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048章 春已了了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榎榎 著

连载免费

【敢爱敢恨·真美艳动人无双vs自矜自命清高·假不动如山】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扶家小女郎,与那世家大族的谢公子有了婚约。内传扶家女郎粗鄙昧金,娇贵放浪;而谢家公子风光霁月,风华无双。都说,二人相结合,是芝兰落尘泥。一开始:清风吹柳,漫天飞花,自矜高贵的的世家公子褒袖轻扬,高高在上。他敲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道:“不若,这婚事便作废处理了罢?”她:“好。”然,经过无数次你来我往前:见她娇俏可人俏地立在俊美少年身侧,目若悬珠,巧笑嫣然嫣然。凄恻摧心来的触还来防,他一咬牙:“这婚事,还没作废处理罢?”她:“?”再后:他求娶不成,眼中如鬼魅厉火持续燃烧春日迟迟,仓庚喈喈。。……

免费阅读

清风吹柳,漫天飞花。

朱雀桥边,清水绕着一株垂丝海棠,其姿态苍劲,树冠极大,枝桠下垂。垂丝海棠柔蔓迎风,垂英凫凫,如秀发半遮娇面的少女,腰肢绵软、妩媚多姿。

随着最后一枝轻愁淡喜的浅粉花瓣被风儿彻底吹散,这乍暖还寒的春,便真的没了。

见女郎从婢女手中接过几幅卷轴,袅袅婷婷而来,谢湛手掌中敲折扇的动作停住,手背到了身后,大拇指没甚意识地敲了敲扇骨。

连他也没发现,这是他紧张时的惯有动作。

远远地,见眉目清正、衣袂飘飞的郎君松柏般傲然矗立在朱雀桥边,扶萱微叹一声。

这么难搞的郎君,怕是也搞不定了。最重要的,是她失去了要与他携手共度的心情。

她没甚表情,心态平静,缓缓朝他走。

经过一日,她已经从最开始的震惊中回神,消化完建康城内各个书斋内,那些证明谢湛和王芷怡“淑女君子才情”的描摹画作们带给她的情绪。

谢家郎君么,还是与王家女郎比较相配。

走至谢湛身前,扶萱开门见山问:“谢公子找我何事?”

她如此直接,谢湛虽略有惊诧,却也不遮掩,开口道:“余家三郎的事,可是你所为?”

他本就已经猜到了,何必再问?

扶萱反问:“你现下,是以谢公子身份,还是以谢少卿身份发问?”

这话当时在水月楼她便问过。只那日她秋波盈盈的眸中拢了一层薄薄的雾气,惹人心下迷醉,今日,却是暗含几分锋芒,寒凉直逼人心。

谢湛心中无端闪过一丝失落。

他问:“有区别么?”两者,不都是他?

扶萱回:“未婚夫君想知晓,或许我会讲罢。若是谢少卿审案,前日在京兆郡衙门已经审完了,不是么?今日我并没有要补充的。”

谢湛的目光落在她脸上,没说他是以谢公子,还是以谢少卿。

扶萱并不想与他互相再猜,静默半晌,她轻轻一笑,避重就轻地道:“你就是以谢公子的身份,我也无可奉告。”

她一笑,美眸亮起,那里头,似揉碎了万千星辰,看地谢湛近乎失神。

扶萱见他眉目森森,并不应她,猜不透他心中所想,实则,她也没有刻意隐瞒他的打算。

一因,他可是大理寺少卿啊,何必在他眼下欲盖弥彰;二则,余浩之事上,她并不认为自己有错,不过是对恶霸的合理反击罢了。

是以,扶萱朝谢湛说道:“那日你从这里走过之前,余三郎威胁我说,他早晚会将我得手。”

