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章 理智与情感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第二日一日无事,祁月需要做的就是布置一下陈设之类,至于采买的事,因了昨日的意外,她已不决定出门了,自有人会将需要的东西源源不断送进来。

一切准备就绪。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她开始着手做琉璃酥,这琉璃酥有诀窍,粘米粉是关键,量大做出来口感干涩难以下咽,量小做出来滑溜粘牙味道不好,祁月已许久没做过了,此刻给面兑水,一切都弄好后,上蒸锅。

本以为会做的很好,哪里知道发挥失常。

“世子妃,这个怕不能吃啊。”妙音尴尬的嘟囔,“还好奴婢和王妃娘娘已做了两手准备,倘若您做失败了,我们呢就将“孔雀开屏”当做主菜系。”

看得出,妙音对她失望透顶。

“孔雀开屏?”这陌生的名字让人奇怪,那边已截口道:“就是孔雀鱼了,这个也是很难做的。”

但不管难做还是简单,祁月心知肚明,真正能让他萧承衍胃口大开的只有琉璃酥。

眼看着功败垂成,祁月焉能认输,她再接再厉。

妙音用同情的眼神盯着祁月看,但见祁月行动很快,须臾,蒸锅内的食物已摊开,还没有掀开呢,一股香馥馥的气味已冲天而起。

“哎呀,”妙音悚然看向这边,“真是妙不可言呢,让奴婢开开眼。”

她是想不到,祁月果真会做琉璃酥。

就这香味判断,那琉璃酥味道应该还不错呢。

祁月切开,将边角料弄了一点儿给妙音分享,“怎么样?”

妙音这的眼神转为震惊,逐渐的张大了嘴巴,“真是色香味俱全,世子妃,您果真是个文武全才啊。”

文武全才?

不!她是个愚忠之人,不然当年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

看祁月黯然神伤,旁边的妙音还以为刚刚的失败打击到了祁月,“世子妃,失败是成功之母,奴婢看您做的很好,可比糕点房里做的更好呢。”

“好了,”祁月回嗔作喜,“装起来,明日宴会上送了给他吃。”

她收拢去了,祁月悻悻然离开。

第二日,萧承衍的生日,算不得宾客盈门,但人多势众履舄交错,妙音怕祁月不认识某些人,站在角落给介绍。

结果祁月发现今日宴会上出现的不少都是名单上未邀请之人,换言之,今日这群货色里头十有八九居然都是不请自来的。

这些人里有那过来凑热闹的,有那套近乎拉关系的,还有一些是碍于情面不得不来的。

萧承衍在公众场合还是很器重她,这点让祁月开心。

此时此刻,酒过三巡,众人也开始送礼,什么汉白玉做的“大禹治水图”,怎么龙泉宝剑什么堪舆图等等不一而足。

就在酒酣耳热之际,外面来人送了帖子,说信王世子来了。

祁月认为萧承章是个不速之客,立即过去提醒萧承衍,萧承衍回头看她,眼神很无奈。

“怎么办?”祁月无辜的耸耸肩。

她是既想让萧承衍和王妃忘记祁月,但又怕她们彻底忘记自己,所以祁月为自己设计了一整套奇奇怪怪的动作,看祁月孩子气的耸耸肩,萧承衍皱眉,“让他们进来。”

“进来指不定出什么幺蛾子呢,今日是殿下您的好日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何苦让他们进来?”

意见分歧。

“正因为今日是我的好日子才不能将他们拒之门外,不然指不定他们在背后怎么排揎我呢。”萧承衍倒情愿让人进来。

须臾,萧承章到了。

“愿王兄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才刚刚进入,她就开始祝祷。

“谢了。”萧承衍不咸不淡挥挥手,态度既不显得疏离也不显得热络。

安排萧承章坐下后,萧承章一笑,“我今日也准备了礼物。”

“信王世子来就来还煞费苦心准备什么礼物,劳民伤财什么呢?”祁月嗤笑。

反正只要是有萧承章的地方,气氛都有点剑拔弩张。

萧承章莞尔一笑,“不过一点心意罢了。”

萧承章鼓掌,接着有太监送进来三个四方四正的木箱子,每一个木箱子上都画了不少金碧辉煌的玩意儿,看来美不胜收。

“这是?”

“皇兄,”萧承章眼神里蕴出清澈的责备,“你在这里能看出什么?靠近点儿,这可是最为别出心裁的礼物,真正不落窠臼,想必今日还没人送您这样的呢。”

萧承衍凑近,伸手小心翼翼将木箱子打开。

里头居然是个人。

那是个手握葫芦丝的女子,那女子搔首弄姿,曼妙的身体凹凸有致,灵活的腰杆犹如一条蛇。

她的五音表演未必很好,但那扭腰的动作却让人一看就……辣。

女子浓妆艳抹,装扮的冶艳极了,好像一朵亭亭玉立的杜鹃花。

“杜鹃,教坊司内独一无二的班头,皇兄看怎么样?这是臣弟今日给您准备的礼物,还请您笑纳。其余两个也请您打开看看。”

那女孩居然果真就叫杜鹃。

杜鹃眼看就蹭到了萧承衍的肩膀,萧承衍咳了一下,那杜鹃知难而退,并不敢得寸进尺,局面反而有点难言的尴尬。

接着第二个箱子打开,里头是一个穿着月白色霓裳的女子,这女子手中握着一把白玉做的笛子,看来更是妖娆娉婷极了。

“这是白玉簪。”

第三个箱子里是一个热情似火的红衣女,那泳衣女叫玫瑰。

三个女子吹拉弹唱都很厉害,众人看在这里倒羡慕不已。

但唯当事人不过冷冷一笑,似乎感觉被唐突了。

“磕头吧,从今以后我皇兄就是你们的新主人了,你们在这里可要好好儿听话,以后尊要尊老,还要尊世子妃,明白吗?”

几个女孩连连点头。

祁月还以为萧承邺会拒绝,但哪里知道萧承邺居然缓慢的点了点头。

“所以说,”萧承邺看都不看这几个女孩,哂笑,“她们是我的了?我想要将她们怎么样就将她们怎么样吗?”

“那是,那是。”萧承章暧昧的笑着。

看萧承章笑,萧承邺咳了一下,“婉宁,这几个女孩看着可怜,如今天寒地冻的还要穿这么凉快在这里跳舞,我将她们交给你,你处理一下此事。”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