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十五章 复杂的关系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金戈铁马,美人如画。

当年的她是轰动帝京的女将。

戎马倥偬的生涯,光阴似箭。

成龙一年,祁月拿下英山附近六座城池一战成名,成龙九年,祁月带三千精锐之师收复燕云十六州,成龙十三年,祁月已将鞑靼人阻击到了碎叶城,帝京再也没有兵戈扰攘。

但和郑国那一战,祁月却全军覆没。

每一年回京,她都会主动来找萧承衍,而萧承衍呢,知晓她喜欢鸢尾花,让人在王府后院栽种了不少鸢尾花。

而那些鸢尾花在祁月去世后也大规模死亡,就好像追随了祁月的灵魂一般。

“鸢、鸢尾?”祁月对那香味烂熟于心,鼻孔抽搐了一下。

“是啊,”连翘笑盈盈,“这是密宗的手段做的,将鸢尾花做成了药丸子,世子妃只需要佩戴在身上一定会让世子爷春心萌动,呵呵呵。”

这家伙笑的好像狐狸一般。

“为何送我鸢尾花?你和……”祁月几乎冲口而出,“你和祁月究竟是什么关系”,但话到嘴边毕竟还是吞咽了回去。

祁月回溯了一下记忆,在印象中并没有任何关于这连霜的记忆,此刻连霜却笑了,“你用这个就好,反正我知道他喜欢鸢尾花的香味。”

“也好。”

临走前,连翘将连家的事说给了祁月,连城闭门不出,他将连霜拘押在了一个小屋子里,酣畅淋漓的教训了一通,勒令连霜最近修身养性不好到处招灾惹祸。

这倒是意料之中的。

“我送送你?”

看连翘准备走,她是有点怕下人们会为难,这才跟在了背后。

送连翘出门,她倒止不住胡思乱想。

还没进屋子呢,萧承衍已到了,下马车后让他站在月光下,凝目看了看门口的祁月。

“本王不是不回来了,你还倚门回首笑把青梅嗅?”

听到这里祁月有点不舒服,“我是出来送人。”

“送人?”他半信半疑,但才刚刚靠近就如遭雷击,声音也提高了不少,自祁月被残杀后,他再也不喜欢鸢尾花,此刻那浓郁的香味扑面而来,顿时让敏感的他抓狂,几乎是步步急逼靠近了她,“谁要你用这种香料的?”

“胭脂水粉铺子里的人能做,我左婉宁就不能用了?”

看得出萧承衍很生气,然而就在下一刻萧承衍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声音逐渐变的柔和了起来,“不是不要用,下次换一种。”

祁月偷瞄一下背后,果然看到了姗姗来迟的江氏。

“你一回来就恶形恶状,世子,是我让婉宁用的,你有什么不满的情绪你找我发泄就好。”王妃气急败坏。

“母亲!”萧承衍还要说话,江氏已跺跺脚哆哆嗦嗦去了。

看到这里,祁月急忙过去搀扶,江氏倒感觉祁月可怜,自是说了不少暖心的话。

从前院到后院,祁月愁眉不展。

“娘前说你心里还有别人?”

“你!”萧承衍怒不可遏,“睡觉!”

这一晚休息的不怎么好,天才蒙蒙亮,萧承衍已让人来敲门,说是今日有事要带她出去,这不是赶鸭子上架?

祁月胡乱洗把脸,上了马车。

“等会儿多看,不要说话,我带你认识几个人。”

祁月点点头,瞌睡虫来了,闭上了眼。

看祁月心不在焉,萧承衍一把抓住了祁月的手,暗暗用力,祁月似乎不觉得疼。

“听清楚了吗?”

“你刚刚要我别说话的!”祁月侧眸扫视了一下萧承衍。

萧承衍气咻咻,一拳头打在了马车上,他深深地发现自己和左婉宁八字不合,三观也不和。

马车停靠在了帝京天字号的酒楼醉春楼外,祁月乖觉的跟在萧承衍背后,进一个叫“松风阁”的包厢,祁月看到了萧承斌。

前几日在皇宫里就见过萧承斌了。

这萧承斌乃太子世子,此人一身正气,满腹经纶,温文儒雅,风流倜傥。似乎所有文人墨客杜撰出来关乎容止的词汇堆积在他身上都不为过。

“皇兄,介绍一下……”这边萧承衍还没介绍呢,那边萧承斌已笑了笑,示意祁月坐下,“前几日就见过了,月姑娘是个秀外慧中的丫头。”

祁月不说话。

看桌上菜不错,她比先前还饥肠辘辘,既是男人之间的宴会,作为一个陪衬,她也懒得喧宾夺主,埋头苦吃起来。

对面的萧承斌看到这里倒笑了笑,“想不到世子妃的胃口也很好。但世子妃为何如此沉默寡言,怕不是前天被吓怕了?”

“就他那王八蛋也能吓到我?”

祁月不开口就沉默是金,这一开口顿时语惊四座,萧承斌和两个幕僚瞪圆了眼在看祁月。

祁月微微叹口气,羞人答答的解释,“我是不怕他的。”

旁边的萧承衍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

“王弟啊,你这世子妃是个真性情的女子,真乃有一说一,哈哈哈。”萧承斌倒很喜欢这个性格的女孩。

祁月继续对付食物,彻底忽略了萧承衍的眼神。

就在此刻,祁月听到了锣鼓声,那鼓声悲壮苍凉,接着还出现了拔地而起的号角声。

四面边声连角起。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祁月一下子站了起来,身体犹如一杆枪一般笔直。

看到这里萧承衍一把抓住了祁月的手,完全不清楚祁月这又是要出什么幺蛾子。

“这是战鼓和集合号的声。”祁月恨不得下去一探究竟。

“在演戏,”对面的萧承斌解释,“你稍安勿躁,最近帝京的教坊司编排了不少的曲目,今日这是祁将军大战匈奴的戏份。”

祁月人就在窗口,此刻失神的打开,看到下面的舞台上果真有几个装扮成将军模样的人在打斗,那匈奴人还率了几只苍猊,但扮演祁月的角色骁勇善战,对付这群人犹如砍瓜切菜一般。

不说祁月自己,就连她身边的萧承衍也已变了脸色。

知晓萧承衍不能承受这刺激,萧承斌咳了一下,旁边一个侍卫急忙过去关窗。

但与此同时,楼下却发出了一声冷笑。

“都是假的,这都是假的,倘若祁月果真如此厉害,又为何能死在边关?传说人家可是凌辱了她的尸体,斩断了她的头颅,还……”

那肆无忌惮的笑暧昧极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