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035章 怎么甘心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榎榎 著

连载免费

【敢爱敢恨·真美艳动人无双vs自矜自命清高·假不动如山】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扶家小女郎,与那世家大族的谢公子有了婚约。内传扶家女郎粗鄙昧金,娇贵放浪;而谢家公子风光霁月,风华无双。都说,二人相结合,是芝兰落尘泥。一开始:清风吹柳,漫天飞花,自矜高贵的的世家公子褒袖轻扬,高高在上。他敲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道:“不若,这婚事便作废处理了罢?”她:“好。”然,经过无数次你来我往前:见她娇俏可人俏地立在俊美少年身侧,目若悬珠,巧笑嫣然嫣然。凄恻摧心来的触还来防,他一咬牙:“这婚事,还没作废处理罢?”她:“?”再后:他求娶不成,眼中如鬼魅厉火持续燃烧春日迟迟,仓庚喈喈。。……

免费阅读

遥远处,王芷怡看见谢心姚站在石榴树下,神色怡然自若,眉目淡雅清冷,目光期待地看她走近。

从谢心姚脸上看到了几分谢湛的面貌和神色,王芷怡像是被人挠了下心尖处,心跳快了几分。

但面上,她仍旧端着淡然温柔,脚步平稳地走过去。

她乖觉地朝谢心姚行礼,“三嫂寻我?怎不坐着,如今你可是双身子,可别累着了。”

却不料,谢心姚虽是面上仍旧带着淡笑,嘴里却轻哼了一声,劈头盖脸地直接问她:“你该不会这般就要放弃了罢?”

骤然被解开伤疤,王芷怡面上的柔情有一瞬僵硬,她的笑容再维持不下去,微微蹙起眉,低声道:“可是三嫂,我看谢六郎的心思全在扶女郎身上,我……”

“那又如何?”谢心姚打断她,“他就是喜爱她又能如何?”

王芷怡闻言,如干涸之鱼受了活水一般,心里划过个不甚清晰的猜想,使她心存起侥幸,想问个清楚。

谢心姚并未继续讲下去,而是转头使了个眼色。

低低的脚步声响起,谢心姚的婢女上前来,递给她一卷纸。她展开一看,是个未画完的半成品,而画上的笔风、着墨,皆是谢湛的风格。

“这……”王芷怡忐忑地看向谢心姚,心中突突直跳。

谢心姚仍旧带着微笑。

讽刺道:“谢家主母,岂是一个目不识丁的草包女郎能担当的?今日,她连当众装作大度豁达都不肯,又怎能俘获住谢家人的人心?”

谢家人的人心?

今日在场的,不就三嫂和谢夫人,难道……是谢夫人有意让她去争取谢湛?

王芷怡凤眸大睁,握着画纸的手指暗暗用力收紧,心中的激动按捺不住,似乎要喷涌而出。

谢心姚见状,伸手点了下她的额头,佯装批评她道:“也不想想,你的才情是多么有力的武器,偏偏要收敛起来,拱手相让。作甚?就应该大肆宣扬,你与六郎旗鼓相当,互相欣赏。”

“可谢六郎知晓我画他的画,会不会怪罪于我?”王芷怡担忧道。

“我说你啊,怎么总是畏首畏尾的!”谢心姚露出一幅怒其不争的样子,出主意道:“我现在有了身子,惯是容易疲乏,偶尔请你帮忙作画,也无可厚非。”

原是理由都帮她找好了,王芷怡一颗漂浮的心这才放下。她感激地点头,应了句定会努力画好的。

谢心姚这才满意,拉起王芷怡的手,一并坐在院中石凳上,继续说道:“等你画完了,再题首诗,我会给你们好好宣传出去。到时候,旁人怎么想,谁能拦住?那位那般冲动,知道此事后还能不发作不成?届时,六郎可会容忍这般无理取闹的女郎?”

本是委顿在地扶不起来的信心,现在,在谢心姚和谢夫人的帮助下,又站了起来,王芷怡面色渐渐重回娴雅高贵,无数的希冀与热情,交织在她的心间。

多少年了,她虽是王家嫡女的身份,被众贵女捧着,被父母期待着,被旁人赞扬着,却总得不到谢湛的另眼相待。

他对她,始终与旁的女郎一模一样,淡漠,疏离,遥远。

纵使先前谢心姚暗里提示过她,谢家主母应该是她这样端庄得体、淑然清雅的女郎做的,可她始终不敢真正接近谢湛,她怕她行为一旦越出礼数,便在谢家人面前落得个不懂规矩的名声。

可如今,大不同了。

不仅谢心姚帮她,更重要的是,谢夫人也站在了她这一方,鼓励她往前迈。

王芷怡抬头,失落的眼神慢慢退去,谢心姚的笑容深深鼓励了她。

拱手相让?

怎么甘心呢……

**

夕阳沉落,暮色四合。

扶以问难得在朝堂之外遇上几个世家家主,在刘府与几位酣畅淋漓地饮了一番酒,高谈阔论了一番,这才回府。

将将下马车,就见从暗处冲出一个女郎,风风火火地朝他奔跑过来。

扶以问瞪圆醉意浓烈的眸子,有些不确定地喊了声“萱萱”。

扶萱冲过来,捉住扶以问的胳膊,扬着脸冲他嘻嘻一笑,“伯父你回来啦!”

被小女郎依偎着的扶以问,感觉心中暖融融的血液流淌。

他这个小侄女,自小就招人喜爱,模样儿长地极好,聪明伶俐,笑起来声音铃儿似的悦耳,且是最爱逗他乐,一见她,在外遭到的晦气都褪掉八分。

就比如现下。

虽是二八年华,却还跟几岁女娃一样,素爱缠他手脚。小脸蛋儿上,两只眼睛圆溜溜的,黑漆漆的,熠熠发亮,像小猫儿小犬儿一般,巴巴地望着他。

这在扶家一堆男郎堆里,可不就是最稀罕的,最使人疼爱的开心果么!

扶以问哈哈大笑几声,抬步往内走,打趣道:“跑这么急,可是有事?让我猜猜,家里哪个不开眼的,又来招惹你了。”

扶萱急忙摇头,“没有没有!堂哥们都好好的呢。”

扶以问脚步一顿,心下生出担忧,“那是怎的了?现下这个时辰还跑出来。”

对望须臾,扶萱见到了扶以问泛红的眸子中浓浓的关爱,想起明日伯父又要外出几州公办,她鼻尖一酸,不想再惹他忧虑,将谢家的事咽回腹中。

转而嬉笑道:“我来给伯父道谢!潇哥哥说了,伯父命他给我筹办个隆重的生辰宴。”

“原是这事。”扶以问这才吐出一口气,恢复常态,说道:“伯父现在得圣上关照,俸禄可不少,给你这个小女郎办个生辰宴而已,也值得大惊小怪的?伯父可给你备好嫁妆了,待你出嫁,那时候再来谢我。”

听到出嫁,扶萱脸上僵了僵。

伯父还以为谢家是真心要娶她这个小女郎呢,谢家尚未下聘,他都备好嫁妆了。

不想再谈嫁人的事,扶萱转移话题道:“伯父,你不是在寻人做先生办学堂么,谦哥哥说,‘远麓书院’里还缺着好些个先生,我在想,我在家闲着无事,远麓书院也不远,别的不成,我也可以去教人识字写字啊。”

扶以问略一沉吟,拧眉问:“那可是每日得辰时点卯的,你起得来?”

扶萱信誓旦旦:“往前不行,往后可以!做了先生,我便是学生们的表率了。且每日还能与谦哥哥同出同回,无有安全之忧。”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