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十四章 傲霜公子的情报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她看附近没什么偷窥者的眼睛,火速放了鸽子,那鸽子很快消失在了青云端。

祁月趴下,缓慢将那信筒打开,嗅到一股淡淡的香味,那信纸暗香浮动,此人在长期和自己通风报信,但祁月很是奇怪,她从未见过此人。

之前也有过接洽的要求,那人却坚决不情愿见面。

信笺落款是傲霜公子。

祁月一目十行的浏览,发觉这情报正好是自己目下最最需要的。

关于连家一家发生了什么,大事小情此人汇报的巨细无遗。

言简意赅。

祁月微微叹口气,昨日险乎就让他们栽跟头了,奈何事到临头那连城却到了,且只能继续观察找机会了。

她看过一切后休息去了。

到午餐时间,江氏那边的丫头过来了,笑容可掬,“王妃说,世子妃这边要是方便的话,她等会儿过来和您共进午餐。”

“娘亲要过来?”对江氏,她已经产生了一种孺慕之情。

当初江氏是那样爱自己,如今江氏将这一份长辈的关怀嫁接给了自己,祁月自然欣喜,但心头却也滋生出淡淡的黯然。

“这就要看世子妃您这边方便不方便了。”

那老奴慈眉善目。

听到这里,祁月嫣然一笑,“人家花木兰还对镜贴花黄呢,你看看我如今这蓬头垢面的模样儿如何见王妃呢?”

“世子妃,您又见外了,王妃听了这话指不定要生气呢,王妃说要您入乡随俗,从今以后就是相亲相爱一家人,切不可说这些有的没的话。”

“明白。”

一会儿后江氏到了,最为难能可贵的是王妃居然知道她喜欢吃什么,祁月胃口不怎么好,还要顾虑自己的形象是否端庄,吃的谨小慎微。

“你啊,入了门就是我家的媳妇儿,不要乔张做致扭扭捏捏的,那些假惺惺的一套我是最不喜欢的,你拿出自己本真就好。”

听到这里,祁月又是欢喜有哦是羞愧,倒是人江氏多半时间都在伺候她。

酒足饭饱,江氏有点生气,祁月还以为自己不小心触霉头了,哪里知道江氏絮聒起来,“也是委屈了你,他那一档子事你应该也知道,如今祁月已…你也要多担待担待。”

听到这里,祁月感动极了。

这么伟大的母亲真是凤毛麟角一般。

“他不过来找你或对你不好,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你直接来找娘亲就好,娘亲这里教训教训她。”

“娘。”

祁月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江氏轻轻抚摸祁月的脑袋,祁月只感觉舒适,恨不得就这么睡过去。

一会儿后,外面报说连家来了人。

江氏隐忍了两天的脾气终于爆发了,她和颜悦色看看祁月,朝外面努努嘴,“那江家人来了,真是岂有此理,那一箭之仇母亲一定会为你报了,你在这里好好儿休息就好。”

世子府和连家人本就剑拔弩张,如今他们亲自上门,不管是赔不是还是幸灾乐祸,言而总之一句话,他们不可能被欢迎。

看王妃和扈从出去了,祁月起身,偷偷摸摸戳破窗户纸看。

发觉庭院内是一个二八年华的小姑娘,那小姑娘急急忙忙给王妃行礼,还让人送了东西进来。

“告诉你们老将军,我们连家人眼睛里不是没见过东西,欺负了人就用这些东西打发我们,你以为我们是乞丐呢?”

那姑娘点头哈腰,很是可怜。

江氏问:“你是连家什么人?”

“回娘娘话,”那女孩急忙下跪,“我是连家的大小姐,关于婉宁小姐的事我爹爹也气愤填膺,回去后就气坏了,如今还卧床呢,爹爹让我过来赔不是,顺便看看姑娘怎么样了,有需要的尽管开口。”

“这是爹爹给你们准备的礼物,自然是不成敬意,娘娘,还请娘娘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还算你们老将军通情达理,但那连霜让人瞧不上,妙音啊,既然这连姑娘好心好意大老远来了,就让连姑娘到里头去看看,也好回去交代。”

听到这里,那姑娘欣喜若狂,急忙起身。

妙音带连姑娘进来。

祁月听到脚步声逐渐靠近。

一二三!

昏。

必要的时候用昏迷不醒来应对,连姑娘从外面走进来,看看祁月昏厥,一时之间似乎很沮丧,祁月发现这连姑娘居然伸手擦拭了一下眼角。

很有可能这连姑娘是认识宿主左婉宁的。

“姑娘可看好了?”门口的妙音已催促。

“都是我弟弟不好,如今我给你们赔不是,等你们世子妃醒来了,你给带个话。”

妙音也是见过世面的,此刻讥笑起来,“姑娘就不要猫哭耗子了,你那弟弟连霜连一个女孩都下手,如今已沦为帝京笑柄,你此刻想必也是居心叵测而来,难道是想要看看我们姑娘是不是已命丧黄泉,你放心好了,我们世子妃身体好着呢。”

连姑娘沉默。

就在此刻,祁月转动了一下身体,微微睁开了惺忪的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略微带咯英气的面庞,女子的眉黑浓,眼睛深邃透彻,好像浸润在水中的黑白玛瑙一般。

看祁月醒来了,女子急忙进入。

祁月发现这连姑娘是的的确确过来赔礼道歉的,心头的不快一扫而空。

两人倒聊的很好,那姑娘自我介绍,祁月一听原来这姑娘是连霜的姐姐,倒有点愕然,“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看你这性情和将军还有连霜大相径庭,想不到你也是他们家人。”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再说了,我从小既阻碍外婆家长大,和他们是有隔膜的,但说一千道一万毕竟血浓于水,今日臣女过来给您赔礼道歉了。”

“哎呀,不用不用,扭扭捏捏磨磨唧唧什么?我和你臭味相投,倒想认识认识你,以后你有时间就过来看我。”

那种好感似乎与生俱来。

连翘临走前,小心翼翼从衣袖中拿出一个锦囊。

那锦囊内源源不断散发出一种淡淡的和煦的香味,屋子本身不大,那香味很快就充盈在了边边角角之中。

祁月嗅到那一股香味,面色顿时变了,她的眼睛空洞迷惘,似乎被一种神秘而庞大的力量攫住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