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033章 因他受伤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榎榎 著

连载免费

【敢爱敢恨·真美艳动人无双vs自矜自命清高·假不动如山】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扶家小女郎,与那世家大族的谢公子有了婚约。内传扶家女郎粗鄙昧金,娇贵放浪;而谢家公子风光霁月,风华无双。都说,二人相结合,是芝兰落尘泥。一开始:清风吹柳,漫天飞花,自矜高贵的的世家公子褒袖轻扬,高高在上。他敲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道:“不若,这婚事便作废处理了罢?”她:“好。”然,经过无数次你来我往前:见她娇俏可人俏地立在俊美少年身侧,目若悬珠,巧笑嫣然嫣然。凄恻摧心来的触还来防,他一咬牙:“这婚事,还没作废处理罢?”她:“?”再后:他求娶不成,眼中如鬼魅厉火持续燃烧春日迟迟,仓庚喈喈。。……

免费阅读

嘉阳长公主面色沉下,终究看明白了这谢家迟迟不下聘的缘由。

一家主母尚且如此低看扶家小女郎,也无怪建康城都在传谢家对这门婚事勉勉强强。

是,这婚事是她做的媒,她和扶以问有私心,希望扶家小女郎能依靠谢家这般高门楣,余生无忧。但,当初做媒时,皇兄是平心静气地征求了谢渊的意见的,但凡谢渊露出一丝不愿意,皇兄岂会强人所难?

况且,以皇兄目前对扶以问的重视程度,扶以问又对这小侄女比亲生的还爱的地步,往后,皇兄怎么也会给扶萱赐个不俗身份。

身份且不论,就是扶萱这般姿容独绝,不嫁谢家,这建康城还有别的那么多世家,还有皇族几位未婚王爷可选,岂是硬要赖着他谢家不成?

谢家来这一招,彼时一番你情我愿,此时再当做勉强而为一般,属实两面三刀,使人瞧不起。

恰好嘉阳长公主赢,她一言不发,手中带怒,一把扔出了手中全数叶子牌。

嘉陵长公主见状蹙眉怪噌道:“你今日连赢三局了,可是得了高人指点?我记得往前你不怎会玩啊。”

这句话正中下怀,嘉阳长公主接口道:“皇姐有所不知,我们扶家那个小女郎,机灵劲儿绝绝,这叶子戏便是她这个高手给我‘指点’出来的。”

“当真?”嘉陵长公主配合地问道,她知晓皇妹正等机会聊扶女郎。

“自然是真。不仅人机灵,长地小仙子似的,性子还灵动。在荆州那处,提亲的男郎们都快将扶家大门给踏破了,好几个指天发誓非她不娶。走哪都得带着堂哥,否则热情的贵公子们赠来的礼,人都要拿晕。知我们搬迁,听说刺史家的小公子哭了三日……”

“伯母!”一声娇娇的声音传来,倏忽截下了嘉阳长公主的得意自夸。

众人寻声而望,亭外是扶萱和谢湛。

霎时,他们面上便升起五彩斑斓。

皆因亭外二人行为举止实在大胆——谢湛一手搭在扶萱肩上,众目睽睽之下,以半拥的姿态将扶萱搂在怀中。

嘉阳长公主被扶萱打断了话语,也不气恼,反正该说的话已经说完,该表示扶家女郎炙手可热也表达地十分充分。

看着谢湛这般搂住自家小侄女,她看着对面脸色难堪的谢夫人,微微挑眉,神色似乎在说:你儿子与荆州那些贵公子,也没多大区别。

谢夫人被嘉阳长公主这一眼看到七窍生烟,对着谢湛面色一凌,威严与不满尽显。

一众贵夫人的打量中,扶萱毫不羞怯地被谢湛拥着,大有他就该如此对她的架势。见谢夫人扫来愠怒的目光,也只淡淡一笑,全作礼貌状。

谢湛一脸淡然。

他对旁人和母亲的打量仿若未见,笔直站着,拥扶萱的动作未变,眼皮略垂,睫毛浓长,遮住了眸中神色。

一片沉默中,嘉阳长公主开口问:“萱萱,这是与谢六郎游好湖了?你二堂哥回了家,小时候与你玩过的端王现下也在扶家做客,可想回去?”

