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五章 锥处囊中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祁月看到这里,拍拍手耸耸肩,“算我侥幸胜利,还有谁?你……”祁月指了指旁边一个女孩,“我们斗什么?”

“世子妃可会肉搏,我们就来这个。”所谓“肉搏”乃是刁斗的一种形式,郑是草原,草原上人最喜摔跤近身搏斗等,这是他们的看家本领。

祁月点点头,“我可以试一试。”

那女子靠近祁月,两人赤手空拳打起来。

说来也是奇怪,这女子在草原上明明所向无敌,但她的招式只要遇到祁月似乎就不灵验了,才两个会和,这女子已落败。

祁月脸不红心不跳,看来和寻常时候没区别。

她一屁股坐在了这女孩的身上。

“还是我运气好,刚刚春大人你怎么说的?规则是三局两胜还是三对三?倘若是三三的话,我还要挑战她呢,那姑娘,你要和我比什么呢?”

春捺钵已震惊。

来这里之前密探早将中京的消息带给了郑国。

说如今的中京女将人才匮乏,然而一个世子妃已是如此厉害,更不要说其余人了。

祁月毛遂自荐的确出人意表。

在场的诸位除了萧承章知晓祁月会点儿“三脚猫”的功夫外,其余人对祁月的武功都一无所知。

此刻祁月的表现让人大跌眼镜。

皇上紧张的吞咽了一口口水,眼前的左婉宁无论是动作神态都像极了祁月,这活脱脱就是祁月重生。

至于萧承衍,他也看的瞠目结舌,左婉宁面对彪悍的对手完全无惧无畏,她用最快的时间解决掉了两个凶狠的异类,此刻已挑衅一般站在了那第三个红衣女面前。

“呵呵呵,”春捺钵已无计可施,只能干笑,“吾皇的意思,那自然是三对三了,不然何以公平?”

“哦?”祁月转动了一下慧黠的眼,狐狸一般笑了,依旧胸有成竹,“你会什么,我们速战速决,不要磨磨唧唧。”

那女孩十八般武艺都会,只可惜都不谙熟,祁月并没有立即打败她。

毕竟她也不能让地方输的太惨。

春捺钵眼看大势已去,自是对祁月冬暖阁了杀心,此刻他看了看旁边的男子。

两人什么都没有说,那男子却默契的点点头,他安排他做什么,他已心领神会。

祁月眼看就要大获全胜,但她刚刚飞身而起,空中雪亮的白光闪烁了一下,一把牛耳尖刀已从侧面飞了过来。

此刻祁月倘若不躲避,必死无疑。

倘若躲避,手脚稍微慢一拍,下面的红衣女就要反杀。

然而就在此刻,萧承衍身边一人已握着盾牌飞了过去。

嘭的一声闷响,那牛耳尖刀扎在了盾牌上,刀柄还在颤颤。

而祁月呢,右手肘已压在了红衣女的咽喉上,但决斗是友好的,当祁月打败这女子后,就将手肘抬了起来。

这女子颜面无光,灰溜溜离开了。

“我已大获全胜,春大人,刚刚的约定我们要履行一下了,还请你们驻守在燕云十六州的将士们另谋高就呢,也不过三天五天我中京的士兵就要到了。”

她在据理力争。

这荣耀和结果是自己用性命换来的,祁月自是要乘胜追击。

春捺钵有点后悔,但话已出口自是驷不及舌,“罢了罢了,从今日开始燕云十六州就是你们的了。”

“谢谢。”祁月笑着点了点头。

她靠近了萧承衍,但脚步却有点趔趄,看得出祁月还是受伤了。

“不严重?”

“死不了。”祁月故意端庄的站着,但萧承衍却拉了一把她,她的身体不由自主靠近萧承衍,在外人看来祁月很是“小鸟依人”。

春捺钵灰心丧气,恨不得找一条地缝儿钻进去。

这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在邻国丢脸,以至于皇上再三再四的让他留下,他依然故我离开了。

等那群郑国人离开,屋子里顿时充盈了一片欢声笑语。

“左姑娘真是巾帼不让须眉,你刚刚那三拳两脚让人过目不忘,厉害,厉害啊。”

“世子妃真是不鸣则已不鸣惊人,浮一大白。”

“也不知允王世子是如何调教出这等天生尤物?”

大家都赞美起来。

皇上起身,亲自斟酒。

“萧承衍,你这世子妃真是厉害,今日我国险乎吃瘪,要不是她力挽狂澜,朕也要威风扫地了。”

众人七嘴八舌。

但舅子此刻,祁月昏厥了过去。

前世的躯体是在战场上千磨万击出来的,现如今这身体大不如前,她刚刚和郑国三个女将打斗,看似举重若轻大获全胜,但实际并非如此。

“婉宁?阿宁啊?”

萧承衍喃呢,将祁月打横抱住了,皇上立即找了太医过来瞧病,祁月状态还算好,不过伤筋动骨罢了,皇上叮嘱太医开药,但祁月却不喜欢帝京这压抑的生活。

已是黄昏,但祁月却强烈要求回世子府。

“这里什么不好了,”萧承衍有点愠怒,“你武功如此高,为何我一无所知?”

“之前不是说过,”祁月避重就轻,眼神躲闪,“我认识祁月,祁将军教我的。”

“祁月?”

这是他的雷区,但她不小心踩到了,“算了,以后再聊这个,既是你要回家,那我们就走。”

祁月点点头,“这里房屋都金碧辉煌,太阳一出来金光熠熠,人眼睛疼,房屋宽敞但人却很少,躺在这里我有点恐慌。”

兴许真正让祁月恐慌的是她和仇人在一起……

祁月回去了,她今日大出风头,扬名立万。

皇上回暖阁后惴惴不安,当年是他陷害了祁月,那祁月早死在了嘉峪关,但为何今日这女孩身上在在处处都是祁月的影子。

他立即让人去调查,但很快消息就反馈了回来。

“果真不是?”皇上看着眼前的狻猊香炉,发觉里头青烟袅袅,丝丝缕缕升腾到了空中。

“皇上,属下等已认真调查过了,祁月确乎死于非命,至于这左婉宁,她就是个千金小姐,似乎很喜欢舞枪弄棒,也就学了点儿,大概也是天赋异禀。”

“好一个天赋异禀啊。”皇上攥着拳头,从这日以后祁月再一次成了皇上的假想敌。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