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026章 恍然大悟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榎榎 著

连载免费

【敢爱敢恨·真美艳动人无双vs自矜自命清高·假不动如山】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扶家小女郎,与那世家大族的谢公子有了婚约。内传扶家女郎粗鄙昧金,娇贵放浪;而谢家公子风光霁月,风华无双。都说,二人相结合,是芝兰落尘泥。一开始:清风吹柳,漫天飞花,自矜高贵的的世家公子褒袖轻扬,高高在上。他敲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道:“不若,这婚事便作废处理了罢?”她:“好。”然,经过无数次你来我往前:见她娇俏可人俏地立在俊美少年身侧,目若悬珠,巧笑嫣然嫣然。凄恻摧心来的触还来防,他一咬牙:“这婚事,还没作废处理罢?”她:“?”再后:他求娶不成,眼中如鬼魅厉火持续燃烧春日迟迟,仓庚喈喈。。……

免费阅读

青天朗日下,余浩竟然敢明目张胆地告诉她,他想糟蹋她。并且,还要借此逼迫她嫁给他,毁她一生。

天理究竟何在?

扶萱气到口中泛苦。

她心知余浩这般的流氓之徒,根本不能与其正面交锋,否则他若是当众对她动手动脚,损伤的只会是她自个的颜面。

她定了定神,问道:“你就不怕,我将你的话告诉谢六郎么?”

余浩冷笑一声,“说了又怎样?他会因你同我余家翻脸?你以为你在谢家、在谢六郎那算个什么玩意儿?不过就是个赐婚,没了就没了,还当他非娶你不可?”

一句话如当头淋下来一盆冰雹,扶萱面色乍变。

真是,痛入皮肉,又凉彻心扉。

先前,她心中隐约有些期待,期待谢湛此人,待她略有不同。那样的话,她即使嫁入不待见她的谢家,但终归有夫君照拂,日子也不会太难过。

可事实上,谢湛待她,真有不同么?

自明月山庄回来,已过大半月,她递过去那个邀他的帖子,他至今没回。

他那冷冷天上月的态度,有哪里,算是对她不同了?

她不是不知道谢家对她、对扶家的态度,不是没想过余浩口中这些话。

只不过,被人这般直白地当面说出口,与她自己揣摩的,毕竟不同。

好比是,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她衣不蔽体,努力躲在一扇屏风后,妄图来往人们忽视她的存在。大部分人都或有意、或无意地安静掠过,没刻意朝她注目,偏巧一个人出现,强势地“刷拉”一声,推掉遮掩她的屏风,嘲笑她:“别自欺欺人了!屏风是透明的,我们早就一清二楚地看到你了!”

她不得不暴露在众人面前,满心皆是羞愧,委屈,愤怒。

余浩见她如此,心知说到了关键处,但他不仅没顾及她的颜面见好就收,反而越说越来劲。

“你以为你们的婚约很重要么?建康城谁人不知,谢六郎与那王家女才该是一对儿啊。谢家那嫁入王家的女郎不是都夸二人才情登对?”

“扶女郎,认清现实,你就是嫁过去,迟早有一天也会被人弃的!还不如啊,趁早跟了我,我保证不休你,还会好吃好喝地供着你!”

扶萱沉默不语。

余浩这番话,道理是有几分,目的却也不纯。

她与谢湛如何,与她跟不跟他余浩,是两码事。这人是无恶不作之徒,她怎能屈服?

扶萱双手紧攥着发抖,她情绪有些失控,心知不能再与余浩这般,当众纠缠下去。

故而,她的话语平静,实际却含着几分威胁:“余公子,那日在书斋你应该看得很清楚罢,谢六郎待我就是不同的。我现在是他未婚妻,他不会对我的事坐视不管的。”

她说地信心满满,余浩不觉有了几丝心虚。那日,谢湛是确实为了她,不惜对他动了手。

他还在兀自琢磨扶萱话中真假,又听扶萱说:“余公子,谢六郎过来寻我了。”

余浩转身朝乌衣巷口看了一眼,果然,遥遥走来的一群贵公子中,最中间打头的便是谢湛。

他在谢湛那已是有了一次记忆,现下可不想被他看到,他在勾搭他的未婚妻。

他朝随从一挥手,喊了声“走”,领着几个黑衣大汉,便脚步匆忙地往朱雀桥另一头走去了。

余浩一行走后,玲珑连忙上前扶住扶萱,见她脸色苍白,急急问道:“女郎你没事罢?”

扶萱摇头,压着心头被余浩威胁出来的恐惧,看向谢湛一行人来的方向。

她以为谢湛会走来与她言语几句,哪知谢湛看了她一眼,跟不认识她似的,继续迈着步子,被众星拱月般,高调地从几步外径直走了过去。

瞧瞧,这高高在上的世家贵公子,哪能对她另眼相待?这不是痴人说梦么。

余浩的话再次浮出来脑海:

“他会因你同我余家翻脸?”

“你在谢六郎那算个什么玩意儿……”

“他们才是一对儿……”

“迟早有一天也会被人弃……”

谢心姚的那句话亦是跳了出来:“谢府的少夫人,不是谁都能当的。就是当上了……”

原来如此!

扶萱恍然大悟。

谢心姚的那句话,完整的,应该是:“就是当上了,也不一定当得久。”

谢湛当时打断谢心姚,是因为,他也是这般认为的?

那么,这场婚约算什么?

短暂的逢场作戏?临时的圣意屈服?

她不是喜欢擅自揣摩旁人的人,想到这处,她便提裙跟了上去,正要喊一声“谢公子”让他停下,与他问清楚,桥对面,一声亲切的“六郎”传了过来。

还是那个得人尊敬的谢家驰名才女,她身旁一起的那个,还是身着鹅黄衣裳的娴雅女郎。

扶萱提唇,一声自嘲轻笑。

还用得着问么?

五月五,仲夏端午,飞龙在天,大吉大利的佳节,她没能将他约出来,盖因,他早有别的约要赴。

在谢湛那处,自始自终,自己本就是多余的那个啊。

扶家人捧在手心的小女郎,绝对不会是谁的附属,不会成为谁的将就,不愿爱她的人,她不要去屈服。

娇艳妩丽的女郎站在桥中央,初夏的风吹来,她双颊边细发轻飞,她腰间红艳艳的大带和披帛一起,高高飘扬起。

玉面无瑕,婉立娇笑,目含秋波,宛如艳阳普照。

她美成下凡的仙女子,过往行人纷纷驻足观赏。

他们看她目光落在桥下,一个风姿如玉的白衣郎君身上。

女郎看着自己的未婚郎君,正阔步朝旁的女郎走去,她扯下腰间替他做的香囊。

似有感应般,谢湛回头。

见扶女郎傲傲然立在朱雀桥中央,周遭流动的人群恍若突然不见,嘈杂声音倏然消失,广袤世间,一时只剩她与他遥遥相望。

她朝他淡淡地笑,眼底意味不明。

她将手中香囊轻飘飘地、毫不留恋地掷入了桥下,优美的弧度划过,随着其实听不见的香囊入水的“嘭”一声轻响,她利落地潇洒转身,背影决然。

没人告诉他,谢湛就是知道,她丢掉的,是她要赠送给他的香囊。

人群复流,声响复起,他有一瞬间的冲动朝那背影追过去。

“六郎。”

“长珩!谢长珩!”

众人叫了半晌,见谢湛恍若未闻,目光无聚,看着无甚特别的桥面纹丝不动,周阅狠下心,朝谢湛胳膊给了一拳头,这才将他打清醒回来。

“看什么呢?快些,都等着你!”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