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036章 不破不立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榎榎 著

连载免费

【敢爱敢恨·真美艳动人无双vs自矜自命清高·假不动如山】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扶家小女郎,与那世家大族的谢公子有了婚约。内传扶家女郎粗鄙昧金,娇贵放浪;而谢家公子风光霁月,风华无双。都说,二人相结合,是芝兰落尘泥。一开始:清风吹柳,漫天飞花,自矜高贵的的世家公子褒袖轻扬,高高在上。他敲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道:“不若,这婚事便作废处理了罢?”她:“好。”然,经过无数次你来我往前:见她娇俏可人俏地立在俊美少年身侧,目若悬珠,巧笑嫣然嫣然。凄恻摧心来的触还来防,他一咬牙:“这婚事,还没作废处理罢?”她:“?”再后:他求娶不成,眼中如鬼魅厉火持续燃烧春日迟迟,仓庚喈喈。。……

免费阅读

见扶萱趣意激昂,扶以问不忍心直接拒绝,而是侧面提醒道:“这大梁十州,可没有抛头露面的女先生啊。”

扶萱立刻反驳:“大梁十州,先前也没有白丁们能进的学堂啊。伯父既然能开这个先河,使他们有书可读,有学可上,便不能再拘泥于先生是男郎女郎这样的小事。凡事不破则不立,不塞则不流,不止则不行,不是伯父您教我的么?”

扶以问没料到,还能被小侄女驳斥一通,他佯装发怒:“牙尖嘴利!”

这便是同意她的事了,扶萱嬉皮笑脸地道:“伯父你最好了!”

扶以问刮了刮扶萱的鼻子,“惯是会想法子,不达目的不罢休,毅力不错啊。”

“伯父教的好!我所有的好本事都是跟伯父学的。”

“差的呢?”

“跟阿父学的……”扶萱顺嘴就回,感觉到上了伯父的当,眼见要出卖阿父,立刻改口:“没有!萱萱没有差本事,全是好的。”

二人说话间,已经行至主院,见嘉阳长公主的身影被灯光投在窗牖上,扶以问赶人:“别贫了,快回自个院里去!”

扶萱被赶,不乐意地撇了撇嘴。

走之前,她还踟蹰了几步,将婚事在喉中滚了滚,终是回头叮嘱道:“伯父外出一切当心,公务再是繁忙,也且得注意歇息。”

扶以问又大笑了几声,伸手摸了摸扶萱的发髻,“萱萱又长大一岁,伯父回头与你补上庆礼。”

“好!”

**

见婢女提着灯笼将扶萱接走,走到看不到身影后,扶以问这才抬步朝屋内走。

嘉阳长公主见他回来,连忙上前替他更衣,伺候他洗漱。

趁着给他穿寝衣的当口,嘉阳长公主将今日刘府中发生的事讲了一遍。

又给扶以问端来一杯茶,这才感叹道:“夫君,我看谢家并非真心要娶萱萱的,萱萱若是真的过门,恐怕是要受委屈。”

扶以问呷了口茶水,“谢公虽与我在朝堂上意见不甚相同,性情却是闲雅温和,处事公允明断,气度不凡,当不会如此出尔反尔。”

提到谢渊,因往事纠葛在,嘉阳长公主不便再搭话,只静静听着扶以问言语。

只听扶以问继续道:“夫人方才不是说,谢六郎当众给萱萱抱出了刘府么,看来是个对萱萱有心的。刚萱萱还说不破不立,破一次,便有二次,只要在谢家,谢六郎这位夫君关照着,旁的,无甚要紧。”

嘉阳长公主摇摇头,“夫君这话有失偏颇。公婆早逝,故而在扶家,我并未受过管束,别家可是不同的。且说嘉陵罢,皆因当时刘京兆绝食那一出,嘉陵新嫁之时,婆母可没少为难。刘京兆再是疼爱,她也是日日以泪洗面的。”

“还有此事?”

