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一章 去虞城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祁月笑也不是哭也不是,本来还不伤心,被江氏三言两语说的顿时悲切不少。

当晚,江氏来到了萧承衍书屋,她让下人一口气将这书屋内所有关于祁月的画像,书信等等都收在了一个大箱子里。

等萧承衍回来,江氏起身,“世子,世间之事该忘的还是早早忘了的好,婉宁是个好丫头,你日日让人守活寡,这传出去人家都笑掉大牙了,我年迈了,我就这一桩心愿,难道你非要我抱撼终天你才满意吗?”

江氏向来是比较严肃的,听江氏如此说,萧承衍心头惭愧。

“母亲。”

“母亲?你要果真将我看做母亲,你会将我的话当做耳边风?”江氏冷冷的嘲讽起来,“你日日折腾人家小姑娘算是怎么一回事?世子,你如还这样,我再也不要做你这名符其实的母亲了。”

“是,是。”萧承衍不是惧怕娘,而是尊重她,她少年时爹爹就撒手人寰了,允王去世后,江氏又当爹又当娘,含辛茹苦才将他抚养大,个中辛苦,他心知肚明。

“还有,”江氏狠狠地将拐杖在地上点了点,地面都快开裂了,“不要口口声声说我是你母亲,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如今姑娘娶进门了,你还不给母亲个大胖小子吗?”

“这!”

萧承衍尴尬极了。

他也知自己早半天行为过激,本准备和祁月解释,奈何此刻才回来。

刚刚进屋,看到的却是兴师问罪的老娘。

江氏叨咕了两句走了,临走前还让人将那一口大箱子搬走了,萧承衍敢怒不敢言,只能眼睁睁看着人家弄走了自己的心头宝。

今晚萧承衍到了祁月这里。

祁月听到脚步声急忙假装睡着。

萧承衍从外面进来,今日倒轻声轻脚,缓慢开启了门,悄然无声关门。

他站在她床前看了许久。

“你回来了?”祁月可没演技继续表演下去了,“吃了吗?肚子饿不饿?”

“还好。”萧承衍尴尬一笑,“今日的事都是我不好,我给你道歉。”

祁月一愣,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啊,没事的,我知祁将军是你心头的白月光,我没过门呢就知道了,但这是皇上赐婚我能有什么办法呢?那时我身体也不好,又不敢拒绝,你对她念念不忘不正说明了你的专情。”

“婉宁,你……”萧承衍也不知用什么来形容眼前女孩了。

祁月却一笑了之,继续睡觉。

第二日,王妃一大早就让妙音传话,说要共进早餐。

过下元节后,帝京几乎没什么重要事了,萧承衍也可告假,这是每一年的例行公事。

前年这个时间,他还和她出去游山玩水呢,但今年已桑海沧田,去不去哪里都没什么区别。

但王妃这里却有个隆重的安排。

“我老了,腿脚不利索,想到你爹爹家乡去看看,但如今身子骨不良于行,也就罢了。”

祁月一面给王妃梳理云鬓,一面伸手一根白头发捏了藏起来,王妃自然没注意到祁月的小动作,但萧承衍却看了个一清二楚。

他敏感的察觉到自己的母妃老了。

所以他更不能违背她。

“我已是八九年没到虞城去了,你们这一次回去,见一见你爹爹的朋友,也扫个墓。”这不是建议,而是一种命令。

祁月本不想奔波,但王妃的话都出口了,她自然不好拒绝。

至于萧承衍,他随遇而安。

事情很快就处理好了,临走前两人大秀恩爱,江氏看他们亲密无间,这才开心的笑了笑。

但才刚刚上马车,祁月就弹开了身体,两人分别坐在马车两边。

“刚刚我不是非要揩油,我是迫不得已,娘亲看到我们疏远会不开心,所以给你道个歉。”

“你表现的很好,自你到这里我母妃日日笑口常开,她说你是她的开心果。”

“哎,我却感觉我是你们的倒霉果。”祁月哂笑。

到虞城这一路风景如画,又是深秋的季节,马路两边的植物坠着沉甸甸的花蕾,远处的田野之中一片姹紫嫣红美不伸手,马车飞驰起来,那些色彩就变成了流动的光带。

祁月看到了稻田里的大牯牛,看到了成群结队大迁徙的鬣狗,看到了凶残的野猪,还看到了一群一群欢声笑语的老百姓。

这一路风光无限,祁月看着看着就累了。

因今日要出远门,所以祁月早早起来就在收拢准备,此刻倦意袭来,伴随着马车的晃荡,身体逐渐朝左边倾斜了过来,脑袋砸在了萧承衍的肩膀上。

萧承衍感觉到重量,准备推她坐直身体。

一开始还以为她是故意的,但很快发现祁月是真的困顿,他轻轻伸手抱住了祁月。

祁月在梦里哪里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身体一寸一寸靠近,不知不觉之间已将头靠在了萧承衍的大腿上。

萧承衍发现祁月眉头不展,似乎在做噩梦。

“啊,不!不要,不要啊!”

祁月大声疾呼。

“婉宁,你没事儿?”他关切的看向她,祁月睡眼惺忪,刚刚祁月梦到了恐怖的场景,那是自己被残害之前的印象,这个素材是她噩梦的根源,自重生以后三不五时祁月就会梦到这个。

“我还好,还,还好。”

祁月面色寡白,萧承衍倒感觉奇怪,“究竟怎么回事?你梦到了什么,亦或哪里不舒服?”萧承衍是真心实意关心她,送了热水给她,祁月呷一口,发觉自己太靠近萧承衍了,急忙躲开。

她看着窗外。

窗外的白云在天空上白云苍狗一般的变换,祁月并没有将自己梦境说出来。

从中京到虞城,快马加鞭也需要一整天。

此刻已是黄昏,虽距虞城很近很近,接下来的一段是怪石嶙峋的山路,走起来颠簸的厉害,在这山路之前有一家客店,萧承衍建议在这里休息。

祁月没意见。

才刚刚在吃东西,小二哥却急匆匆到了门口。

“我说马叔,您还神志不清呢?如今不怕官只怕管,您还到帝京去?多少人一去不复返,您就认了算了,这叫打碎牙齿和血吞,有什么办法?”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