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章 连翘这丫头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两人准备到渌水亭去走走看看花红绿柳看看青山绿水,但还没走呢,台上却更换了一个节目,如今的醉春楼已日薄西山,自祁月去世后,能编纂的故事越来越少了。

此刻大家都热闹起来,连翘踮起脚尖一看,发觉正上演的居然是“左婉宁大退蛮夷”的故事。

这故事本没什么好玩儿的,但里头的细节却很耐人寻味,有好事者将故事浮夸的杜撰了一下,顷刻之间这故事已扣人心弦。

台上在表演,众人看的欢天喜地,气氛的确好了不少。

“你让我想起来当年的祁将军。”

这边,到底还是没忍住,连翘旧事重提。

“怎么能将我和祁将军相提并论,她那样厉害。”在帝京,祁将军就是如日中天的存在,但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祁月逐渐被大家遗忘了,而关于她那可歌可泣的故事也成了戏本里头的桥段。

“我欣赏她,他是我此生此世唯一的偶像。”连翘丝毫不吝啬对祁月的赞美。

祁月叹口气,“她活着的时候你就应该靠近她,以全你拳拳之意。”

看得出,连翘对祁月那殷切的心思是多年之前就存在的,“其实,我自然是靠近过祁将军,”连翘似乎喝高了,眼扑朔迷离,视线失去了焦点,“我参加了女将,但女将内人才辈出,我如何能出类拔萃?我被留在了帝京,但我……我家里人……”

“如何?”

祁月仔细追想,但当年女将人头很多,她的确想不起来这个不见经传的女子。

“我家里人被人屠戮了个一干二净,鸡犬不留啊。”连翘痛哭流涕。

祁月听到这里倒啼笑皆非,“你爹爹不是连老将军?如今在这帝京,你爹位高权重,他不作践欺负人家人家都高高挂起了,谁会没事找事欺负你们?”

连翘有一肚子的委屈要诉说。

此刻祁月也感觉奇怪,她伸手试了试连翘的呼吸,发觉连翘已呼呼大睡。

接下来反而还需自己照顾她。

但祁月心头的迷惑却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大,她恨不得将当年的名录找出来看看。

遥想当年,自己前世就和连城不睦,连翘作为连城的女儿自然是没可能跟随自己了,且这“屠戮全家,鸡犬不留”又是怎么一回事?

“连翘?”祁月摇了一下连翘的肩,“我们要走了。”

曲终人散,台上的演员也谢幕了。

下面的人看的热血沸腾,祁月听到有人嘀咕,“我大正七八年之内就会出一个女将,但我国却阴盛阳衰,你说说看这是怎么一回事呢?明明遇到这种事该是男子出头,一切却都看落在了女人身上。”

“什么男人女人?帝京的男人大不如女人,呵呵呵呵。”

“不过话说回来,”旁边一个愣头青接话茬,“这左婉宁很有当年祁将军的风范,诸位不觉得吗?”

“但愿她会是第二位祁将军,那样我帝京也会繁荣富强啊。”

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祁月黯然神伤。

“他们,”醉醺醺的连翘勉强撑持起来身体,右手高高的举起来,食指犹如钟摆一般来回,“他们是不会忘记你的,祁月,你捐躯赴国难,视死如归,这一切的一切大家都铭记在心,不会忘记,将军千岁啊。”

连翘这边刚刚咕哝了一句,旁边人一个个都呐喊起来。

顿时两人被“将军千岁”的声浪包容住了。

祁月有点儿难堪。

“走了。”她好不容易才将连翘搀了起来,连翘烂醉如泥,憨笑起来。

“借个道,抱歉了。”连翘喝醉后死沉死沉的,又不情愿走,尽管祁月已在用力搀扶,但连翘故意闹腾。

才刚刚到门口,连翘却大叫一声,“好啊,戏班子表演的好,我要赏你们。”

那戏班子的人刚刚卸妆完毕,听说有赏赐,班主带了一群人过来,祁月一看,这可如何是好?她今日出门并没有带多少银子,赏的少了显得扣扣搜搜。

“世子妃,他们为您扬名立万呢,想必您也感觉他们表演的很好,钱袋呢,钱袋。”连翘喝醉后行为荒诞大胆,还好祁月不是容易生气的玻璃心,也不管连翘做什么。

连翘将钱袋拿出来,发觉阮囊羞涩。

但依旧还是将里头所剩无几的铜子儿都赏了出去,祁月看大家准备离开,她蓦的注意到了那班主鬓角的白发,迟疑了一下将头顶金簪子拿掉。

“班主,这赏你了,你今日表演的别开生面,发挥的炉火纯青,真是太厉害了。”

“世子妃,我们这表演可能还给您抹黑了呢,如何能临摹您万分之一,惭愧啊惭愧。”此人接受了赏赐。

旁观者听说左婉宁就在这客店里,一个个过来打招呼,很快就弄了个水泄不通。

有人半信半疑,认为这小身板的祁月如何能对付郑国的使团,有人却深信不疑,毕竟当年的祁月也是这么个轮廓模样儿。

祁月好不容易才送了连翘回来。

因她和连霜关系紧张,所以只能命马夫将连翘送到,眼看着连翘被人搀了进去,祁月这才回头。

背后似乎还能听到谩骂的声音。

“小姐,您这哪里有一点半点大家闺秀的模样,也难怪老将军嫌弃您。”

“哎呀,您吐奴婢身上奴婢可不管您了。”

那俩丫头颐指气使,看得出她们一点不喜欢连翘。

听到这里,祁月恨不得回头教训两句,但毕竟还是忍住了。

在外面浪荡了一圈,心情并没有好转,才到王府门口,就看到了倚门倚闾在等候自己的江氏。

妙音站在江氏身边,黄昏的辉光落在江氏脸上,让她看上去显得苍老极了,看到这里祁月心头有点疼,急急忙忙靠近,“娘亲,婉宁就是出去走走,劳烦您在这里望眼欲穿的等,真是愧不敢当。”

江氏已接受了这个儿媳妇。

至于祁月,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之中,她也看出老人家是个宅心仁厚古道热肠的,自是全心全意对她好,“都是他不好,回头我就教训她,你……婉宁,你受苦了。”

祁月是委屈,但心里头还有其余芜杂的事因此心情才不好,江氏单纯以为是萧承衍招惹了她,看祁月愁眉不展,江氏絮絮叨叨。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