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六章 好事近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祁月回去后,江氏闻讯而来,又是送吃的又是嘘寒问暖,“可伤到哪里了?你何苦理会这些事,帝京的事哪里是你一个女孩儿能左右的?”

“今日不小心左右了一下,”祁月甜丝丝的笑,抓着江氏那温暖的手,“下不为例了。”

“怎么?还有下次?”江氏温柔的眼内蕴出一抹清澈的责备。

为保障祁月身体恢复,江氏让妙音送了不少吃的过来,美其名曰“药食同源”。

还送了一些膏药,这膏药是用虎骨粉、接骨木、熟地黄和艾草做的,对伤口有很好的疗效,惨的是祁月的伤在右大腿后侧,祁月想自己更换,但却鞭长莫及。

“我来!”

“你?”祁月诧然,“这怎么可以?”

萧承衍皱皱眉,“夫妻本是同林鸟,这有什么不可以?”说真的,萧承衍可没真心实意将祁月看做“妻子”,之所以对祁月好,那完全是因为祁月对自己好,而两人之间有共同话题。

不少人都在诽谤祁将军,但作为最委屈的允王世子妃,祁月对那事却只字不提,这也让他很欣赏。

更换了膏药,祁月趴着休息。

夜深人静,萧承衍也没有走的意思。

“你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孩,为何非要挑衅人家?到帝京之前我如何叮嘱你,我要你万万不可胡作非为,你听我话了?”

说真的,她的确没听。

但祁月有自己的理由,且这理由还很站得住脚。

“我也想听您的话来着,但所谓国家存亡匹夫有责,更何况我本身就会武功!二来,佛家还时常念叨说“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呢,今日我挑大梁打败了她们,殿下不夸奖我两句却反而责难我,我可真委屈到家了。”

萧承衍叹口气,“你也应该想到自身安全。”

“那时候我视死如归,怕什么?”不聊就罢了,一开口萧承衍就想骂人。

祁月也感觉气氛诡异,只能尴尬的笑。

连日来祁月享受到了最好的待遇,江氏日日过来,说话小心翼翼,做事小心翼翼,对待她犹如对待一个少不更事的小娃娃。

萧承衍脾气不怎么好,间或会会冷嘲热讽两句,但依旧在尽心竭力照顾她。

很快祁月就痊愈了,还在恢复期她就嚷嚷着要下来走走,江氏无计可施只能指派妙音伺候,祁月在庭院内闲逛,只感觉看什么都心旷神怡。

下午,皇上登门拜访,这是允王世子府内前所未有的荣耀,皇上来的突然,大家都没准备,就连向来处变不惊的王妃也有点踧踖不安,不过皇上过来的目的仅是为看看祁月,倒免了不少不必要的接触。

皇上用疼惜的眼神乜视了一下祁月,“那些药可都吃了,如今感觉怎么样?”

“千好万好,臣女刚刚还出门去溜达了呢,此刻才回来,皇上就不要担心了。”她仇视皇上,那种明明对他恨之入骨却非要伪装的感觉让她难受。

皇上啊皇上,我祁月哪里对不起你了,你借刀杀人让我祁月为国捐躯,这恨祁月永生永世都不会忘记。

皇上旁敲侧击,“你这武功是从哪里学的,这一招一式让朕想到了战神祁月。”

“回皇上的话,臣女和祁月将军是手帕交,之前将军教过我一招半式,就握着三脚猫的武功,和祁将军比较起来可真是望尘莫及、小巫见大巫。”

皇上长吁短叹,演技高超精湛,一点看不出谋害祁月的幕后黑手就是皇上,祁月小心应对,萧承衍发觉祁月和皇上两人撩的不亦乐乎。

他总在问关于祁月的历史。

而她呢,总能给出皇上满意且机智的回答,在祁月这里完美的诠释出什么叫“有的问题回答了好像没回答”的概念。

皇上赏赐了不少东西,千叮咛万嘱托要祁月好好儿休息,这才去了。

等皇上去了,祁月这才舒口气,妙音从外面进来,“娘娘,礼物好多啊,真是应有尽有。”

“快弄进来,给母亲挑选一些。”妙音和祁月精挑细选,挑到了凤眼菩提的珠串,玛瑙的碗,琉璃的屏风等等,这可都是王妃喜欢的。

送礼物过去,江氏欢喜,“你看看你,你身体都没痊愈呢就过来给娘亲送礼物,何必要劳身焦思呢?”

“知道这都是母亲喜欢的,因此就早早过来了,您看看怎么样?”

江氏也知她是真心实意孝顺自己,抓了这个看看,拿了那个瞅瞅,顿时笑逐颜开。

看江氏笑了,祁月是打心眼里开心。

“娘亲,您虽然没有了祁月做儿媳妇,但祁月却以另一种方式靠近了您,但愿我能弥补这个缺憾。”

这自然是她不能齿及的心里话了。

江氏准备了不少吃的给祁月,非要留祁月一起共进晚餐,祁月倒适得其所,吃了东西已夜幕降临,江氏让妙音送祁月,临走前絮聒起来,“我最近想买点儿布料做衣服,你看看你,你也许久没做新衣服了,明日你陪我老婆子出去走走?”

“娘亲想做衣服?那感情好,我最近闲来无事也准备出去走走呢,夜深人静,您先休息,明日一大清早婉宁就来请安。”

江氏对祁月赞不绝口。

等妙音回来,江氏还在发冷,她的内心五谷杂陈,“我总感觉她像极了她,时常产生一种错觉,兴许她们就是同一个人,但相貌和模样却完完全全是不同的。”

祁月是言出必践之人,第二日天刚亮她已收拾齐备,兴冲冲到这边行礼,江氏才刚刚起来,祁月忙前忙后给江氏找衣服打发髻,江氏发觉女主对自己是真心实意的好,不时地埋怨她不知好好儿休息。

上马车之前,江氏已是眉开眼笑。

颠簸到绸缎庄,江氏让妙音去接洽掌柜的,江氏乃这一家绸缎庄的老主顾,寻常时候来总有老掌柜亲自接待,价钱更是优惠到底。

但今日老掌柜不在,如今负责接待她们的是一个妙龄女郎,祁月从那女子做派就可看出这女子应该也是掌柜的姨太太。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