“可不是么。且你不知谢夫人性子,自然不以为然。谢夫人素来性格刚强,太强势的婆母,往后有心磋磨起儿媳来,可不会明着使绊子,萱萱单纯,怕是都察觉不出被人算计。当初在宫中,慧贵妃可没少折磨我们姐弟三人。”

听得嘉阳长公主一番分析,扶以问这才正视起此事。

他放下杯盏,嗓子沉下,认真问:“依夫人说,该当如何是好?”

嘉阳长公主说:“待你回来后,寻萱萱问问,看看对这门亲事,她自个的意思。虽说谢家是个不错的倚仗,却也不能将她送去受委屈。”

“听夫人的。”扶以问点头应下,与嘉阳长公主携手一同去了床榻。

躺下后,他说道:“有件事,为夫需得征询夫人意见。”

一听扶以问郑重其事的语气,嘉阳长公主心下便猜到,事关荆州那处的李姨娘和那个小儿子。

果不其然,扶以问继续道:“李氏故去一段时日了,炫儿独自一人在荆州,我始终不放心。故而,我欲让他来京都谋职。”

还是在先夫人在世时,扶以问纳的李姨娘,李姨娘入府多年才生了扶炫一个儿子,年前病重无法长途跋涉,故而并未随全家进京都。而扶炫则留在了荆州照顾她。

嘉阳长公主道:“夫君放心,我会提前安排好院子。”

扶以问道:“那我便命他择日启程来建康。只不过,届时他到达之时,我恐怕还在外地,你作为一家主母,且得多予以管束。”

嘉阳长公主腹诽:扶炫并非她亲生,且历来不服管教,让她管束,也得他听她管啊。

可扶以问出发在即,她也不想使他心忧,便答应道:“夫君放心罢,我会视他如己出,如同连儿、佑儿一般,多加管教。”

扶连、扶佑乃是扶以问四子、五子,为续弦嘉阳长公主后二人所生。

“我放心你,不放心他啊。”扶以问叹了口气,担忧道:“炫儿向来恣意妄为,怕是入这建康城也改不了脾气,恐怕他会惹出事端。”

嘉阳长公主捂嘴一笑,“那我便安排他住在萱萱隔壁院子,管束他的责任,也交给萱萱。”

扶以问大笑两声,将嘉阳搂住,“我倒是忘了,他素来是听萱萱的。”

**

五月十六,扶萱生辰。

天近傍晚,放眼望去,远处黛色山峰连绵一片。夕照湖因半日微雨,烟波浩渺中倒映的山形塔影无不朦朦胧胧。

薄薄的雾气浮在湖面上,整个夕照湖都似是一场拢着青丝的梦境。

而这场“梦境”中,隐约可见几艘游船置于其中。

酉正之时,余浩已到达夕照湖畔,比扶萱所说的时辰,提前了两刻钟。因这蒙蒙细雨,游湖的人并不多,泊口也只有几叶扁舟。

余浩显然未料想到这场赴宴是眼下光景,没有迎接他给他引路的人,甚至连具体的地点都没有。入目除了湖中几个楼船,便只有腾腾的雾气,空中,这湿漉漉的雨水也使他心下厌恶。

“公子,您确定是这处?”他身侧随侍雪上加霜地问了一句,即刻点燃了余浩本就快压不住的怒火。

他不耐烦地大声道:“老子又不是真他妈傻!这夕照湖西不就这一个泊口?还能错?啊?”

随侍嘀咕道:“可这也不像是有宴会的地方……”

“老子不瞎!”

余浩有了发泄怒火的地方,抬起手就往随侍头上“啪”地一掌。随侍不敢抵抗,只能垂首接着余浩接二连三的重掌。

正在余浩打地起劲的时候,湖里隐约传来一阵乐曲之声。

余浩闻声看去,烟雨蒙蒙中,浩渺的湖面上,一袭绝美的身影出现,牢牢勾住了他的视线。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