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027章 自己处理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榎榎 著

连载免费

【敢爱敢恨·真美艳动人无双vs自矜自命清高·假不动如山】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扶家小女郎,与那世家大族的谢公子有了婚约。内传扶家女郎粗鄙昧金,娇贵放浪;而谢家公子风光霁月,风华无双。都说,二人相结合,是芝兰落尘泥。一开始:清风吹柳,漫天飞花,自矜高贵的的世家公子褒袖轻扬,高高在上。他敲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道:“不若,这婚事便作废处理了罢?”她:“好。”然,经过无数次你来我往前:见她娇俏可人俏地立在俊美少年身侧,目若悬珠,巧笑嫣然嫣然。凄恻摧心来的触还来防,他一咬牙:“这婚事,还没作废处理罢?”她:“?”再后:他求娶不成,眼中如鬼魅厉火持续燃烧春日迟迟,仓庚喈喈。。……

免费阅读

谢湛忙完一年一回与恩师的见面,领着师兄妹们作了诗集,亲自写了序,将汇编的诗集赠予恩师,这才总算歇了一口气。

“六郎可要去观看龙舟赛?”王芷怡看向谢湛,大胆问。

“不了,七女郎自便。”谢湛回。

又是没有多余的一句话。

王芷怡暗暗咬了咬唇,递出袖中的香囊,“这是三嫂与我一起做的,内里是白芷、丁香,作驱蚊辟秽之用。”

又补充道:“王家男郎每个都有的。”

锦香囊,虽有恒久的祛邪祈福的寓意,但男女之间相赠,则有“为表花前意”的意思。

王芷怡明白,谢湛自然也懂。

一语话毕,寂静无声。

王芷怡忐忑地看着谢湛,见他看着自个手尖,似是眸光微动,她不觉心中一喜,正以为谢湛会接过去,下一刻便听他道:“不必。我不喜佩戴这些。”

谢心姚见状上前,“七妹,我们可是到处寻你呢,余女郎带了纸鸢,我们也去放一个,走罢。”

谢心姚递来的梯子恰到好处,王芷怡顺势便与谢湛道了别。

众人散去,老规矩,周阅、王子槿与谢湛三人又凑到了一起。

谢湛留了二人,唤了石清走到一旁,想开口问,蓦地又反应过来,自己又在做什么蠢事情,旋即薄唇紧抿,阴沉下脸。

见谢湛欲言又止,石清主动道:“扶女郎与张女郎一起走的。具体去了何处,不清楚。”

谢湛斜睨了石清一眼,表情明晃晃地表示着“与我何干?”

石清不服气地看了谢湛一眼,在他身后撇了撇嘴。

见好友回来,周阅没骨头似的,靠在凉亭柱子上,开口问:“同我一并去喝个小酒,如何?”

周阅此人面如傅粉,唇若抹朱,同是一双桃花眼,与谢湛那清高冷肃的隐忍不同,他眉尾微抬,似笑非笑,天然一段毫不掩饰的多情神韵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风流,尽数悉堆眼角。

常在烟花之地流连忘返的周六郎,口中说的喝小酒,自然不是去干净地方单纯喝个酒,而是那些有歌舞娱乐为伴的花楼、花船了。

附庸风雅之地,有不少才艺双绝的花娘。

在甲乙丙多种等级中,周六郎这般身份与才韵的,自然能陪伴他的,皆是一等一的才华姿容俱佳的头牌了。

她们不仅会文雅风情,还懂得唱和客人所作的诗词。就比如,这大梁许多郎君才华横溢名声,便是通过花娘的唱和传出名的。

连谢湛作的诗,也被周阅“出卖”过。他那“风华第一人”名声,少不得这些人推波助澜。

知晓周阅言下之意,王子槿连连摆手,“使不得,使不得,我怕我表姐回头知晓。”

周阅讥笑他:“还没成亲呢,你就这般畏首畏尾。成了亲,岂不是都不敢出来见我们了?”

