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十二章 暧昧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什么,溺水?”

萧承衍巧遇了萧承斌,萧承斌邀萧承衍去“曲水流觞”呢,哪里知道凤坤宫那边的太监却冒冒失失的闯了过来。

那太监心急火燎的将允王世子妃溺水的事说了出来。

“殿下,快到凤坤宫去看看。”

“人怎么样了?”萧承衍固然对祁月无感,但祁月毕竟是萧承衍的世子妃,二来,祁月一旦出什么问题他如何给人家里人交代?一念及此两人马不停蹄到了凤坤宫。

祁月唯恐萧承衍过来,奈何萧承衍这么快就到了。

看萧承衍气喘吁吁,皇后起身,她那威严的视线不怿的落在萧承衍身上。

“你来了?”

“臣下……”萧承衍准备行礼,皇后皱皱眉,“本宫这里可不需你繁文缛节,你且看看你那世子妃,她成什么模样了?”

祁月浑身颤抖。

一则以惧外加一则以惧!

她唯恐惊动了萧承衍,但皇后娘娘偏偏就惊动了他。

“殿下这夫君做的,”皇后嗤之以鼻一笑,倒准备给祁月打抱不平,“这还在皇宫里,人就消失不见了,倘若回家,婉宁这半条命不都断送了?既是成婚那就是一家人,本宫这里……”

皇后每教训一句,萧承衍的头就地三分。

皇后教训完毕,祁月恨不得找一床棉被将自己彻底包起来。

看萧承衍来了,皇后起身离开,祁月准备道歉,但萧承衍却凑近,“感觉怎么样?”

“还好。”

祁月想不到萧承衍会关心自己,暗忖,这家伙一颗心都在祁月身上,但今日却将少见的温柔给了自己,她脸上的笑还没消失呢,对方已阴骘的撇嘴,“既然是好了,不走还在这里躺着?在凤坤宫过大年吗?”

祁月战战兢兢,急急忙忙起身。

发丝湿漉漉的,从凤坤宫出来一股冷风吹的祁月战栗了一下。

萧承衍看祁月如此,故意靠近。

“别乱动。”祁月几乎如同被胁迫一般从皇宫出来,进马车后祁月再看萧承衍,见他冷若冰霜,似乎要将自己大卸八块。

祁月还在想究竟如何躲避杀伤力呢,萧承衍的手已举了起来,祁月急忙去保护头。

却看到萧承衍将自己的披风摘了下来罩在了她肩膀上。

“谢谢。”

“惹祸精!”萧承衍瞥视了一下车窗外,外面华灯初上,夜已到来。

她也许久没看外面那流光溢彩的世界了,才准备看呢,哪里知道萧承衍手中的帘子已落了下来,阻挡住了一切。

“哈啾!”

一股肯分席卷过来,无孔不入,她的鼻涕都快喷出来了,萧承衍看到这里丢了锦帕过去,别过头不去看,祁月自己处理。

“今日为何落得这般田地?”

“有……”祁月准备实话说话,但看小肠炎盛怒,她说出口的话急忙转个弯,“有点儿误会,不过我真没大碍,哈啾哈啾!哈啾!”

萧承衍急忙躲避,心头暗忖,对面女子神韵上近似于祁月,但左婉宁毕竟是左婉宁,她连祁月冰山一角都抵不上。

马车平缓往前走。

萧承衍闭目养神,没有人知道究竟他在想什么。

才刚刚回去,萧承衍就将祁月交给了妙音,妙音大惊小怪,“怎么走的时候好好儿的,回来就成了这样?”

祁月一言以蔽之。

妙音用干毛巾为祁月擦头发,才刚刚上了刨花油,江氏已到。

“王妃!?”祁月想不到江氏会来。

在前世的记忆里,江氏是一个温柔端庄识大体的女子,她贤惠的很,既有女中豪杰的魄力又有女子应该有的睿智和心思。

前世,祁月和江氏的关系不错。

江氏自打祁月死了以后,眼睁睁看着萧承衍瘦削下去,如今左婉宁来了,她是希望左婉宁能顶替了祁月的位置。

“还叫王妃?”

江氏责怨的眼神已飘了过来。

祁月急忙改口,“娘亲,这半晚上的您怎么来了?”祁月感动,无论是皇后还是江氏,这些长辈都对她那样好。

江氏叹口气,“今日的事真是对不住你了,等会儿我必定好好儿教训他,如今你人都这样了,他倒好,回去倒头就睡。”

“哎呀,不敢当不敢当,说起来都是婉宁自己的错。”

江氏听祁月如此说,一时之间更欣赏她。

“去,让人将世子爷摘过来,我倒要问问今日发生了什么?”江氏威严的低吼了一声,背后的妙音响亮的应了一声,已到前院去了。

“娘亲,不要啊,千万不要殿下过来。”

“有娘亲在,必定为你撑腰,你大可放心。”江氏抓住了祁月手。

前院,一黑影没入萧承衍的屋子。

屋子里黑灯瞎火,那人却犹如具有夜视能力的灵猫一般,两人一问一答,但听萧承衍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那人将事情汇报,言简意赅。

萧承衍听了后深吸一口气,“她可真是的,实力悬殊如此大,非要以卵击石。”

但让萧承衍百思不解的是,明明左婉宁和连家人并没有任何芥蒂过节,但她为何要这么做?

影卫准备离开,萧承衍蹙眉,“回来。”

那人闪电一般靠近。

“查一下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过节,速度来报。”

影卫再次消失。

那影卫刚刚走,江氏的贴身丫头也到了,“世子,王妃要您过去一趟。”

“这早晚,要本王过去?”萧承衍倒感觉奇怪。

母亲清心寡欲,笃信佛教,一般来说这个时间已睡着了,却哪里知道此刻宣自己过去,他向来尊老,急急忙忙过去。

结果才刚刚进入屋子,江氏就唉声叹息。

“跪下!”

“这!”

“跪下!”看萧承衍似乎不情愿,江氏怒上心头,冷冷呵斥,“也是,自王爷去了后你什么时候听过我话?”

听娘亲这话说的不对劲,萧承衍微愕,急忙下跪,“母亲。”

“儿啊!”江氏启唇,“祁月的事已过去了,如今左婉宁已做了你的世子妃,于情于理你应该对她好一点,没有人是看着自己脚印和背影生活的,母亲年迈,但依旧神目如电母亲看着孩子是好的,你不知照顾她,今日她成这样子回来你老实说是不是你弄的。”

萧承衍做梦都想不到,这臭丫头居然和母亲统一战线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