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二章 天外飞信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你……”祁月端不住了,将托盘放在桌上,戳了戳萧承衍的肩膀,“你饿了的话就吃,我打扰你了。”

祁月准备消失。

有时候悲伤是任何人都不能帮你纾解的,需要自己慢慢儿消化调整。

“婉宁。”萧承衍起身,“你不要着急走。”

她顿住了,看着自己脚面。

她回头看了看萧承衍,发觉他的神情落寞,但那冰冷的眼珠内却含着一股淡淡的柔情,大概是他回忆到了之前的浓情蜜意。

“抱歉,但我还是想让你知道这些,你有权利知道这些。”

“我,这……”祁月尴尬,这些事她又是当事人又是旁观者。

萧承衍最近都在观察祁月,其实祁月刚刚入门,萧承衍就想找个借口休妻算了,但逐渐发现这女孩在气质和行事作风上和祁月雷同,这才留下了她。

而在很多时候这左婉宁都默默无闻站在自己身边维护自己。

她的安静让他有点惭愧,似乎做错了什么事。

“那时……”

祁月也想不到萧承衍会主动将他和她之间的过往告诉自己,听了这些故事后祁月有点悲酸,“我理解你。”

“所以,”祁月敏感的一笑,却发觉自己被感动的一塌糊涂,萧承衍注意到祁月有了泪水还以为自己无形中某些话刺伤了她,顿口无言,祁月点头,“你要好好照顾你自己,她泉下有知也会开心。”

鲜少有人这样和他说话。

他的心也有柔软的地方。

这句话让他蓦的想到了祁月,“你究竟如何认识祁月的?”

“因缘巧合,就那样认识了,我们关系还不错呢。”

可见又是个谎言,当年萧承衍几乎和祁月成婚了,她的朋友他怎么可能不认识呢?从未听祁月提起左婉宁,左婉宁也怕穿帮,笑了笑,“哎呀,祁月是我天字号的偶像,我刚刚是玩笑话,她日日都在战场上,哪里有时间和我玩儿?”

“我啊,和她关系不远不近,哈哈哈。”

听到这里萧承衍感觉奇怪。

刚刚左婉宁那一笑而伸手撩拨耳边发丝的动作几乎和祁月一模一样。

难不成她还变态到要模仿一下祁月的一举一动吗?

“三年前,我做了一个灯笼给她,那是上元节,那一日……”萧承衍产生了一种恐惧的预感,似乎眼前这个左婉宁就是祁月,所以他将之前的往事说了出来,本意是希望得到某些证明,但左婉宁却好像听戏一般。

她更明白,如今她借这左婉宁的躯体活下来不过小半年,而嫁给萧承衍才一个月时间,此刻她一旦将自己的秘密说出来,非但不会被信任,还有可能会被当做异端处理掉。

所以,还要稍安勿躁。

“夫君,要是您这里没有什么事我就回去了,您要记得吃东西,人是铁饭是钢嘛。”祁月含笑离开,临走前还关上了门。

外面月明星稀,可见明日是个好天气。

才刚刚回屋子,信鸽就到了,祁月一把抓住,拿了信筒后一看,发觉那封信是自己行伍之中好友寒梦送来的。

当年为调查情报,作为军医的寒梦主动请缨去边塞走走,寒梦会送很多情报过来,这些情报对祁月有很大的助力和作用。

约定第二日在醉春楼碰头。

等两人见面已是黄昏,寒梦风尘仆仆,完全没有青年人应该有的矫健,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古铜色的脸和一种近似于人到中年的沉稳。

寒梦游历时祁月被杀了,但祁月和他交流的信笺并没有离开。

祁月也是还不容易才再次找到寒梦,她伪造了最后一封信,大意为某日自己倘若死了,会有新的接线人和寒梦碰头。

两人之前已见过几次面,寒梦对祁月的初印象还是不错的。

两人见面后也没嘘寒问暖。

为掩人耳目,祁月是乔装打扮而来,她拿掉面纱后看了看对面的寒梦。

“那就长话短说,你信笺上的事具体是什么?”

“前一段时间我路过郑国,为一达官贵人看病,听那人说本月郑国使团要来帝京,使团的领军者叫春捺钵,此人是郑国皇上身边最为厉害的,不但巧舌如簧还聪明绝顶,这一次过来只怕还有居心,您要小心。”

郑国人的祖先是羌族和藏族,他们彪悍勇猛,文治武功。

相比较于中原的人的羸弱,郑国人就完全不同,郑国人从小孩儿出生开始就让小孩学习骑射,等年岁稍长,已开始刁斗。

这是一个十分不喜欢和平的战斗民族。

郑国人起的名字也奇奇怪怪,那春捺钵是蒙语“大英雄”的意思,这春大人郑国皇帝身边不可或缺的奇才良将,多年来不知道为皇帝弄到了多少版图。

郑国皇上一般不会差春大人出动,而每次起用春大人,说明会有巨大的震动。

祁月得知这消息后,倒有点紧张。

“知道了,很快就天黑了,你也要注意安全,我走了。”他们两人交流完毕就走。

并没任何嘘寒问暖的话,谁也不会打听谁的下一站在哪里,将会做什么。

看祁月准备离开,寒梦急忙起身,送了一个包裹过来。

“什么?”祁月微讶,摇晃了一下手中物体。

顿时一股草药香味扑面而来。

寒梦终于露出了一个笑,“上一次不是听了你的脉?姑娘和我们将军的病几乎一模一样,我开了药退给姑娘,姑娘要按时按量服用,就此别过。”

“谢谢。”

祁月回身行了个礼,一溜风离开了。

看祁月离开,寒梦也消失了。

两人的交汇快如流星追月,转瞬即逝,第二日很可能又是天各一方。

回世子府,祁月辗转反侧难以成眠,倘若郑国的家伙果真来作乱,她又要如何处理呢?如今她再也不是一声令下就可号令千军万马的祁将军了,她仅仅是允王世子妃,就这低微的身份如何和他们见面阻挠和破坏他们的计划?

就在祁月胡思乱想的时候,皇上的命令已下来了。

乾坤殿内。

“朕精挑细选,说到才,你可比他们都厉害,朕本准备将此事交给太子世子去做,奈何他过于悯柔,一个善良的人是没办法谈判和算计人的!第二人选才是你,至于萧承章,他自视甚高,目中无人,这是最要不得的。”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