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九章 鸢尾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世子,人追丢了。”

侍卫搜寻了一番无功而返,见萧承衍面色落寞,眼底的失落浓重深沉,虽不知是出了什么事,还是小心问道:“不如属下加派人手再找找?”

好半晌,萧承衍才回过神来,轻轻一摇头:“不必了。”

“那人身手很好,方才都没有踪迹,现在找更加不可能。”

言毕,萧承衍收回视线,指尖轻轻在袖中捻了捻,又恢复了寻常模样。

侍卫这才松了一口气,点点头,随口又问:“听说今早世子妃特意为王妃娘娘留了红枣枸杞汤的方子,世子也去尝尝吧?”

世子妃。

萧承衍动作一顿,想起方才那人与祁月的身量相差无几,头上梳的也是他一贯眼熟的发髻,虽然带着面纱瞧不清楚,但熟悉感颇为真实,难道……

又想起祁月的武功,萧承衍当即起疑,上了马车直奔允王府而去!

却不料他终究是晚来一步,路上拥挤,马车走的缓慢,倒不如祁月身轻如燕,踏着轻功折返回来,还在后院烧掉了一身衣物,没留下丝毫痕迹。

萧承衍到时,祁月已然摆出一副熟睡的模样,听见外头吵闹,她才胡乱揉了揉眼睛起身,语气迷茫:“怎么了?”

“你一直在房中?”

萧承衍皱眉进来,视线扫过她凌乱的长发和眼角微微泛红的印记,的确是大梦初醒的懒散样子,不像作假。

“那是自然了,我怕吵,门口就没有留人,怎么了,难道是府里出什么事了?”

萧承衍没有答话,疑虑也没有消除,而是直接侧身而过,一手触在祁月的床榻上。

温热的,的确睡过人。

见状,祁月仍旧是疑惑的眨眨眼,满脸的不理解。

过了一会儿,见萧承衍还抓着自己不放,祁月心中长叹一声,只好又捏造出一副忍不住好奇的模样,探头探脑的过去,就坐在床榻旁:“王爷,你怎么不说话?”

“你当真一直留在屋中?”

“的的确确啊,王爷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见祁月无辜的眨眨眼,萧承衍微微偏过头,状似无意又问:“你既然一直在屋里,那丫鬟来叫的时候怎么没人应答?”

闻言,祁月心里一惊,一时也分不清究竟是真的有人来过,还是萧承衍有意试探自己。

只好硬着头皮笑道:“中午有些累了,兴许是睡的太死没有发觉,王爷以后若有什么事情,只管进屋来叫我!”

“不必,我可没那个兴致。”

萧承衍冷冷转身。

见他如此,祁月知道这是暂时打消对自己的怀疑了,心里长长舒了一口气,又怕多说多错,犹豫着想赶紧将萧承衍给请出去。

“王爷,若没什么别的事了,不如你就先回去吧,你在这儿我不方便梳洗打扮。”

萧承衍一挑眉,不置可否,语气嘲讽:“我怎么觉得,你这是心虚了?”

“怎么可能呢,”祁月笑着连连摆手:“王爷若是愿意留下,那我自然是求之不得啊!”

于是,祁月不肯退步让他留下,萧承衍也不肯退步就此离开。

二人互相僵持,场面尴尬不已。

最后还是江氏得知萧承衍刚从府外回来,差人叫了世子和世子妃一同过去,才缓和了局面。

今日江氏喝上了心心念念的红枣枸杞汤,心气舒坦了不少,精神也比往日多了几分,对祁月这个乖巧懂事的世子妃很是满意,一进门就拉着她坐下说话。

“孩子,真是要谢谢你啊,若不是你,我还这辈子恐怕都没有这等口福了。”

江氏温和一笑,轻轻拍了拍祁月的手背,见萧承衍一言不发,有意培养这二人间的感情,由衷夸赞道:“承衍能娶到你这样的姑娘,是他的福气。”

萧承衍一蹙眉,嘴唇动了动,没有说话。

祁月没注意到他的神色,倒是见江氏身体转好,心里实打实的高兴,话也比原来多了几句:“王妃过誉了,往后王妃若是想喝红枣枸杞汤,就叫下人常常做,这汤最补气血,对身体好。”

“最补气血,对身体好.....”

江氏喃喃了一句,眼里闪过几丝怀念:“从前月儿也喜欢说这话,每次都哄着我喝了满满一罐才肯罢休。”

祁月一听,赶紧转移了话题。

却不想刚说了几句,江氏忽然凑近她半尺,仔细在她身旁嗅了嗅,皱起眉来:“这是鸢尾花的味道……”

鸢尾花三字一出,屋内瞬间寂静无声。

谁不知道,已逝的那位祁大将军,万般花不喜,唯独对这鸢尾情有独钟。

别说是熏香,就是帕子上,都要命人绣上一朵艳丽的鸢尾。

从前萧承衍不解其意,还特意去问过祁月缘由。

当时祁月正懒懒靠在窗口,吊着高马尾,满目肆意张扬,比盛夏的骄阳都要热烈几分:“鸢尾花嘛,开的热烈赤诚,我喜欢这样的品质,所以最喜欢鸢尾花。”

而祁月的死讯传回京城后,祁家没了,允王府里栽的几朵鸢尾花也相继枯萎,仿佛是要随主而去。

这时候江氏一提,祁月才想起是连翘赠送的香囊还在身上。

为了遮掩身份,她一向小心,却忘了这一茬了,只好找借口应付:“我很仰慕祁将军,听闻她喜欢鸢尾花,就好奇买了些香料随身佩戴。”

“放肆!”

萧承衍重重一撂茶盏,忍无可忍,满眼怒意:“你想怎样耍手段我管不着,但你别以为处处模仿祁月,就能讨得母亲开心!”

“你是你,祁月是祁月,别说是鸢尾花,就是一根头发丝,你都比不上她!”

说完,萧承衍不愿多留,眼里的寒意和怒气波涛汹涌,转身就走了。

江氏这才回过神,见祁月神情怔愣,还以为她是被吓坏了,赶紧安慰:“孩子,承衍与月儿关系一向好,月儿如今......他只是一时接受不了,并不是针对你,你别放在心上。”

“无妨,挚友离去,王爷若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才叫人心寒。”

祁月垂下眼,无奈的笑了。

从江氏处告辞后,祁月回到房中,将香囊里的东西倒出来一些,果然混杂着不少干枯鸢尾花瓣。

连翘此举究竟是机缘巧合还是有意为之,祁月微微一皱眉,难得有些拿不准主意。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