谢湛那般聪明,她都已经这般说了,他应该能懂她的意思。

如她所料,谢湛这头一目了然,扶萱这话无异于朝他暗示,她是真害了余浩。

如今得了答案,这位历来习惯追根溯源的大理寺少卿,却陡然觉得,此事真相不仅没给他带来任何真相大白后的轻松,反而,使他心中升起来几分挫败。

本以为,是刘府那日余浩欺惹了她,竟不知,那色胆包天的,原是早先数日便打起了她的主意。

而他,对此一无所知。也是自刘府那日起才命人跟上的余浩。

刘府那日,他朝她说的“他不敢乱来”那句安抚,如今看来,倒堪堪是一句十足的笑话。也难怪,那日她的反应那般不对。

谢湛自嘲一笑。

呵,判狱多年,竟也会马失前蹄。

嗤笑自个后,谢湛忽地又想到,夕照湖之计是她所为,那,墨惜书斋被砸之前,余浩被人打折腿的那件事呢?

想及此,他阖了一下眼,喉中微叹,嗓子几分艰涩地问道:“那,说他‘有碍观瞻’的,也是你?”杨寺卿曾说,那声音不男不女的。

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话,问地扶萱有一瞬怔忪。

而后,她眼前浮现出余浩那邪恶狂妄的脸,还有他那条从右侧耳朵延伸至下颚的寸长疤痕,顿觉汗毛乍起,毛发悚然。

想及此,扶萱眼露嫌弃,反问谢湛道:“他那模样,难道不是?”

不知怎的,她话落,便敏锐地察觉出,谢湛本也不柔和的眼神一瞬变厉,而后成了透彻冰凉,且还似乎夹着几分戾气。

他这骇人气势,唬地她瑟缩了缩肩膀。

谢湛看着身前矮出一个半头、眼中无畏无惧的女郎,心中蔓延起万千滋味。

夕照湖的事既是她所为,那跳舞的、衣不蔽体的女郎,便当真是她。

行,这也就罢了。

可是,说“有碍观瞻”的既然是她,那,见余浩那处的,且还嫌人小的,便也是她!

泼天的火气直冲谢湛脑门,冲地他太阳穴突突狂跳,眼前有一瞬发黑。

半晌找不到自己的理智。

他将折扇抵住额心,垂首闭目,使尽通身力气压制心火,才将欲要脱口的“放荡不堪”憋了下去。

阖眼后,幕幕回忆奔涌而至。

她在听风苑扯住他袖口,在明月山庄扑到他身上,在水月楼中于他耳畔温言软语……

如今看来,他曾被她有意无意地多次撩拨,又没甚骨气地沉溺在她且娇且媚的温软勾缠里。

她是行事放荡,可自个,与那江喻又有何区别?

——处境一般无二,都有仙姿玉色却不受家族待见的未婚妻。

——心态如出一辙,舍不得放弃当前美色。

再这般沉迷下去,他只会愈发沉沦在她那香软娇噌里,愈发想要留她在谢家,往后不再二娶。

届时,她这性子,可能掌庞大冗杂的谢家?能替下人立出什么规矩?

母亲那头,又岂能罢休?

难不成,真要如那江喻一般,最终得个妻离子散、父母成仇的悲剧么?

他当真,又气着她,又恼自己,又惧着结局。

当真色令智昏了么?

谢湛头疼不已。

扶萱见他折扇抵头,剑眉紧蹙,一脸罕见的痛苦样,还以为他这是突地生了疾,便腾出一只手来,伸手扯了扯他的袖子,关切地问道:“谢公子,你没事罢?”

这一扯,跟扯到了挂于悬崖峭壁之上,谢湛摇摇欲坠的心似的。

“咚”一声,将它沉沉地拍到了崖底。

杨寺卿那句“情之一事上,最忌讳犹豫不决,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涌现,自前些日起,萦绕在他心头那“娶还是不娶”的疑惑,似乎终究找到了解决之口。

这般纠结,大可不必。

在悲剧发生之前,了断为佳。

谢湛下定决心,紧了紧手指,收了折扇,心中浊气一吐,即刻恢复到了从容清冷的面色。

扶萱不明所以,她沉默看他——

只见骄矜高贵的世家公子褒袖清扬,高高在上,敲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地道:“不若,这婚事便作废了罢?”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