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028章 欺人太甚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榎榎 著

连载免费

【敢爱敢恨·真美艳动人无双vs自矜自命清高·假不动如山】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扶家小女郎,与那世家大族的谢公子有了婚约。内传扶家女郎粗鄙昧金,娇贵放浪;而谢家公子风光霁月,风华无双。都说,二人相结合,是芝兰落尘泥。一开始:清风吹柳,漫天飞花,自矜高贵的的世家公子褒袖轻扬,高高在上。他敲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道:“不若,这婚事便作废处理了罢?”她:“好。”然,经过无数次你来我往前:见她娇俏可人俏地立在俊美少年身侧,目若悬珠,巧笑嫣然嫣然。凄恻摧心来的触还来防,他一咬牙:“这婚事,还没作废处理罢?”她:“?”再后:他求娶不成,眼中如鬼魅厉火持续燃烧春日迟迟,仓庚喈喈。。……

免费阅读

一阵大风不期而至,纸鸢线从分心的扶萱手中忽地松掉,红蓝相间的喜燕没了牵扯,越飞越高。

身体本能驱使,她提起裙裾往前奔跑了几步,试图去捉住那飞到半空中的线团,一番努力,却是徒劳。

待回神,扶萱“呵”一声笑了出来。

本就抓不住的。

纸鸢是这样,人也是这样。

王家、余家、周家的女郎们远远而来,谈笑风生,嘻嘻闹闹,扶萱似乎懂了谢湛前来的缘由。

她可没兴趣当个看客,看未婚夫与旁人吟诗作对。

她转身,朝张瑶道:“瑶瑶,我想回家了。”

张瑶知她今日兴致不高,便点头说了句改日再聚。

扶萱“嗯”了声,叫来玲珑,径直往凉亭另一个方向走去。

谢湛眯起眸子看了半晌,直到那抹红衣消失在视野,仍旧有些不明所以。

先前不是她约他么?

如今他都出现了,她还跑什么跑?

回听风苑后,谢湛从楠木书架最中间那层的两本典籍中间,抽出扶萱香味犹存的帖子。

他缓步走回花梨木阔书案,在圈椅上坐下,摊开那描花请帖。

不若女郎们惯常喜爱写的娟秀小楷,她这一幅行书鸾飘凤泊,颇有潇潇洒洒、毫无拘束的韵味,像极了那副娇气多变的性子——

“当待夏起,草木蔓发,青山可望,能就丹亭从我游否?”

短短一句话,他仿佛都能看见,她小脸微抬,澄澈明亮的眸子盯着他,那语气,肯定算不得温温柔柔,而是惯常的半噌半娇:“谢公子,那丹亭,你到底还去不去啊?”

夜风习习,案桌上的琉璃盏光线和暖,投射在谢湛鸭羽长睫上,照出一片阴影,盖住了如渊黑眸中的情绪。

仿佛掩着那些朦朦胧胧的不可为人道的心思。

他提笔落字,亦是用行书回了她。

笔杆落在五峰白玉笔床上,谢湛淡声开口:“石清。”

石清闻声进入书房,“公子。”

“送扶家。”

“现在?”石清瞪眼问道。

他家公子从外回来便在这坐了整一个时辰,现下已是戌时,送过去准夫人也不一定看啊。

谢湛瞥了一眼滴漏,轻咳一声掩饰尴尬,“明日罢,让她不用回贴,当面与你讲。”

石清应是。

**

翌日,石清就这帖子来回话,说是,扶女郎说的是:

“没空。”

谢湛褪官服的动作一僵。他不可置信地转身,想从石清脸上看出什么别的东西。

石清被他那剐肉般的眼神吓地通身僵住,站地比任何时候都直挺,唯恐战火殃及他这一小尾池鱼,重复道:“准夫人就是这么说的。没空。”

“我没说哪天。”

谢湛声音冷淡生硬,仿若拒绝他的人不是扶萱,而是他石清。

石清恍然大悟。

此刻才认清,若不是他没有选择,他断然不会接,公子与准夫人之间传话这种,稍有不慎便引火上身的任务。

谢湛闭了闭眼,深吐了一口气。

当真是,接二连三被那人嫌弃。

行,可真行!

他“刷”一声扔掉官袍,只剩一身雪白中衣,也不知哪里来的越挫越勇的勇气,突地提高了声量:“你明日再去问一次。”

这番话,倒像是发话让他去审犯人,石清还能说什么?

他预感得到,同样的问题,从扶女郎那处,一定会得到同样的回复。

故而,他硬着头皮问了句:“公子,要不要定个具体日子?”

谢湛算了算,一连报出几个:“明日,五月十三,五月十八,五月二十三。”

石清一听,霎时明了,公子这是要将所有休沐日都腾出来,要堵扶女郎拒他千里的嘴了。

再不愿触霉头,他跟领了圣旨似的,脚步生风,火速溜走。

**

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然。

五月十三,刘府。

嘉陵长公主的芙蕖宴如期举行。

因正值京兆郡刘耽休沐,芙蕖宴的请帖便比平素散地广了许多。

嘉陵长公主邀请了建康城内赫赫有名的王、谢、余、周、张几大世家的家主夫人,刘京兆还顺带将自个的请帖递给了那些家主们,甚至,还放话,欢迎小辈们出席。

这一下,一个普通的花宴,顿时变成了几大世家的隆重聚会,成了建康城内不可多得的初夏盛宴。

因嘉陵长公主和嘉阳长公主的姐妹关系,新晋士族扶家自然也在受邀之列。

夏风和暖,拂柳扇花。

如大多数花宴一般,男郎们聚众对饮清谈,女郎们则自顾自赏花游玩。

因是初夏,芙蕖尚未大开,接天莲叶之间,间或冒了几只粉白花苞,点缀在无穷碧色之上,零零落落,不可多得。

“瑶瑶,我们不若去湖心看看,你看,那处有几只小船,我们可以撑过去。”

眼见着湖边的芙蕖实在太稀少,扶萱动了泛舟到湖心摘花的心思。

“我不会泅水。”张瑶垂眸担忧道,“若是船翻了,可如何是好。”

“我会啊!两个月前,我救谢原的事,你忘了么?”扶萱笑道,拉着张瑶便往泊舟处走。

船体很小,加上两位好友有意独处,便打发了婢女们全去了设宴处等着。

扶萱先将张瑶牵上小舟,自己也跟了进去。

一叶扁舟,飘飘荡荡。

两个女郎面对面坐下,头抵着头,垂着首,低声交谈着如何使用手中的桨,突地,小舟猛然一抖,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游湖这种事,怎么能少了老子啊,啊?”

扶萱背脊一僵,浑身像被一条毒蛇盯住一般,恐惧顿时蔓延开来。

她拉住张瑶的手,转身看着身后的人,问:“余公子,你来干什么?”

余浩勾起半边唇笑起来,似乎听不懂扶萱的质问,而是就她的问题答道:“不都说了,游湖啊,游湖!”

余浩说着话,往前迈了一步,恰巧站在扶萱身边,他作势要在扶萱身边坐下,扶萱猛地一下站起身,小舟猛烈地晃了起来。

“萱萱!”

眼见着扶萱起身后根本站不稳当,张瑶急切一喊。

扶萱自小跟着兄长们摘花拔藕,应付这点晃动不在话下。她迅速弓起腰,往张瑶身边过去,一眨眼,便与张瑶坐在了一起。

“无事,别担心。”扶萱安抚张瑶。

张瑶看着余浩,冷声道:“余公子,莫要欺人太甚。”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