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十一章 皇后之心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大约连霜也想不到祁月会如此,他愣神之间祁月已载沉载浮,看祁月在水中手舞足蹈大声疾呼,连霜冷厉的眼内蕴出一抹阴骘的笑,准备离开。

这里是皇宫,时时刻刻人来人往,祁月这是将计就计,倘若这一幕被什么好事者看到了,他连霜能解释的清?

这才是祁月的如意算盘。

但就在此刻,祁月发现那太液池深不可测,自己刚刚表演的太浮夸了,以至于足踝被一股水草缠住了,她越挣扎,那反作用力就越大。

“哗啦”的一下,一股激荡的水流已撞入鼻孔。

“啊,救命!”

假戏真做!

连霜看祁月就要死于非命,打心眼里高兴,咕哝一句,“这小贱人自讨苦吃,也免得我下手了,哈哈哈。”

背后那随从也嬉笑了一声,“世子,您走这边,我们快离开这是非之地。”

两人选择了一条荒僻的林荫道而去。

此刻,廊桥上,一个宫装女子正在远眺,她是当今皇后樊宁书,站在皇后背后那慈眉善目的嬷嬷叫眉寿,眉寿似乎永远都是一派笑容可掬的表情。

“今年的荷花开的好。”皇后温柔的呷一口茶,“你这桂花糕也做的不错,可比御膳房做的好多了,有时间也要给太子孝敬一点。”

“老奴早上就送……”

两人还在聊天呢,忽而看到远处那一幕,眉寿顿口无言,皇后倒抽一口冷气,“真是岂有此理,这青天白日有人还在皇宫里杀人,御林军?还不快救人?”

众人七七八八下饺子一般跳到了太液池里。

迷迷糊糊之中祁月感觉有人将自己从黑暗而冰冷的水中拖拽了出来,接着她浑浑噩噩昏了过去。

连霜自以为得计,但才刚刚转过弯,就看到了眉寿。

这眉寿是凤坤宫内一把手,皇宫里谁人不知眉寿是个“鬼见怕”?

在这里看到眉寿,连霜迷惑。

“连家公子胆大包天,在皇宫里就谋害人性命,真是岂有此理,跟我走吧。”

眉寿冷哼一声。

连霜听到这里栗栗危惧,回头扫视了一下背后的小厮,那小厮心领神会已急匆匆离开。

此事可大可小,皇后救人上来后一看发觉是允王世子妃,见祁月嘴巴里涌出不少脏污的水倒有点疼惜,急忙让人送祁月到凤坤宫。

祁月头晕脑胀,只感觉有一些软玉温香的丫头为自己沐浴,擦洗完毕又将她送到了一个卧房内,高床软枕倒舒服的很。

期间始终可以听到一个女子端庄矜持的声音,那女子似乎很急切想得知她的情况。

祁月多想醒过来,但却不能睁开眼睛,就这么迷迷瞪瞪昏了过去。

“眉寿?”皇后挥挥手,眉寿靠近,皇后凝眸打量了一下昏厥的祁月,“确定这是允王世子妃左婉宁?”

“千真万确,老奴再三再四确定过了。”

皇后沉默了少顷,她那琉璃护甲在桌面上剐了一下,似在寻思什么,忽而皇后开腔,“你立即到乾坤殿去一趟,且看皇上在做什么?”

皇上对连家恨之入骨,但连家祖上乃开国元勋,至于连霜的爹爹又是将军,年轻时戎马倥偬南征北战,为社稷立下汗马功劳,如今手握重兵不是皇上想要杯酒释兵权就能够的。

这是皇上弹压连家人最好的机会。

所以,一刻钟不到,连城已进入凤坤宫,皇后唉声叹息,皇上恼羞成怒。

“你教育的好儿子,光天化日在朕这紫禁城内就杀人了,得亏是皇后看到了,否则这允王的世子妃岂不是平白无故被杀了?允王本就重病缠身,又是新婚燕尔,如今这世子妃一旦有什么长短,你要我如何给那边交代?”

“爹爹,爹爹。”

连霜最怕连城。

连城本就是赳赳武夫,此刻看连霜惹了祸,一个耳光就丢了过去。

皇上冷眼旁观。

“误会,这是误会啊。”连霜张口结舌。

皇后叹息,“本宫明明白白看着你将允王世子妃推到了太液池里,你如今知错能改也还是好孩子,但偏偏有这许多花花肠子,你不然让皇上失望,也丢了你连家的颜面,真是岂有此理。”

皇后本是温和人,鲜少这般疾言厉色。

连城听到这里,当着皇上的面就狠狠地教训起来连霜。

拳打脚踢,无所不为,皇上不耐烦看着“表演”,“朕这边还没责罚呢,将军这边就想要他的命,朕这里还是提醒提醒连霜,朕不想再看到类似的事发生第二次,否则……朕可不会姑息你。”

“还不快谢主隆恩吗?”连城一脚踢在了连霜屁股上,连霜以头抢地,仓皇极了,“是,是,臣下谢主隆恩。”

“退下。”

皇上蹙眉摆摆手。

连霜悄然无声离开。

连城一路上都在骂骂咧咧,声音不绝于耳。

“这耳报神倒快得很,已将消息送了给连老将军?”皇后黛眉微蹙,“都是妾身妇人之见,本不该找您过来。”

皇后和皇上关系和睦,多年来一如既往,皇上一笑,“谁能神机妙算呢?不过今日也弹压了他们,最近这一段时间他们是不敢起风波的。”

看皇上倦怠,皇后送皇上出宫。

祁月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等睁开眼睛一看,发觉自己躺在一张雕镌的格外精美的拔步床上,一时之间如梦似幻,掐了一下自己才发觉这是现实。

她才刚刚准备起身,皇后已施施然靠近。

“可感觉怎么样?”皇后和颜悦色,她命中没女,正因如此看到乖巧可爱的女孩都很和煦,祁月很合乎皇后眼缘,因此皇后倒很是亲昵她。

祁月被那轻柔犹如春泉一般的眼神几乎融化了,“皇后千岁,臣女怎么在这里啊?”

其实她早想起来事情的来龙去脉了,但关于细节却不能记得住。

“还说这个?都是承衍的错,好好儿的带你进宫,他人却不见了,得亏你今日遇到的是本宫,得亏本宫是古道热肠之人,不然今日你势必凶多吉少,本宫已让人去找你夫君了,少时等他过来本宫好好的教诲一下。”

“哎呀!”

这才是闯祸了。

祁月一骨碌起来,“娘娘不可不可,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教诲他?

“有本宫为你撑腰,祁月你什么都不需怕。”皇后温柔的抓住了祁月的手。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