”扶以问捂住自己的胡子,委屈埋怨。

扶以问话毕,跟来的嘉阳长公主和几个堂兄心照不宣地咳笑了起来。原因无它,皆因扶萱口中的仙丹,乃是黑的、糊的、苦的、甚至有次误加了巴豆的糕点。

扶萱被众人笑地羞红脸,不满地哼了声,抬着下巴,毫不退怯,对笑她的家人做鬼脸。

“无论你们怎么说,我也不会放弃的,往后我还会做,你们就等着‘享受’罢!”

扶以问露出嫌弃又好奇的神色,问道:“这次又做了什么毒玩意儿?”

扶萱道:“这次是真毒,我做了‘五毒饼’。”

“你不怕了?”扶以问瞪大了圆亮的眸子。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