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029章 知情识趣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榎榎 著

连载免费

【敢爱敢恨·真美艳动人无双vs自矜自命清高·假不动如山】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扶家小女郎,与那世家大族的谢公子有了婚约。内传扶家女郎粗鄙昧金,娇贵放浪;而谢家公子风光霁月,风华无双。都说,二人相结合,是芝兰落尘泥。一开始:清风吹柳,漫天飞花,自矜高贵的的世家公子褒袖轻扬,高高在上。他敲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道:“不若,这婚事便作废处理了罢?”她:“好。”然,经过无数次你来我往前:见她娇俏可人俏地立在俊美少年身侧,目若悬珠,巧笑嫣然嫣然。凄恻摧心来的触还来防,他一咬牙:“这婚事,还没作废处理罢?”她:“?”再后:他求娶不成,眼中如鬼魅厉火持续燃烧春日迟迟,仓庚喈喈。。……

免费阅读

余浩闻言哈哈大笑了几声。

而后坐在两位女郎对面,将腿粗放地张成大开大合的样子,没有一点世家贵公子的形象。

高声道:“爱美之心嘛,人皆有之。老子就是看她长的美,怎的?你他娘没她美,是不是嫉妒我看她了?”

张瑶从小在最重规矩的贵女圈中长大,哪听过这般粗鄙之语?她被余浩这般一问,顿时气红了脸颊。

扶萱心知再这般下去,又要闹出事情来,故而,她抓起自己的双面绣萱草锦扇,捂上半张脸,拉长了尾调,“哎呀”了一声。

她的声音本就是且娇且媚的音色,现下被她特意捏着嗓子,“哎呀”里的娇媚愈发明显,就是对女人见多识广的余浩,听到耳朵里,也不觉酥麻了尾椎骨。

余浩的“见多识广”,跟其复杂的身世不无关系。

余家有三房。余浩是三房余冰庶妹所出,因其父母早亡,从小便被母舅养在身边,本是他姓,后被过继到余冰名下,当做了余冰亲儿子。

余浩从小被余冰养地散,并且上头还有两个余冰的亲生儿子,无论怎么努力也超越不了,索性就不努力了,行事粗放,不学无术,成年后更是无法无天,好色好玩。

真正的世家贵女,其实也瞧不上他这种人。议亲时,世家大族也知他身世和品性,优先考虑的,也是余家旁的公子。

年方二十四,娶妻之事上一直高低不就,便越发放浪形骸,堪称得上百花丛中过的人。

混迹花丛多年,见惯了风月场所花娘们的媚惑勾引,作为世家公子哥,自然也常在各个场合见识过贵女们目中无人的骄矜。

偏巧,眼前这个扶萱,将两边的优势都占了个遍。顶着一身贵女身份,绝色皮囊之下,却与真正的贵女大有不同。

又纯,又欲。

又娇,又媚。

最是诱惑人。

待余浩看向她,扶萱移开锦扇,勾起红唇,双眸深情又羞涩,看着余浩,噌道:“余公子,哪有这般夸人的。”

一笑百媚生,便是眼下之景了。

余浩像被一个无形的钩子勾住了眼睛,双目直楞地看着扶萱。

听她娇声继续说道:“我这人一直都喜欢知情识趣的公子,这点,瑶瑶最清楚了。”

张瑶听扶萱提她,又感觉袖中的手指被扶萱捏了捏,立刻明白了好友的意思。

她努力定了定神,表情未变,配合道:“可是你被赐婚,谢家那位与知情识趣的公子相距甚远,真是可惜。”

谢湛清高冷情,全建康人人皆知。张瑶此话一出,余浩不疑有他,只觉得二人的意思是扶萱不喜谢湛那样的。

张瑶说完,扶萱垂着眸,面露难色,便更印证了余浩的想法。

片刻后,扶萱抬眸期待地看着余浩,“余公子既有这般心意,那,可能等我一等?”

余浩心下立时爬上几分激动,脱口问:“什么意思?”

扶萱道:“端阳节那日余公子的话,我后来仔细想过了。我是个喜爱享乐、喜欢自在的人,我爱财,爱酒,没规矩。我觉得余公子的话说的不错,谢家不喜欢我这样的,谢六郎喜欢的,也是王女郎那般淑女才情。所以,我也在想,怎样才能避免这门亲。”

她说的真心实意,余浩自然从她的脸上看不出来任何撒谎的痕迹。

但他面上仍旧将信将疑,“你说真的?”

扶萱莞尔一笑,“真不真,过段时间,余公子就知道了。只是……”

她有些为难,停了下来,这一停顿,自然引地余浩好奇心大发。

他再次问道:“只是什么?”

扶萱道:“谢家势大,我们扶家惹不起,我需要时间处理这些。若是余公子真心觉得我好,愿意宠我疼我,不如待我自由时再来。我愿意嫁给知情识趣的夫君。”

除了余浩强行拖拽扶萱,欲逼迫她陪他饮酒那回,自始自终,扶萱倒是并未与余浩有过争执,明面上从没有显露过对他的抗拒,加上她这番话真挚诚恳,自然能有几分打动人。

况且,人们历来便愿意听到自己希望听的,见到自己希望见的。

听到这番话,余浩心中没有触动,根本不可能。

他虽是混,别的不说,“知情识趣”这几个字,在女人堆里,他到底还是磨练出来了几分。

他探究地凝视扶萱,想从她脸上看出,她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

可扶萱一张绝美的脸,天生便有比旁人更好的优势,加上从小在男郎堆里混大,撒娇卖俏更是信手拈来。

男郎看过去,她自然知道怎么应对。

余浩直直看她,她也不娇羞,而是微微“哼”了一声,几分生气道:“余公子这番模样,不就是不相信人么。”

这般带着撒娇的问法,余浩怎可能当面说他不信,只能说他没有不相信。

扶萱换上一副信任他的神色,笑脸相迎,美目盈盈望住他,大大方方道:“三日后我生辰,余公子可来喝酒?夕照湖,酉正二刻。”

……

余浩一走,扶萱颤抖着手,抓起桨,卖力地划了几下,直到确认划到岸上的人跳不到船上的距离,她心中绷着的那根弦才彻底松掉。

“瑶瑶……”扶萱低低唤了一声,立刻便红了眼眶。

她的一只手之前一直握在张瑶手中,冷汗泠泠,张瑶岂能不知,她故作坚强的表面下,心底是极度的恐慌。

“难为你了。”张瑶柔声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人已经走了。”

扶萱眼泪涌出眼眶,低落道:“我真讨厌这里……仗势欺辱人,视人如敝屣。”

张瑶知道,“这里”是指建康。

扶萱自进了建康城,被人讽,被人刺,虽然回回她都机智地回敬了回去,可人心都是肉长,哪能毫无波澜?

现下还因那云裕山庄的白籍之事,几番巧合之下,惹上了余浩这么个狂恶之徒,对她垂涎三尺。按他那混账劲,还不知要如何害她。

当真是,承受了这二八年华,不该承受的许多。

张瑶轻拍扶萱的背安抚,待她收了眼泪,情绪平复,这才边聊着扶萱生辰的安排,便抓起小桨,准备往湖心去。

“表姐,等等我!”

一声响亮的叫喊传来,叫停了女郎们手中的划桨动作。

见岸上是王子槿和谢湛二人,张瑶小脸一红,绞着帕子,低声道:“谁要等你。”

这声低声的呢喃,传到扶萱耳朵里,扶萱俏然一笑。

她凑近张瑶耳朵,悄声问道:“王夫人,真的不等你的‘夫君’么?”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