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十章 落水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次日一大早,天刚蒙蒙亮。

因为昨天的事,萧承衍有意避开祁月,连用早膳都没去江氏房里,只在门口请了安就走了。

祁月倒是无甚感想,只有在回想起萧承衍怒极泛红的眼眶时才心中微动,漫上一层酸意。

但时局未定,即便她已经归来,也不能随便坦白身份。萧承衍和江氏,只能再悲痛惋惜几日。

用早膳时祁月坐在江氏身侧,看她只草草喝了几口稀粥,小菜一动都没动,不禁有些担心:“王妃昨日不是已经见好了吗,怎么今天又没有胃口了?”

江氏笑着摇头,温婉的面容有些苍白:“我一向如此,你不用担心。”

祁月点点头,正要再说,忽听门口有人来传,说是宫里派人过来,请新婚的世子和世子妃进宫面圣请安。

江氏了然,还以为祁月不懂这些,就慢条斯理的和她解释:“承衍是世子,也算皇室血脉,皇上一向很宠爱他,你们大婚时宫中还送了不少贺礼,你们夫妇二人也该去好好拜谢。”

听见宠爱二字,祁月微微一挑眉。

若是搁在别人身上,皇上的宠爱那自然是光宗耀祖的好事。

可搁在皇室,稍不留神,就会招来不知多少人的嫉妒,所谓树大招风,明争暗斗,宫墙内的风数百年来从未有过休止的时候。

唯独允王府是个例外。

如今朝局复杂混乱,皇上猜忌心重,要想在朝堂之上挣得一安稳之地实乃登天难事。

但允王一家却在朝中相安无事这么多年,甚至还颇得皇上的倚重和关照,这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祁月心中清清楚楚。

一来是允王从小到大都闲云野鹤,性子天生向往自由自在,王位在他眼中连一只逗趣儿的鹦鹉都比不上,对皇上更是似兄长而非君臣,拿捏有度。

早些年还听闻允王更是连亲王的位置都不想要了,孤身一人在外游历,结识了不少同样闲云野鹤的好友,后来年纪大了,这才回到京城安家。

二来就是萧承衍腿疾严重,皇宫派了多少位御医来看皆是无功而返。时间长了,大家也都认定他这病是治不好的。

这样的父子二人,即便是流着皇家的血,也对那九五之尊之位构不成丝毫威胁。

至于皇上,每每听的阿谀奉承多了,在后宫和前朝不能说的话,也只有允王这一家子能陪他把酒言欢,一吐为快。

因此这么多年下来,即便当时料理祁家的后事,皇上也始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对允王府动手。

江氏如此说完,似乎有些担心,又拉着祁月的手嘱咐:“你这个孩子是懂事的,但在皇宫还需谨言慎行,可不能坏了规矩。”

祁月点点头,又听江氏道:“你没进过宫,可千万得记住了,在皇上面前不要乱说话,行事谨慎些。”

“是,我记住了,王妃放心。”

祁月明白江氏这是怕自己惹火烧身,便稳稳应下,出门时见萧承衍也刚刚收拾完毕,冷着脸坐在马车里。

一身深绿的衣裳,衬的他清冷贵气。

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萧承衍如此出众呢?

祁月一挑眉,只装作没瞧见他的无视,坐在萧承衍对面,在心中暗暗诽腹。

于是这一路上,萧承衍还在为了那鸢尾花的事情气闷,自然不会主动开口。

祁月倒是为了缓和气氛说了几句,最终也被他冷冷的眼神打断,不再做声了。

一路无话,到了皇宫,皇上只对萧承衍还算热切,对祁月这个世子妃的态度却很是淡然,三人在大殿上说的尽是些寒暄话,索然无味。

祁月很会看眼色,知道皇上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分明是有事情要找萧承衍说,她自己就是个幌子罢了,干脆跪下行礼:“皇上,小女子初到皇宫,不知能否四处走走,也去亲眼瞧一瞧御花园那些饱富盛名的奇山怪石?”

皇上便满意的一挥手,叫她出去了。

青砖石阶整整齐齐,一直埋没到绿意深处。

祁月从前也常常进宫,但都是为了公事,忙碌不已,能有如此闲情雅致的,还是头一回。

只可惜刚清净了片刻,就听身后一阵故意遮掩的脚步声,竟是碰巧也进宫来的连霜,一见着祁月,一张脸当即便垮下来,怒上眉梢。

“好啊,竟然是你!”

连霜轻蔑一笑,当即就从袖中掏了一把短刀出来,急吼吼的拦住祁月,嚷嚷起来:“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你不是很厉害吗,有种就和本少爷比试比试,别做缩头乌龟!”

“小连少爷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祁月无辜眨眼。

“你少在那儿揣着明白装糊涂!”

连霜更怒,早就怀疑她身怀武功,只是一直不肯真正出手罢了。

前些日子的狩猎是小打小闹,看不出来什么。

但此刻萧承衍又不再,没人护得了她,这不就是天大的好机会吗!

“难不成你是真的怕了,担心我打败了你,叫你家王爷看不起?啧啧,真是个可怜人。”

“小连公子说笑了,我一个弱女子,哪里会是你的对手呢?”

祁月微微一笑,面上没有丝毫异色,实则背地里将步子挪向水池旁,目光在远处的杨柳林中一扫。

落在一个太监模样的人身上时,祁月眸中冷冽,寒意四起,

这人从她离开大殿时就在身后暗暗跟着,是谁的意思不言而喻。

得想个法子。

“小连公子,”祁月脚尖一转,面向连霜时故意挑衅一笑:“你如此咄咄逼人,连一个姑娘家都不肯放过,你们连家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真是一窝老鼠屎,四处恶心人!”

“你说什么?!”

连霜果然被激,拔刀蹭的一下窜上来,奔着祁月就要砍:“你个死贱人,敢骂我连家,你又算是什么东西!”

祁月等的就是这一刻,只待那刀刃过来时,她狠狠向后一摔,扑通一声跌落在水池里,将游鱼吓得都四散开。

这场景若是从远处看,那就是连霜故意发难,丝毫不怜香惜玉,将一个姑娘逼落在水中了,好不可怜。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