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三章 郑国使团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这不是临危受命是什么?

“朕要你尽最大努力赶走他们,让他们犹如丧家之犬一般惶惶然离开,而我们呢?要风风光光大获全胜,你可能?”皇上阴骘的眼盯着萧承衍。

萧承衍点头。

回来后,萧承衍愁容满面。

祁月料算是因了考察团的事情,故意过去问,萧承衍觉得祁月虽未必能做自己的夫人,但却是个具有深谋远虑且很聊得开聊得来的红颜知己,所以她将这些事都说给了祁月。

祁月一听,一把抓住了萧承衍的衣袖。

“我也要到皇宫去,不然我不放心你。”

太子和太子世子不同,太子是个自私自利之人,兴许这一次会让郑国考察团和萧承衍都起来,自己好渔翁得利呢,这一点祁月也给萧承衍分析了。

“你一个闺阁女子你怎么对朝局和朝廷人的性格分析的面面俱到?”

真是奇怪了!

她居然知道太子和皇上的脾气“如出一辙”,还让萧承衍多“亲近亲近”萧承斌,不要相信萧承章。

“道听途说啊,关于皇宫里的事随意打听都是一箩筐,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祁月笑嘻嘻。

“果真是道听途说吗?”萧承衍怀疑的瞥视了一下祁月。

祁月唯恐露馅,“好了,总之你小心点儿没错的,这些人个个儿聪明绝顶。”

两人到皇宫去,快进乾坤殿之前,已看到了郑国的军队,这一群人仪表昂藏,一个个虎背熊腰,看来似乎力大无穷。

他们不算彻底的草原土著,更不算完全的中原人。

这是一群鸽灰色眼的色目人。

“殿下,这群仪仗队并没有什么真才实学,就好像我们马厩内那最好看的马一般,真正的千里马一定和那些不同。”这是祁月经验之谈。

之所以可以看出这群人没什么真才实学,只因祁月是个习武之人。

一个习武之人,没可能看不出对方的路数。

“你知道的未免太多了。”萧承衍苦笑。

两人进乾坤殿。

太子、萧承章、萧承斌等已都到了,大家似乎在唇枪舌战,和之前每一次国家和国家会谈自谦的开胃菜一般,两个国家的使团总会交锋一次。

很明显中京人已败下阵来。

祁月偷瞄过去,还没说话呢,萧承衍已再次警告,“今日不是你出乖露丑的时候,没事就给我吃东西,少抛头露面。”

“是是是。”

祁月不情不愿点头。

接着祁月明白了,原来是在解答一个郑国的千古之谜,萧承衍才刚刚到,已成万众瞩目的焦点,他也在短时间内就想到了答案。

此刻春大人已经哈哈大笑,“都说帝京乃是个首善之区呢,人才辈出,三岁小孩都聪明绝顶,如今看来只怕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了。”

“你错了,这问题我来回答。”萧承衍上前,不过三言两语问题已回答了出来,春捺钵目瞪口呆。

有人在他耳边嘀咕了一声,似在介绍来人身份,春捺钵一口气问了不少问题,但一个个问题不是被萧承衍回答了就是被萧承斌解决掉了。

太子看萧承斌对答如流倒开心的很。

萧承章冷眼旁观,似乎对一切都漠不关心,但实际上却将一切都尽收眼底,高下在心。

此刻春捺钵那边的问题都被解决完毕,他再也没有口才继续刁难人了,满以为一切已告一段落,但哪里知道春捺钵又说出了自相矛盾的话。

“说起来,这也都是纸上谈兵,吾皇让外臣前来,其实还有更重要的事,前几年我们从祁将军手上将燕云十六州拿下了,后来祁将军也死在了嘉峪关,此事吾皇也耿耿于怀,所以今日吾皇特命外臣带了三个女孩,这三个女孩也是吾皇好好培训出来的。”

春大人一面说一面观察众人的神色。

每一次话题只要牵涉到“祁月”“祁将军”等字眼儿,萧承衍顿时就会发生变化,他下意识攥住了拳头。

祁月看萧承衍如此,急忙靠近。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世子不要担心。”

萧承衍点点头。

春大人大笑一声,“皇上,可以让进来吗?”

“哦?”皇上捻须沉吟,他也有点儿后悔,当日是她算计葬送了祁月,但也就是从那一年开始郑国人开始不断骚扰边境,可谓无恶不作。

今日振国皇上差遣了春捺钵前来,看似不过是国家和国家之间的联谊,然实际上众人都心知肚明,朝堂上的心战和江湖上的城战并没有什么区别。

他们的真正目的是兵不血刃就得到中京的土地。

萧承衍看向门口,祁月也顺着那边看出去,看到三个穿了红衣服的女子走了进来。

这三个女子英姿飒爽,雷厉风行,走起路来虎虎生风,看得出力大无穷。

这三个女孩的体态甚至比一般男人还魁梧不少,大家进来后就那样站在了众人之间。

有人唏嘘,“你郑国女子怎么如此彪悍?”

“比不得你们中京的祁将军啊,昔年,”春捺钵摸了摸足交那卷翘的胡子,眼里有了赞许的光,“我也见过一两次祁月,这祁月你别看是个瘦削的丫头,但武功卓绝,一时无两,说起来我郑国人集训这些女孩的目的就是为了和祁月切磋啊。”

切磋?

祁月听到这里心头发笑,明明是为对付自己而集训的。

真是什么狗屁话在这里都能说的清新脱俗。

祁月也懒得理会。

“皇上,”春捺钵清了清嗓,“那燕云十六州横亘在我郑国和中京之间,本是水草丰茂的好地方,奈何那风水宝地你说他是郑国的也可,你说是中京的也没错,多年来两国为这土地已不知多少次短兵相接,如今吾皇说,只要你们国家能出三个女将军打败我们这三个女将军,那燕云十六州我们就拱手相送了。”

话说到这里,萧承章已笑了。

“我看还不如让你们男性的将军出来几个,这几个女孩看似力大无穷,但女子毕竟是女子,等会儿打败了却要哭鼻子,哭哭啼啼起来前面的话又是不算数了,多没意思啊。”

萧承章这句话可以解读出不少的意思。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