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八章 面纱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二人说了几句,正聚精会神的听着曲子,忽然街上一阵吵闹,马匹嘶鸣声和路边小贩的惊叫声不绝于耳,惹得楼内众人纷纷侧头去看。

连翘也闻声回身,却见街口早就乌泱泱围了一群人,里三层外三层的,水泄不通,根本看不清究竟出了什么事。

倒是祁月眼尖,一眼就在一众人群里看见了个满身邪气的纨绔子弟。

不错,确实是满身邪气。

倒不是说这人模样生的贼眉鼠眼,而是说他即便看着五官端正,满身金银细软,也叫人觉得乌云密布,仿佛那精明的视线里藏着刀子似的,不像好人模样。

但也是个熟人呢。

顺着祁月的视线,连翘这才看清楚,不禁睁大了眼,语气有些惊讶:“那不是萧承章吗?”

“萧承章?”

祁月故意装作迷茫神色,随即哦了一声,恍然大悟:“原来是信王世子,街上这么乱,他这是在做什么?”

话音落下,像是为了印证祁月的话似的,只见萧承章气愤的一甩衣袖,呵斥着推了身旁手下几把,那几个下属便倾巢而出,从人群里头揪了一位姑娘出来。

这姑娘一张鹅蛋脸白白净净,手指纤纤,即便穿着最粗制滥造的麻布衣裳,也叫人心生怜惜,恨不得给她最好的衣裙,最华美的首饰。

祁月与连翘二人还没开口,倒是一旁看热闹的一个大嫂扬声喊起来了:“竟然是她!”

连翘有些好奇:“敢问这位娘子,你认得街上的人?”

大嫂一撇嘴,指着那姑娘,滔滔不绝的就开始讲:“怎么不认得,秦家的小女儿嘛,老早就被信王家的人看上了,可她早就有了心上人,虽是个车夫,但二人情真意切,补贴家用也是足够的,昨天听说过不了几日就要成亲了!”

看见街上混乱的景象,大嫂又嘟囔一句:“这是又闹哪一出呢,信王家的小公爷还要当街抢人不成?”

祁月在暗暗冷笑一声,说这大嫂还真是神机妙算,一语成谶。

萧承章从前便处处与萧承衍为敌,明明可以两方相安无事,他却非要和萧承衍挣个鱼死网破。

再加上他性情暴戾,急功近利,从小到大在京城没少犯事儿,不过是靠着家里那些势力,常年给压下来罢了。

至于今日场景,的确如那大嫂所说,是萧承章先看上了人家姑娘,以为人人都巴不得抱他这个信王世子的大腿,对那姑娘非但不客气,反倒处处玩弄,极为讨嫌。

后来得知那秦家姑娘要成亲,萧承章自是觉得万分没有脸面,当即就叫了府里的下属,骑马当街抢人来了。

此时乱哄哄被一群人围着,秦家姑娘一抹眼泪,满脸羞红,死死瞪着萧承章:“你究竟要做什么,信王世子,算是我求你了,就不能放过我吗?”

萧承章哈哈一笑,很是嫌弃她灰头土脸的模样,大发慈悲道:“你何必如此惺惺作态,想嫁到我信王府的人数不胜数,本世子这是好心肠想要收留你,若你再不识抬举,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秦家姑娘似乎很怕他真一时兴起做出什么事情来,但有婚约在身,她也是绝对不能毁了。

一时间进退两难,姑娘早已不在乎众人指指点点的模样,连连磕头求饶:“信王世子,求求你放了我,放了我吧,我后日就要成亲了,你何必在为难我啊!”

“成亲?”

萧承章像是听见了什么趣事,一把挑起那秦家姑娘的下巴,笑的好不色气风流,神情蔑视:“你要成亲也是嫁到我信王府上,那些乡野村夫如何养得活你?”

正闹到热闹时候,连府忽然派人过来,在连翘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连翘稍一露难色,只好同祁月告辞。

待她走远,祁月移至后院,从袖中掏了一条白色面纱戴在脸上,又找了不少碎石,倚靠在窗前,指尖微微发力,就见石子扫过一众人群,狠狠打在那几个凶神恶煞下属身上。

“诶呦,好疼!”

几个大汉痛的呲牙咧嘴,轻则肿胀流血,重则直接碎了骨头,一时间四散瘫倒在地,动也动不了了。

萧承章傻眼了,拉着一个人的衣领厉声质问:“这是怎么回事!”

这下属也是会些功夫的,抬手一指广湖楼,死死捂着伤口,脸色惨白:“世子,有人,有人用暗器.....”

“到底是谁,敢在本世子面前玩儿阴的!”

萧承章狠狠啐了一口,高声喊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去给我查,若是被我查出来,非要拧了你的脑袋不可!”

好啊,那你来拧,我倒是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祁月在心中淡淡一笑,并不急于躲开萧承章手下这几个半吊子货色。

正打算悄声无息的隐匿在人群里头,忽然听人群中又是一阵骚乱。

萧承衍一身缎白,如同皎月,缓缓出现在人群里,挡在那秦家姑娘面前,转瞬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他将目光从广湖楼上离开,叫手下阻拦了要去彻查的家丁,又命人将秦家姑娘扶起:“你不必害怕。”

“多谢,多谢允王世子.....”

姑娘感激的又一抹眼泪,一张脸泪痕遍布,委委屈屈的缩在萧承衍身后,哽咽的话都说不出口了,只能不住的感激点头。

萧承章眉毛一竖,脸色很不好看:“萧承衍,这是我府里的私事,与你有什么关系,少来多管闲事!”

萧承衍默然:“你好歹也是个世子,怎的如此急不可耐,伤风败俗?”

“……你!”

一层身份在这儿压着,萧承衍自认此事理亏,纵然恼怒,也不好明面上对萧承衍做什么,最终也只气的一跺脚,灰溜溜的走了。

屏散了人群,萧承衍神色微冷,目光撇在广湖楼的一个人影上,忽的一挑眉,语气有些急切:“去追!”

只可惜这次祁月溜的很快,转眼间人影便没了,徒留方才她带着面纱的一幕留在萧承衍眼里,令他心绪久久不能平复。

小月,是你回来了吗?

还是,又是自己眼花,认错了人……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