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032章 最是规矩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榎榎 著

连载免费

【敢爱敢恨·真美艳动人无双vs自矜自命清高·假不动如山】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扶家小女郎,与那世家大族的谢公子有了婚约。内传扶家女郎粗鄙昧金,娇贵放浪;而谢家公子风光霁月,风华无双。都说,二人相结合,是芝兰落尘泥。一开始:清风吹柳,漫天飞花,自矜高贵的的世家公子褒袖轻扬,高高在上。他敲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道:“不若,这婚事便作废处理了罢?”她:“好。”然,经过无数次你来我往前:见她娇俏可人俏地立在俊美少年身侧,目若悬珠,巧笑嫣然嫣然。凄恻摧心来的触还来防,他一咬牙:“这婚事,还没作废处理罢?”她:“?”再后:他求娶不成,眼中如鬼魅厉火持续燃烧春日迟迟,仓庚喈喈。。……

免费阅读

嘉陵长公主的芙蕖宴,本是因得了嘉阳长公主提议,为了探谢家对两家婚事的口风而办,未曾想,因刘耽一番请帖广散,各高门士族几个辈分的人,但凡有空有兴趣的,全数来了。

毕竟,这几大世家全数住在乌衣巷,要来刘府,用不了多少时间,片刻便至。

一时间,刘府芙蕖湖边人头云集,一个普通花宴,不知不觉变成了隆重盛宴,嘉陵长公主也不好开这个口了。

小辈们去了湖边欢花游船,几位家主夫人就玩起来叶子戏。

说起来,这种参与人数从三人至十人不等的纸牌游戏,文雅又有趣,简直是妇人们的聚会上不可多得的优良娱乐方式。

这游戏不但可以联络感情,还能借着游戏中的空当,在正儿八经场合中不适合提的,那些张家长李家短的话,状作无意地轻易摆谈出来。而即使问地、答的不合适,在牌桌上,也能视作玩笑,一笑置之,无伤大雅。

这不,谢夫人便在拿牌间隙开了口。

“陵郡公夫人,听说六郎好事将近,该当恭喜。且说还是亲上加亲的,实属难得。”

陵郡公夫人指的是王夫人余氏,当今皇后的嫡亲长姐,王家家主王成弘之妻。王成弘官拜太宰,被封陵郡公。

谢夫人与王夫人本是亲家,谢家长女谢心姚是王夫人的三儿媳,王家二女郎又嫁给了谢四郎。但豪门贵妇相交,称对方的夫家爵位则是一种礼貌与尊敬。

王子槿和张瑶的亲事,不过是谢夫人自己的猜测。

一则,在三月十三谢府办的雅集上,她见过王子槿和张瑶举止非一般表姐弟的亲密。二则,谢心姚无意间撞见过媒婆到王府后宅,回谢府时与她谈过。

谢夫人虽是恭喜她,话也说地隐晦,王夫人心中却是不太喜欢。

世家望族相交,明面上沾亲带故、互相支持,实则上,不过是为了联合起来制衡皇族,利益驱使所为而已。

在统一对抗皇族这个基本之外,私底下,各大世家谁又不想成最大最强的那家,占那赫赫之位?

故而,前朝上,家主们互相暗暗较着劲,看谁爬地更高。私底下,许多事做起来,也都防着别家偷窥。

王子槿的事,三日前才定下媒婆,消息这般快便飘到了谢家人的耳朵里,这王家往后,岂不是但凡有个风吹草动,都能被人知晓?

虽是不悦,明面上,自然一丝也不会表现出来。

王夫人悦声感谢道:“多谢京郡公夫人。嗳,谁说不是呢?六郎这头事毕,总归了了我一桩心事。”

周夫人忙问:“王六郎是出了名的温柔郎君,是哪家贵女这么好福气?”

王夫人道:“侯夫人过誉。不是旁人,是我亲侄女张家二女郎。六郎自小便倾心她这表姐,及冠后便是非她不娶。不过,也算青梅竹马的情意,我也是放心的。”

无论说者是不是无心,在场的听者,皆是有了意。

“青梅竹马”四字一落,牌桌上几人的眼神皆是暗暗变了变,目光似有意似无意地往嘉阳长公主和谢夫人身上瞟。

这事说来,也算一件谢家丑事。

谢渊当年因接手家族,被迫放弃迎娶皇室公主,而娶了大世家的嫡女刘氏。自和刘氏成亲,二人也称得上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可某次谢渊酒醉,却鬼迷心窍地写了首赠予嘉阳长公主的诗,恰巧被刘氏发现,刘氏性烈,当时便闹地谢家人尽皆知。

世家间的联姻关系本就错综复杂,哪家的后院都有别家嫁娶过来的人,谢家后宅不捂消息,这丑事自然就传了出去。

就是时隔几十年,嘉阳长公主从荆州再回这建康城居住,也从旁人耳中听到过一些版本。当中有个十分离谱的,还传出她当年与前夫和离之时,谢渊去荆州当面寻了她,欲将她收入后宅。

现下,牌桌上,贵夫人们手中游戏的动作未停,心中,却被王夫人一石激起了千层浪,都在拿牌间隙瞥上几眼。

嘉阳长公主就是余光晃晃,也知那谢夫人面色不虞。

嘉陵长公主自然也发现了气氛诡异。

一边是亲妹妹,一边是情意深厚的嫂子,作为宴会主家,她自然需得调节。

心思转了转,便立刻接口王夫人道:“张女郎温柔体贴谁人不知,往后有嫂子你的享福之时。”

她扔出一个叶子,状若感叹地朝在座每个人道:“不过话说,这姻缘当真谁也预计不到的。谢六郎与扶女郎这不,先前谁也不认识谁,转眼就快成一桩好事了。刚看他们于湖中结伴泛舟,笑声连连,我做长辈的,听着也开心。”

终于说到了此次花宴的举办目的,嘉阳长公主拉长了耳朵,借团扇扇风的当口,目光落到谢夫人脸上去。

谢夫人面色立时更沉了一瞬,而后才恢复至如常得体的笑容。

这微小的神色被嘉阳长公主捕捉,她心中一丝不愉闪出,却不料,接下来的话更让她寒心。

谢夫人道:“我们家这个六郎,性子素来低调,并非爱吵闹之人。”

这话本没毛病,谢湛喜怒不形于色人尽皆知。可这话,恰恰好接在“笑声连连”以后,便是说,这笑声不是谢六郎的了。

二人游玩,只一人开心,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神女有心,襄王无意。

嘉陵长公主再次斡旋道:“扶女郎是个爽朗性子,与谢六郎倒是互补。一动一静,往后的日子也会多些乐趣。”

谢夫人却道:“六郎往后主谢家,肩负重任,还是规矩些好。”

她说完话,满眼满意地看着王夫人身侧的王芷怡,笑着夸奖道:“要我说,王七女郎德才兼备,最是规矩了。”

谢夫人话落,几家家主夫人都忍不住面面相觑。

这谢夫人字字句句皆透露着满意王家女郎,对扶家女做儿媳不满的意味,是什么意思?

先前这建康城就有传闻说谢王两家欲结亲,王七女郎与谢六郎自然郎才女貌、淑女君子,论身份和才情,皆是相配的。

可如今扶谢两家已有了婚约,谢夫人当众再讲这话,便给了旁人无限猜想——

莫不成,还会有变数?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