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十三章 太妃助攻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当年母亲心头的准儿媳妇可只有祁月一人,但如今一切都不同了。

“我会对她好。”萧承衍承诺。

“去吧,去吧。”江氏相信自己的儿子,无奈的摆摆手,看他起身离开,江氏起身,目送萧承衍离开。

萧承衍大步流星进入屋子,这倒吓到了里头的祁月,祁月一骨碌起来,偷瞄一下门口,看是萧承衍到了,嘟嘟囔囔,“殿下?”

“油嘴滑舌口蜜腹剑。”他进来就嘀咕。

祁月一头雾水,“什么油嘴滑舌一头雾水?”

“说的就是你,”萧承衍反唇相讥,“你在母亲耳边吹了什么歪风邪气,母亲对你这么好?”

“老人家喜欢我我有什么办法?”越看萧承衍生气,祁月就越调皮,“母亲喜欢贤妻良母类型的,你不是不知道。”

“贤妻良母,就你?”萧承衍表示高度怀疑。祁月不说话了,不是不争辩了,而是感觉心力交瘁,今日跌入了太液池内,喝了两口赃物的水不说,还受了风寒,得亏妙音尽心竭力照顾,此刻状态勉强好转。

哪里有精气神和萧承衍打嘴仗。

“我不舒服。”祁月躺在了原来的位置,眯缝了眼休息。

萧承衍看到这里已气急败坏,“三纲五常你知道吗?夫为妻纲,我这话都没说完呢你就不听了?亦或者说你充耳不闻,故意的?”

祁月浑身难受,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不予理会。

萧承衍也不是得理不饶人之人,此刻看过去,见祁月躺在卧榻上,那侧脸的线条美的惊心动魄,她恬静的呼吸着,愠怒让她面颊绯红,而那起起伏伏的胸膛正在宣示内心不平的怒意。

萧承衍气鼓鼓躺在了旁边。

祁月朝里头蜷了一下。

萧承衍越发看越发感觉身边人好像就是祁月,她的一颦一笑,她那习惯性的动作以及神态,完全是祁月的刻制。

但仔细一推敲,却哪儿哪儿都千差万别。

萧承衍自己也不清楚为何会将祁月和左婉宁混为一谈。

此刻祁月进入了梦里,她看到了熊熊燃烧的火焰,火光冲天,那是粮饷燃烧起来的光,等祁月反应过来一切都是皇上所为,已是来不及。

“将军,左翼沦陷,郑国人已如狼似虎而来。”

参将一面呻吟一面倒在了祁月面前。

“援军呢?”祁月将参将搀起来,朝那破碎的城楼而去,远眺一下,见视线尽头是一片黑色潮水一般的郑国人。

那一群郑国人早想将祁月拿下了,在多年的拉锯战之中他们甄别出最厉害的领袖以及最孬种的败类,大家都知晓祁月乃帝京佼佼者,今日能拿下祁月,他们不然能在郑国扬眉吐气,还能在寰宇扬名立万,此等大好事,他们自然蠢蠢欲动。

“援军?”参将叹口气,他看了看断壁颓垣,看了看尸横遍野的战场,眼内炽烈的光逐渐枯竭,“帝京并没有援军到来,我们还有三十人了,将军。”

祁月回头,目光凝肃,“好,就算是最后一人一马也不能放弃。”

“但……”

“宁可马革裹尸,不能苟且偷安,如今四面楚歌是我们浴血奋战的时候了。”

祁月握着青铜钺挥舞了一下。

但这一场战争终因对手强本方弱而战败,战败的祁月被俘虏了。

有人挥舞狂刀斩落了她的头颅。

那人夜枭一般桀桀怪笑,“祁月,如今我终于还杀了你,愿风将你的忠魂吹回故土。”

祁月感觉咽喉肿痛,一股剧烈的疼顿时攫住了她,犹如少年时弹奏马头琴被马头琴的琴弦勒住了手指头一般,她大叫一声醒了过来。

旁边的萧承衍也知祁月做噩梦了,急忙靠近,“祁月,祁月?”他摇晃了一下她的肩膀,祁月睁开眼看到模糊一团,此刻她脆弱极了,看到东西就抓。

“萧承衍,萧承衍……”

祁月在叫他的名字,那喉音颤颤巍巍。

“萧承衍。”

萧承衍动了恻隐之心,“你休息一下,我给你冷敷。”祁月的身体好像火炭一般的滚烫,萧承衍急急忙忙采取行动,来来回回折腾了半晚上,第二日清晨祁月才从高烧转为低烧,但依旧迷迷糊糊不能醒过来。

她感觉得到他在忙碌,听得到他的声音。

等祁月醒过来,却没看到萧承衍。

让祁月震惊的是坐在自己身边的是江氏。

“娘?”祁月瑟缩了一下,唯恐江氏责备自己昨日闯祸,哪里知道江氏却和颜悦色笑着,“你看看你,如今可好多了?”

“好,好多了。”祁月只感觉自己的思绪依旧还飘飞在空中。

江氏慈眉善目好像一尊菩萨,她伸手擦拭了祁月额头上的汗水,用手背轻轻试了试祁月的温度,这才舒展了眉,“你醒过来就好了。”

“对了,世子呢?”祁月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这一切,王妃对自己太好了,这种好不存在任何杂质,那是一个长辈对一个晚辈最好抚慰,祁月这话冲口而出,此刻江氏抓住了祁月的手。

“他才刚刚出去,昨晚你昏迷不醒,他忙前忙后,倒很是上心,我着做婆婆的看到他这样照顾你也是老怀大慰。”

什么和什么啊?

原来萧承衍果真在不遗余力的照顾自己,祁月不知该开心还是该难过。

“娘亲。”祁月凑近江氏,江氏响亮的应了一声“哎。”轻轻伸手摩挲祁月的脑袋。

这时妙音进来了,埋怨道:“王妃,您上了年岁,这一大早就过来了一瞬不瞬盯着世子妃看,您身体哪里受得住这个?您也要持盈保泰啊,世子妃已快好了,这不草药也煎好了,医官说只要按时按量喝了,很快就药到病除,奴婢搀您回去休息。”

“也好。”

江氏的确有点困倦,临走前还再三再四叮嘱祁月,祁月只感觉温馨极了。

等老王妃去了,祁月翻了个身,刚刚准备找一面水银镜看看自己,却听到窗棂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祁月勉力起身,这习惯性的扑棱声是自己豢养的鸽子发出的,此刻祁月一把将鸽子抓住。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