一听二堂哥回家,扶萱美眸一亮,立刻道:“想回的。”

而后她伸手朝向玲珑,用手中团扇轻拍了拍谢湛的手,示意他放开,略有瘸腿地往玲珑身上靠。

嘉阳长公主见她行动不便,即刻脸色一边,刷一下起身,急急问:“怎的了?受伤了?”

扶萱腹诽,还不是这个谢湛,船也不会划,等她醒来,都不知飘停在哪处崖边,她说原路返回,谢湛笃定说前方有小路。

二人一上岸,踩的全都是光滑嶙峋的石头,他轻车熟路,健步如飞,留她一人在后,艰难前行。结果,她一踩空,直接跪了下去,硬石头磕地她膝盖生疼。经过这一跪,高傲冷血公子才知道停下脚步,大发慈悲地回头扶她。

想及此,她双眸忿怒,偏头对着谢湛瞧。

谢湛面不改色地担责道:“扶女郎因我受伤。”

嘉阳长公主闻言细眉微蹙,不好责怪谢六郎,便朝扶萱问道:“可要我唤你伯父来,背你回去?”

堂堂太尉,亲自来背这个小女郎么?

众人对扶家宠爱这个小女郎的地步无一不惊讶。

殊不知,更使人惊讶的还在后头。

只见扶萱摇头,意味深长地道:“伯母,我可是因谢公子才伤的,这不好劳烦伯父罢。是不是,谢公子?”

因谢湛伤的,既是身体,亦是心里。

她说着话,眼睛直直看着谢湛,眸中纯粹是看罪魁祸首的理所当然。

这便是……要让谢六郎背她了?

众人诧异非常。

在场的,皆是世家望族贵夫人、贵女郎,平常最重视的便是体统规矩,最在意的,也是颜面名誉。

即使因他人受伤,顾及对方颜面,也不会这般当众使唤人。奴仆众多,有诸多旁的法子将她送回去。

这扶家女郎,当真太瞧得起自己了。

谢心姚讽刺道:“看扶女郎回来的模样,不像不能走路的。怎还需要人背了?”

扶萱毫不客气地回道:“嗯,方才还能走的,现在突地就走不动了,许是走太久。早知道,先前就该请谢公子背我。”

她忍痛一瘸一拐地和谢湛艰难走到这,听到的便是嘉陵长公主夸她和谢湛一动一静,往后日子有趣,而谢夫人说谢湛肩负重任,还是规矩些好,王女郎规矩最好。

这不就是讽刺她没规矩,还当众讲她不如王女郎么?

别人私底下嘲讽也就罢了,她可是谢湛的母亲,是她未来的婆母,怎么能当众这般伤她颜面?

既如此,她扶萱在她面前,为何还端起一身规矩迎合她?她还偏偏要特意恶心一番谢家这些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打着别样算盘的人。

精明如谢湛,自然知道扶萱这番脾气是因听得他母亲的话而发。

一来,此事是谢家当众未给她颜面;二来,也是他只顾着探路,没有顾及她对那小道生疏,她才意外受伤。

他咬了咬后槽牙。

嘚,终是理亏,便由她差遣一回。

在众人目光之下,谢湛往前走了一步,将折扇递给扶萱,扶萱接过后,他在她身前蹲下身,作势背她回去。

高贵优雅的大梁第一风华郎君,就这般委下了挺拔的身姿,折下腰,便是折了骨气。气地谢夫人将手中的叶子牌都捏变了形,也气地别的女郎个个绞紧手中帕子,恨地牙痒痒。

她扶萱凭什么!

可这还没完,很快他们就见识到了什么叫得寸进尺。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