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044章 不露破绽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榎榎 著

连载免费

【敢爱敢恨·真美艳动人无双vs自矜自命清高·假不动如山】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扶家小女郎,与那世家大族的谢公子有了婚约。内传扶家女郎粗鄙昧金,娇贵放浪;而谢家公子风光霁月,风华无双。都说,二人相结合,是芝兰落尘泥。一开始:清风吹柳,漫天飞花,自矜高贵的的世家公子褒袖轻扬,高高在上。他敲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道:“不若,这婚事便作废处理了罢?”她:“好。”然,经过无数次你来我往前:见她娇俏可人俏地立在俊美少年身侧,目若悬珠,巧笑嫣然嫣然。凄恻摧心来的触还来防,他一咬牙:“这婚事,还没作废处理罢?”她:“?”再后:他求娶不成,眼中如鬼魅厉火持续燃烧春日迟迟,仓庚喈喈。。……

免费阅读

二人神思游离之间,刘京兆已问完旁人,最终,便轮到了扶萱出列受问。

见来人是外甥未婚妻,刘耽微侧目光,看了身侧一言不发的外甥一眼。

他那从容敲折扇的动作停了,反而一手紧握着扇骨,手背上青筋暴起。

似乎,面有不豫?

可他再是不悦,自个该审的案子还得要审,该问的话还得一丝不苟问出去,也不能是他未婚妻就徇私枉法罢。

是以,对二人心态一无所知的刘耽清了清嗓子,一板一眼地开口问:“扶家女郎,五月十六酉时正,你在何处?”

“‘水月楼’楼船上。”扶萱镇静回。

“在作甚?”刘耽又问。

在扶萱之前,刘耽已经问过旁的人同样的问题。

舞童们答的是他们在厅内跳舞;扶谦、扶昀答的是在随歌童们一起奏乐;张瑶答的是在席上看舞;只有扶潇答的是在楼船顶上一方平台,与她在一处。

与先前几人讲好要说的话一致,没有变数。

扶萱心中有了底气,便从容答道:“楼船顶上,与二堂哥扶潇在一处。”

“可曾见过西泊口岸上的余三郎?”刘耽再问。

“当日雨密雾大,视野有限,我不曾见过除船上之外的谁人。”扶萱回。

刘耽沉吟片刻,正待要继续问下去,有人蓦地截断了他的话——

“那时你可曾于船上作舞?”

开口的不是旁人,而是谢湛。

作为惯常断案的大理寺少卿,他这一开口,不禁就自带了几分迫人气势,不仅刘耽惊了惊,连来听堂的余冰也微有诧异。

原因无它,盖因当事人余浩乃为大理寺的在案罪犯,谢湛今日是被京兆郡邀来旁听审查,并非请来会审的。

旁的人答话时他一言不发,偏偏在她答话时,他开了口。

扶萱暗忖:莫非他真猜到了?

对上谢湛幽深的墨眸,她诚实地道:“有。”

谢湛心中一哂,倒是认地快。

旋即,他又问:“为何不在船舱之内,要在船舱之外跳?”

扶萱回:“当时在外听得两位兄长的曲子传来,我临时起意罢了。”

临时起意?

方才还说雨密雾大,这娇气性子,上回马车里坐个凳子都跟坐钉板上似的,真就是听曲起了意,定也是会回那厅中舞,岂会自找罪受?

冒雨跳,不是刻意而为,还会是别的?

呵,学会当堂撒谎了。

谢湛暗暗咬了咬后槽牙,并未揭穿她,而是又问:“可是穿的赤色衣裙?”

谢湛话落,众人皆惊。

按余浩的随侍的说法,余浩和他都看到了一身红衣的洛神起舞,谢少卿这么问,是在影射,跳舞之人是扶萱?

被谢湛接二连三厉声质问,扶萱本就对他的不满,此刻愈加大增,心态逆反起来,本也不想大方承认的话,更是不想露出破绽。

她冷笑一声,道:“谢少卿说笑了,我那日穿的淡青色衣裳。谢少卿不是亲眼见过么?”

话题被抛回到自个身上,谢湛一噎。

岂止是见过,他至今还记得这手抱住她时的触感,不止是衣裳,还有那脸蛋上肌肤的腻滑……

意识到自己的脑子又开始胡乱作想,谢湛心中顿生烦躁,再也不想直视下方女郎的面容,目光些许闪烁。

无人言语,大堂便静了下来。

刘耽接过话题,问谢湛:“扶女郎所言是否为实?”

这倒好,自己不仅没拆穿她的谎言,还成了她的证人。

可她说的也算是事实,故而,谢湛实话道:“是。我到达之时,扶女郎穿着的衣裳乃是浅青色。”

事关自己的亲侄儿兼养子,上座的余冰一直在凝神静听,至此,并未听出任何不妥,惟有那扶萱跳舞一事颇为蹊跷。

本就猜测着三郎出事与扶家人脱不了干系,再听得这番言语,心中猜忌更增了一层。

因而,余冰不顾自身非狱判身份,开口发问:“三郎乃为扶女郎邀请至夕照湖,既邀请其赴宴,为何无人前来接应?”

这意思便是在说,她邀请人过去,又不接应,是有所图谋。

扶萱脸色一沉,凉声反驳道:“令公怎可毁人清誉?我不识余三郎,与余三郎从未有交情,谈何邀请他赴宴?且我还有婚约在身,要请,也是邀请我的未婚夫君,为何要请别家郎君赴自个的生辰宴?”

谢湛掀开眼眸看过去,只听扶萱又补充了一句:“谢六郎如此风姿如玉,令公不会认为,我会为了一个痴傻的余三郎,折损他的颜面罢?”

若不是早就看穿她的目的,连谢湛都要认为扶萱这是在真心夸他。

她话毕,堂内外纷纷的议论声立时传来,无一不对扶萱的话深表赞同。

“不说家世等别的,就是风姿面貌上,那余三郎也不知逊色这谢六郎多少……”

“可不是,哪有女郎放着这般艳绝的郎君不要,偏生去与那不过尔尔的男郎相交的?”

“他不是被太医院说痴傻了么?扶女郎邀他?天方夜谭罢……”

“要我说,定是那余三郎觊觎人家女郎的美色,捏造这么个事,想混入别人的筵席罢了。”

这一声接一声的明嘲暗讽,无异于将余家的脸面当众掷地摩擦,余冰气地脖子上的青筋都跳了跳。

自家那儿子是混了些,却也不是这些人可以随意讽刺的对象!

然,当着堂上众人,他岂可随意暴怒?最终,仍是忍下怒火,朝刘耽目光犀利地看了过去。

刘耽见状,将界方于桌案上重重一敲,“肃静!”

待堂中恢复寂静,余冰再次冷声开口:“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多人知晓此事,由不得你一人抵赖!”

余冰身居高位,上位者的威严不可小觑,开口时,字字带着不容人平心静气的迫人气息。

但就事论事,扶萱早有准备,心中虽忐忑,却并不至于乱了阵脚。

她反回道:“敢问令公,此等谣言从何处传出来的?”

她聪明地将此事定在了“谣言”二字上,余冰心中闪过一瞬不安。

他按捺情绪,平静且威严道:“自然是我儿亲口所言,五月十三,刘府芙蕖池畔,你曾邀他参宴。”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