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九章 倾心吐胆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到萧承衍这边,发觉萧承衍不在。

祁月好奇,“吱呀”一声推开了门,书屋窗明几净,一尘不染。博古架上陈列了几个灰白色的瓷瓶,看来古朴文雅,充满了韵味。

萧承衍的审美水平不错,大约是从小生活环境优越,最讨厌堆金积玉的生活,祁月看萧承衍人不在,准备偷偷将礼物放在抽屉里然后鬼使神差离开。

凭萧承衍的聪明才智怎么可能不会看出是谁送的礼物?

她自以为得计,靠近了书桌。

刚刚将锦盒放在里头却看到了一张丹青肖像,那肖像下是很多年几乎快衰朽的纸张,岁月将这些纸张打磨的失去了柔韧度和色泽,祁月一看,发觉这都是自己和萧承衍之前往来的书信……

好奇害死猫。

祁月拿起来看,发觉旁边一个盒子里全部都是祁月的肖像,那些画像表现的事不同时期的祁月。

舞剑的她,射箭的她,和人打斗的她……真是穷形尽相,应有尽有。

祁月看到这里有点震惊,她心头喜滋滋的,因为她同时发现这些画像出自于同一人之手,原来都是萧承衍画出来的。

确乎如此,这些画像本是他在婚宴上准备拿出来做礼物的,但祁月到嘉峪关后却一命呜呼,再也没契机看到这些。

祁月去世忽,萧承衍时常看她的画像,这也成了他的日常。

就在祁月还准备继续探索秘密的时候,背后一条黑影凛冽靠近,一把蛮横的从她手中将画像抢夺了过来。

祁月诧然。

萧承衍已凶巴巴的推了一下她,“你做什么呢?”

“我送……东西给你,发觉你人……”

“出去!”萧承衍压抑的嘶吼,犹如受伤的野兽,祁月自然理解他,她想留下安慰,但萧承衍已经怒不可遏,指了指门口,“出去啊,以后没我允许你不要随意出入书房,更不要翻动我东西。”

祁月被轰了出来,她灰溜溜的回到了自己屋子。

她的心酸涩极了,明明她就是祁月,但却没办法去承认。

祁月在屋子待了会儿,心情更郁闷了,偏妙音还进来询问进展,被祁月怒怼了出去,妙音嘟唇离开了,祁月一人出门,不知不觉到杏花春馆。

这杏花春馆乃帝京数一数二的教坊,里头日日会表演一些脍炙人口的剧目,有的是神明创世纪开天辟地的故事,还有那根据现实人物杜撰出的一些剧目,每个节目都被演员诠释的淋漓尽致。

当年……他们是最喜到这里闲逛的,但现如今,祁月看看身后,物是人非事事休,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吃了点儿温暖的鳝丝面,看了一些剧目,祁月感觉无聊,准备离开。

但就在此刻,背后却出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连翘一双眼好奇的转着,在看到祁月回头的瞬间,连翘顿时笑了。

“哎呀,真是想不到在这里遇到了世子妃。”连翘过来行礼。

祁月对连翘印象不错。

看连翘笑盈盈,祁月也丢了个笑。

“你在这里做什么?”

“看剧目,吃喝玩乐,”连翘一笑,“世子妃呢,在这里做什么?”

“我……”祁月尴尬极了,心头有千言万语要说,但到头来每个字都吞咽了下去,那种感觉并不好受,连翘是善解人意的姑娘,祁月倒感觉奇怪,这连翘和连霜明明是一家人,但为何连翘如此善良而连城和连霜却如此邪恶呢?

连翘自然看得出祁月有心事。

“这里有一种葡萄酒,味道不错的,世子妃品尝过了吗?是将红玫瑰和红葡萄聚合起来酿出来的。”看得出连翘也一定时常来这里。

被连翘邀请,祁月坐在刚刚位置。

掌柜的送了玫瑰酒过来,那边已打开了话匣子,“前几日的事我也听说了,您可真是厉害。”

“不过会一点三脚猫的武功,侥幸罢了,什么厉害不厉害。”祁月唯恐泄密,所以对自己的事点到为止。

但对面的女孩却似乎想刨根问底。

“你什么时候和祁将军学的武功,都说祁将军还活着呢,你觉得呢?”

“马革裹尸,”祁月嘴巴里苦涩,犹如含着一片黄连,声音有点难言的压抑,“她能回来才怪呢。”

“我在盼望她回来。”连翘很欣赏祁月,她希望今日他们能敞开心扉好好聊一聊,希望祁月能抛开“左婉宁”这一重身份,但祁月呢并没有这种概念。

每次聊到祁月,她自己就会岔开话题,言行举止之间暴露出一种不耐烦和嫌恶。

试探到这里,话题不敢进行下去了。

“说说你,你感觉怎么样?”祁月瞥了一下对面的女孩。

连翘叹口气,“大家还以为我生活的多光鲜亮丽呢,实际上苦不堪言,我爹爹是个重男轻女的奇葩,在府上,爹爹将我和下人一视同仁,我今早还劈柴了呢。”

连翘一面说一面将手送过来给祁月看。

祁月一看,发觉连翘手掌心粗糙,茧子凝重而厚,看来的确是干过活的手。

“今日能和你在这里见面,这惬意的时光是很少的,我们就在这里好好玩一玩。”

“也好。”

连翘本意想旁敲侧击一下祁月,却哪里知道祁月反客为主,倒将连翘追本溯源弄了个一清二楚。

连老将军是个出了名的重男轻女,自将军夫人头一胎生了一个女儿后,不但连翘自己,就连自己那可怜的娘身份也一落千丈,不过好的是,第二年将军夫人再生了一个孩子,那就是连霜了。

大家看连霜,真如珠如宝。

连翘和连霜都会武,连翘略胜一筹,连霜明面上不怕连翘,但背地里却吃亏不少,素偶一在大多数情况下连翘的话还是有分量的。

“受伤了啊?”祁月注意到了连翘手背上的伤口。

“这个要早早处理,不然会破伤风的,我来。”祁月保留了前世一些优良的习惯,诸如,她会在衣袖中留存一些刀伤药。

前世的她日日打打杀杀,时常受伤。

此刻她将刀伤药给她用了,女孩露出个感激不尽的笑。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