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七章 狭路逢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那女子不怎么谙熟,介绍起来磕磕巴巴,柜台外很快就人满为患,江氏上了年岁越发没了耐性,此刻已气急败坏,唯恐江氏恼羞成怒,祁月对那柜台里的女郎挥挥手,也不知道嘀咕了一句什么,祁月已反客为主进入了柜台。

她介绍东西巨细无遗,不但能说出是哪里织造的,还能说出上面图案花纹的寓意等等,张口就舌灿莲花,客人很快采买到了最适合自己的东西。

那女郎腼腆一笑,“都说术业有专攻,我这科班出身的还不如你。”

“哎呀,这有什么?”祁月从柜台出来,“想必你也是赶鸭子上架过来救场的,你已很优秀了,此刻我终于有时间给我娘看了,我早就看上这个绸缎了,劳烦你小伙计给我拿下来我再看看。”

祁月盯着架子高处一卷绸缎看了许久,此刻小伙计已送了过来。

“不过,”那女郎嫣然一笑,水葱一般的手指已压在了绸缎上面,“这个算是我请你的了,你看上其余什么也随便挑,我分文不取,也祝老太太福如东海,你们自己看。”

那女郎舒口气。

刚刚多亏了祁月,她胡乱一算也发现就那一会儿已赚了不少银子。

祁月也不客气,挑选了蜀锦、缂丝、绸缎给江氏。

“娘亲看这个,这个既不鲜艳也不沉敛,尤其是上面这图腾,最是赏心悦目,宝蓝色显得端庄一些,您看怎么样?”

“好,好啊。”江氏想不到祁月的审美和自己一样。

祁月挑选的都是奢华但却很低调的布,打眼一看似乎没什么,但这些布用料考究,纺织的工艺独特,花纹丰富,仔细一看都是不可多得的精品。

江氏很是开心。

两人正准备回去,却遇到了不速之客。

祁月看到了连霜,前一段时间她折腾过连霜,据说连霜最近生活的苦不堪言,哪里晓得在这里能遇到他?

“我们走这边,娘亲。”祁月不想当着江氏的面和连霜过不去,这样倒显得自己咄咄逼人无理取闹。

但连霜却注意到了祁月。

“阿姐,狭路相逢勇者胜,我遇到了我那死对头,你等等,我去去就来。”连霜撇下连翘,三两步靠近了祁月。

祁月抬头,“哎呀,真是巧遇,别来无恙吗?连公子?”

“拜你所赐,险乎被我爹爹给送走,”连霜冷笑,指了指西边,祁月不想在这里发生冲突,“我们还要回家,就此别过了。”

“祁月,你这买的什么啊,这些布啊,小爷我都要了,得罪了您嘞。”

这不是刁难人是做什么呢?那掌柜女郎看到这里急忙过去解释,但这连霜是个无理取闹之人,横说竖说就是不给,他一把抓住了布,笑嘻嘻的看向祁月。

“敢问,你要这些布做什么呢?”

“这个蓝色贡缎的,我回去做已将马褂。”

连霜笑不可抑。

“诸位诸位,诸位快来看看,这位公子巧准备巧取豪夺我们的东西,还说自己要用贡缎做衣服穿。”听到这里,众人都回头,同时吓丝丝抽一口凉气。

连霜感觉不对劲,“怎么?”

他跺跺脚,“我用这宝蓝色的贡缎做个衣服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是没有,但这是给老祖宗祠堂里供桌上用的啊,公子穿这么个衣服只怕有点……有点不合时宜呢。”

“你管我!”连翘大动肝火,“这些我都要买了,你管我回去做什么?”

“这都是我给我们王妃挑选的,这些布料颜色不适合您,您还是不要纠缠我们了。”

“这里,”连霜冷笑,“谁有钱东西就是谁的,我给两倍的银子,我还就不相信了掌柜的不肯卖给我,非要做你这一门生意?”

“那可不巧了,掌柜的是我朋友,这都是人家送给我的。”祁月回头,那女郎急忙靠近,“客官,你适可而止,你看人家都在看热闹呢,您需要什么您告诉我,我给您去找就好。”

连霜骑虎难下,越发不肯将布送过来。

还好此刻连翘来了。

连翘和祁月关系不错,连翘又是连霜的姐姐,平日里连翘脾气不怎么好,最近连霜日日在家里闹腾出幺蛾子,无计可施之下老将军才让连翘和连霜一起出来,目的不过是让连翘多多注意连霜的言行举止罢了。

“快还给世子妃,你在这里闹什么呢?”连翘批评起来,连霜无计可施,只能将布送了过去。

两人满载而归。

回去后祁月特地托人找了个镂月裁云的裁缝让为江氏私人订制做点衣服,江氏心疼祁月,也让人给祁月做了两件。

祁月千恩万谢。

婆媳关系不错,这省却了萧承衍在里头受气。

最近萧承衍都比较忙,起早贪黑脚不沾尘,每天夜幕降临才会回来,祁月听到侍卫开门声才会睡下。

其实她可没这许多瞌睡,日日都在假寐。

这日,萧承衍从朝廷回来,凑近祁月。

祁月听到那渐行渐近的脚步声,偷偷摸摸调整了一下呼吸的频率和节奏,以便于迷惑萧承衍。

却哪里知道萧承衍并没有相信。

“最近这一段时间辛苦了你,你将我娘照顾的很好,自爹爹去了后,家里鲜少有欢声笑语,但最近我娘亲的确很高兴。”

祁月绷不住了,她心头荏苒出一种冲动,真是恨不得告诉萧承衍自己就是祁月本尊,但话到嘴边却变了,她露出笑靥,“尊老爱幼嘛,再说了王妃对我很好,我这也不过投桃报李罢了。”

“我娘已多年没这么开心了。”萧承衍叹口气,“她和我没什么话题。”

“她和我有话题,我们还聊的津津有味呢,好了,你困了就早点儿休息。”

很明显,他们两人的关系也和缓了不少。

萧承衍注意到了娘亲的变化,他也发现祁月并没有什么坏心眼儿。

两人日日都睡在一张床上,但中间却用被子隔开楚河汉界,同床异梦。

她不干涉他的私事,他也不过问她的生活,两人看似毫无关联,但只要在众目睽睽之下依旧出双入对,情投意合。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