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一章 惹祸琉璃酥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祁月想不到这任务落在自己头上。

她同时也感觉到萧承衍是一点不喜欢这些女孩。

而这些可怜虫更没希望将萧承衍的心咬开一条缝住进去。

一念及此,祁月清了清嗓,“你们重获自由了,从今以后再也不需要追欢卖笑了,去吧去吧。”

在教坊司中的女孩多半都是签约了卖身契的,一个个身不由己,此刻那玫瑰痛哭流涕,立即给祁月磕头。

祁月将玫瑰搀了起来,“我这叫找信王世子要你的卖身契,还有你们,那个杜鹃花和那个什么花儿,从今以后你们各回各家,以后不要抛头露面出来赚钱了,可怜。”

任何人都想不到萧承衍会将女孩的事交给祁月去处理,大家更想不到祁月要放了这些莺莺燕燕人萧承衍非但没一丁点儿意见,反而还很赞同。

萧承章气急败坏,攥着拳头。

看那几个女孩离开了,萧承章开启了第二条计划。

“皇兄,今日是你的好日子,这些女孩是送来给你做小妾的,你倘若看不上她们,让她们做婢女也就罢了,偏偏又让他们走,这也是断了她们的生路。”

听到这里,萧承衍一把将祁月肩膀握住,清澈的眼看起来比平日里还深邃不少。

“一人只爱一个人,何苦让他们到我身边厚此薄彼争风吃醋呢?今日既是我好日子,我的意见也至关重要,这二来,人是你送给我的,我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难道我不能左右她们?”

萧承衍说到这里,恍然大悟。

“哎呀,你原来是和我在开玩笑,婉宁,快追她们回来。”

“走都走了,去哪里找?再说了,王弟也是宅心仁厚之人,想必不会玩笑话。”祁月打心眼里笑了出来。

众人都匪夷所思。

“好了,”江氏看大家面面相觑,甚至有人交头接耳,她站了起来,“大家开席,来来来,举杯。”

诸位被江氏带动了起来,三杯两盏淡酒后,祁月送了自己精心做出的琉璃酥给萧承衍。

其余每一张桌子上也都送了一小份,分量很少,仅足品尝。

大家看着那平平无奇的琉璃酥实在是没什么胃口。

但江氏却一笑,“这可是世子妃为诸位准备的,诸位不要小看了这琉璃酥,我帝京九龙城内也拢共不过一家卖琉璃酥的,那琉璃酥未必就有我这巧媳妇做的好吃。”

众人一听是祁月做的,勉为其难品尝起来。

一个大小姐能做什么琉璃酥。

旁边的萧承章正准备给两人挖坑呢,此刻听说有琉璃酥,笑嘻嘻拿起来一块,等会儿一定将这琉璃酥抨击的一无是处。

但就在此刻,他忽而闭上了眼睛,接着回味无穷的咂嘴吧。

旁边几个人也都品尝到了,大家都沉醉在了那绝对的香味里。

“啊,真是好吃极了。”有人发出了惊叹。

有人赞扬起来,“世子妃心灵手巧,昨日我还吃了琉璃酥,如今看来世子妃做的可比帝京的琉璃酥好多了,真是厉害啊。”

萧承衍并没有吃。

自祁月死了以后,萧承衍彩页没碰过琉璃酥。

此刻,百无聊赖的他伸手拿过一块,品了一口后,顿时瞠目。

刚刚那些议论他还以为是众人故意赞美,只有吃了后才明白,这琉璃酥的确色香味俱全。

但他却冷冷的看了看祁月。

“你如何会做这个?这个琉璃酥和她的手艺几乎一模一样,你为何会做这个?”热闹的气氛被冷淡的质问打断了。

大家胆战心惊,一双双眼都看了过来。

但见萧承衍怒不可遏,微微站了起来。

祁月实在是想不到萧承衍的反应会如此过激,不然也不会选择做这个讨好她。

“你怎么会做这个?”

“学!学的。”祁月有点结巴,说真的萧承衍生气的模样的确让人畏怖。

“学?这种味道的琉璃酥只有她一个人会做,你从哪里学来的?”众人听的一头雾水,但无论是江氏、祁月还是妙音,大家都清楚萧承衍口中那“她”其实就是祁月。

祁月急忙解释,“夫君不要雷霆震怒,我是的确认识她,多年前就认识了,我吃过她做的琉璃酥,感觉味道好就去请教,妾身知殿下喜欢吃,这才琢磨着给您做了来,想不到您……您会这样。”

萧承衍有点伤感,良久黯然离开。

看萧承衍离开,她也有点沮丧。

众人一看主人公都走了,一个个也找借口告辞。

祁月注意到了,萧承衍并没有吃两口,如今不辞而别不外乎是触景生情罢了。

她有点后悔,真不该做了这东西给他吃。

看人走的稀稀拉拉,江氏凑近祁月。

祁月唯恐江氏会责备自己,过去行了个礼叫了一声“娘亲。”

“我知你是好意,也不知道你到哪里拜师学艺又吃了什么苦头才做出和祁将军做的一模一样的琉璃酥,那事终究还是要过去,娘亲一点不怪你,你也放宽心,给他一点时间。”

听到这里,祁月感动极了。

江氏不愧为大家闺秀,她从来都是不愠不火。

看妙音在准备食物,祁月毛遂自荐,“我过去吧。”

“也,也好。”妙音将吃的送了过去,祁月看看托盘,发觉里头各色小菜都准备的有,看来琳琅满目。

她朝后院而去。

屋子里一灯如豆。

萧承衍手中握着一张画像,那画像上的女子栩栩如生,她穿着戎装,虽雪亮的铠甲覆盖住了身体部分的面积,但依旧可以看出这丫头比一般的女孩个头高挑一些。

她在笑,那双飒爽英姿的眼内含着一股英武的气质。

萧承衍的手轻轻滑过画面,那纸张柔软好像花瓣,他的手指停顿在了画面上。

此刻祁月也到了。

她在门口偷瞄了一下里头,发觉里头安安静静。此刻也顾不得许多,推开了门。

结果迎面看到不少画卷。

这些画卷分别悬挂在不同的方向。

每一张里头都是盈盈浅笑的女孩。

祁月!

策马飞驰的祁月;上阵杀敌的祁月;点兵点将的祁月;折冲樽俎的祁月……

全部都是祁月。

进入这个屋子,她愣住了,想不到萧承衍对自己的思念是如此浓郁,居然画出这无穷尽的肖像来。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