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十九章 生日礼物的准备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这女子的话掷地有声。

接着更多人已呐喊叫嚷起来,咆哮的声音不绝于耳。

不少人闻讯赶来,祁月哭的越发委屈大家就越发同情可怜她,一时之间大家都开始声讨连霜。

“七猴儿,猴儿?”七猴儿是连霜的随从,这时连霜还指望自己的随从能保护自己。

却哪里知道七猴儿已被教训成了大肥猪。

大家步步紧逼,连霜已被包围在了一个小圈子里。

这里距将军府很近,等会老将军出来一切就鸡飞蛋打了,因此祁月决定速战速决。

她伸手在衣袖中摸出了一枚银子,那碎银子变做暗器偷袭在了连霜的膝盖上,连霜顿时“哎呀”了一声直挺挺跪在了祁月面前。

众人看连霜忽然下跪,一个个惊的目瞪口呆。

祁月急忙上前,“哎呀我原谅你就是了,你这样多不好啊,你爹爹可是叱咤风云的大将军,你爹爹知道你在外面这样多不好啊。”

众人看连霜主动下跪,这才骂骂咧咧去了。

连霜气坏了,灰头土脸回家。

少不得又要被折腾。

回去的马车上,妙音将右手捏成兰花指,“奴婢可都看到了,是世子妃您算计了他,否则他怎么可能下跪?”

“看到什么了你看到了,我的好妙音,嘘!”祁月可不想让妙音知道自己会武功。

妙音含笑点点头,但旋即想到了什么,凑近祁月脸蛋看,发觉脸蛋上依稀仿佛有淡淡的红,妙音带着哭腔,“都是奴婢不好,奴婢没能保护好您。”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啊,今日我很是扬眉吐气,我和他啊在帝京都出名了。”

何止是出名?

祁月还没进屋子呢,就看到了江氏,江氏不依不饶说什么都要带祁月到连老将军那边去讨回公道,祁月温柔一笑,“今日他在长街上给我下跪,已是威风扫地,我们还过去就显得有点咄咄逼人了,娘亲,还是给人一条活路的好。”

“你啊你,你就是心眼儿好,让为娘看看伤到哪里了。”

其实也没什么“伤”,甚至不仔细看压根就看不出来,但江氏不但小题大做让人找了无数种的膏药过来,且还立即让人到皇宫去通知萧承衍了。

后来关于此事的谣传飞跃了院墙进入了江氏的耳朵,江氏这才放了心,“妙音啊,她果真没让人讨便宜?”

妙音点点头,她是此事唯一的目击者。

“真好,真好啊。”江氏点点头,又道:“你觉得她像不像一个人?”

“祁将军?”

原来有这种错觉的不仅仅是某人和某人,而是一大群人都感觉她们好像一个人。

皇宫里,萧承衍得了消息,听说此事后再也坐不住了。

“这是外面有事?”太子咳了一下,“还是后院起火呢?”

太子和自己的儿子萧承章是完全不同的货色,太子阴险狡诈,一肚子用不完的鬼蜮伎俩。

但萧承章就不同了,他给人一种光明磊落的气度。

“回殿下,我家里那贱内今日在长街上遭遇了连霜,两人闹得不是很愉快,连霜给、给我家的下跪道歉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哪里到哪里啊?

听到这里,太子哈哈大笑。

“刚刚我还和你说你这世子妃非同凡响,如今你看?可不是一语成谶?在帝京,多少女子被欺负后都是忍气吞声,哪里有人让虽然心甘情愿下跪?且你也知道这连霜是心高气傲之人。”

“殿下,关于长生不老的事,容后再聊,臣下要先走一步了。”萧承衍急匆匆道别。

今日太子之所以召萧承衍在西宫见面,不过是想要就父皇所求“不老仙丹”的事洽谈一下。

皇上最近迷恋上了烧丹炼汞,听说人世间有那什么产生不老的灵丹妙药,一时之间激动忙不已,找了不少人去寻,但一无所获。

在长生不老的事情上,萧承衍认为纯粹是无稽之谈,太子也认为是父皇胡思乱想,但太子却想让萧承衍帮助寻找一种可延年益寿的药来供奉皇上,萧承衍也是为难,这从哪里去找?

此刻家里头的消息就传了过来。

才刚刚进王府,萧承衍就看到了江氏。

江氏添油加醋,“今日她也是可怜,你还不快进去看看?”

“可怜?”萧承衍怒不可遏,他就好奇了,为何她总和连霜过不去呢,今日连霜当街下跪,此事定是她在闹鬼,连霜是睚眦必报之人,那连老将军也不是好说话的,将来冤冤相报何时了呢?

“你也不去看看她的脸,哎。”江氏浮夸的说这,她的目的是让萧承衍更关心她,但萧承衍呢,心头窝火,还准备回去教训两句呢。

江氏又道:“不是为给你准备礼物,她也不会这样,你好歹进去安慰两句,你要欺负她,母亲知道了,母亲就和你急。”

听说是为自己挑选礼物才被连霜欺负了,萧承衍这才舒服了点儿,他进入屋子,满以为祁月已面目全非,哪里知道那张脸依旧吹弹可破,甚至于上面一丁点儿受伤或浮肿的痕迹都没有。

萧承衍这才知道江氏那描述完全不切实际。

“可还好?”萧承衍乜视了一下她,逐渐放心。

他靠近她,神色亲昵,“以后采买的事你找人就好,非要自己出去,看看又遇到个登徒子?”萧承衍这么靠近一看才发现了浮肿的痕迹。

他发现桌上放着一个珐琅彩的盒子,知道这盒子里一定是用来疗伤的药,伸手旋开了盖子,将那膏状物在手掌心划开,“来。”

祁月向来不喜人近距离接触自己,此刻萧承衍的手眼看就要触碰到肌肤,祁月一把扼住了他的手腕,两人的呼吸纠缠在一起,看来有点暧昧。

“世……”

门口的妙音才刚刚进入就面红耳赤退出来。

她吃吃的笑,将这突飞猛进的状态说给了江氏,江氏自是开心,“婉宁是个不错的丫头,就说我们这一位食古不化,但愿婉宁能取代祁月,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啊。”

王妃对祁月赞誉有加,妙音时常对祁月赞不绝口,王妃已打心眼里接受了这个儿媳妇。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