又想起谢湛也有婚约,周阅摇头叹道:“嗳,你说说你俩,都是要成婚的人了,怎一次都不去体会体会。”

谢湛闻言看向王子槿,问:“你的亲事定了?”

王子槿眉梢眼角上得意不掩,本就明亮如少年郎的眼睛更是熠熠发光,他笑出唇边梨涡,“我父亲同意了,改日便遣媒婆上门。”

“今日不去寻她?”谢湛不动声色地问。

王子槿毫不犹豫地回道:“去的。可她现在没空,正在忙着放纸鸢。”

“嗳?谢长珩,你不对劲啊,你从不过问我这些事情啊……”话说一半,王子槿似乎发现了什么重大秘密,大声嚷道:“啊!对对对,我表姐与扶女郎一处呢。嗳,我说呢!”

周阅露出鄙睨神色,直起身子,潇洒往前,“都去吧,都是重色轻友的!我也去寻我的知己喝酒咯。”

**

碧草萋萋,岸堤平平,江天晴晓。

翩翩郎君一白一青两身窣地春袍,款款而来时,扶萱与张瑶正在青草坡上并肩而站,各自扯着一条纸鸢线。两人都高高昂着头,看着天上一尾金鱼和一只喜燕。

“萱萱,余浩那般明目张胆,你可想到了该怎么办?”张瑶问道。

听了扶萱今日遭遇余浩的一番话,此刻因替好友发愁,她的温柔眉眼蹙了起来,更显得我见犹怜。

扶萱转头看她,反而宽慰道:“船到桥头自然直不是?我今日将将威胁过他,料想近日他也不会再来找我,且见机行事罢。”

张瑶连连摇头,“余三郎那个人可不是好打发的。你没来建康之前,他已经害过不少人了。曾经强抢了一家定了亲的民女,玷污了人家不说,还把……把人给弄死了。”

“死、死了?”扶萱讶异问。

张瑶点头,“听我说完。赔些钱、道个歉、将人好好安葬便也罢了,他偏偏去威胁人家的家人,那家人想不过,去京兆郡报案,结果余浩狡辩说是那女郎勾引他在先,苦于没有证据,那家人最终走投无路,去服毒自尽,差点绝后。”

扶萱怔怔看着张瑶,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

勾引他在先?

易地而处,事到临头,若是余浩也这般污蔑她,她可有别的脱身办法?

“此事你要不要告知谢六郎?”张瑶问,“他毕竟是大理寺少卿,应是有办法的。”

扶萱忆起今日他与她擦肩而过的模样,不假思索地摇头,诚实道:“他与我本就没有情意,我若是讲这些,只会让他觉得我与旁的男郎有牵连,不合适。”

相识多年,张瑶自然知晓,谢湛此人清冷又不近人情,并不是侠肝义胆的性子。听得扶萱一说,她不免心有赞同。

“此外,谢家这边亦是。若是知晓我遭遇这般事,只会对扶家的成见更深。”扶萱补充,然后下定决心一般道:“此事我会自己处理。”

“你不准备告诉家人吗?”张瑶问。

扶萱摇头,“户籍之事将将有所突破,现下伯父和三堂哥、哥哥都忙于开办学堂之事,阿父在落实今年的官吏考核,不能打扰他们。几个堂哥在外,在京都的大堂哥、四堂哥全都是冲动性子,我若是一讲,保准他们即刻冲到余家,与人剑拔弩张,到时候只会弄巧成拙。”

“可你一个女郎,又怎么处理啊?”张瑶皱紧了眉头问道。

“我若是需要你帮忙,你可会帮我?”扶萱不答反问。

“会!”张瑶抿唇,毫不犹豫地认真点头。

“我准备……”

“表姐——”王子槿骤然一声大喊打断了扶萱的话。

她与张瑶一同看过去,王子槿面带笑容,正大步朝二人走来。

他身后,茵茵青草尽头,凉亭边,谢湛一身白衣绣翠竹,神色淡淡地朝她看过来。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