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二章 奇怪的大箱子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两人听到这里都感觉奇怪。

祁月朝门口看看,发现门口出现了一个鹑衣百结的老年人。

这老人年岁大约在五十来岁上下,他看上去面黄肌瘦,一鞋拔子脸很长,这让左右两边的五官失去了比例,此人拥有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

这苦瓜脸的老人才刚刚出现,客店里其余人就议论起来。

那小二哥同情这要饭的,带了此人到后面吃东西去了。

祁月问小二哥此人是做什么的,小二哥指了指头,“这老马勺这里不对劲,时常闹腾,客好好吃饭就好,放心好了,我们会管制他,保证他不会伤害你们。”

祁月敲了一下萧承衍的面碗,“我看着马叔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你要不去问问?”

祁月见了这苦瓜脸的老人后,一脑子都是他。

此刻建议萧承衍过去看看。

萧承衍的喉咙滑动了一下,送了一枚肉丸子给祁月,祁月还要说话,那肉丸子已塞在了嘴巴里,“天下不平的事多了,他们自会不平则鸣,你要本王将这些鸡毛蒜皮都问一问,本王可问到什么时候去是个头?”

“但我们今日看到了,你就要去处理。”

“吃饭!”

这一次几乎是威严的恫吓了,祁月懒得理会萧承衍,用力扒拉米吃,看得出也生气了。

萧承衍盯着祁月看。

“怎么?”

祁月盛怒,吃的杀气腾腾。

萧承衍看向祁月,发觉祁月生气的模样都和她一模一样,更好奇了。

生气是一种自然而然流露出的情绪,所以祁月没有伪装也来不及伪装,此刻看萧承衍盯着自己看,才知道自己不小心暴露了。

“太像了。”萧承衍怀疑的咂嘴。

“什么啊?”祁月故意反诘。

就在此刻,两人听到旁边桌有人点菜。

“文思豆腐,糖醋鱼,对了,这鱼不要护城河内的,要你们若耶溪内的,酸笋来一盘,糟鸭和酱牛肉各来一份儿。”

那小二哥急匆匆去准备了。

祁月和萧承衍齐刷刷调转了视线,一看之下两人顿时笑逐颜开,祁月指了指,“是皇兄,打招呼吗?”

对面那人是萧承斌,虽萧承斌已更换了衣服,但声音万变不离其宗。

“走,过去打招呼。”萧承衍也想不到会在这里巧遇萧承斌。

两人过去行礼问好。

萧承斌伸手压了一下萧承衍的肩膀,“不要太引人注目。”

萧承斌看看两人,发觉两人感情突飞猛进,倒笑了笑。

“贤伉俪这是出来玩儿?”

“对,游山玩水祭祀先灵。”祁月笑。

萧承斌点点头,她就之前的事再次赞美,祁月恬静一笑,“那日果真是侥幸,从那日以后臣妹开始严格要求自己,武功还是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好。”

“那是,那是。”

祁月是明白人,看这两人挤眉弄眼就知道这两人有什么事聊,横竖自己也吃的差不多了,她起身,“我刚刚看庭院内有不少栀子花,此刻准备出去看看,你们自便。”

萧承斌诧异,这分明是留时间给他们。

等祁月离开,萧承斌才叹口气,从他那苦大仇深的表情就可看出,他不是来游玩的。

萧承斌愤世嫉俗叹口气,“我有事,也算是有备而来,但想不到在这里和你巧遇。”

“臣弟倒是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您,您且说说有什么事情,只要臣弟能帮助的,一定全力以赴。”

另一边,祁月已从客店内踱了出来。

妙音看祁月出来了,急忙迎了过去,跺跺脚朝里头努努舌,“真是晦气,怎么在哪里都能遇到皇族?”

“你说会不会是他们约好的?”祁月胡思乱想。

“想必是他们约好的,奴婢要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将他们拆开。”妙音恶狠狠的跺跺脚,出门之前王妃千叮咛万嘱托要她不时地助攻一下。

王妃的要求有点高,希望通过这一次长途旅行化解萧承衍的戾气,促进两人的情感。

至于妙音,她扮演的角色就是红娘。

在离开之前老夫人那边有明确的交代,妙音也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萧承斌。

她自是愤愤不平。

倒是祁月,她是真心实意喜欢这里壮美的风景,从那酒店出来,主仆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祁月看有卖吃的,过去买了一些。

“那是什么啊?奴婢从来没见过,那怕不是麦芽糖?”妙音好奇的站在一个摊子旁边看。

祁月问那叫什么,主人家说这是本地一种零嘴,叫个“猴儿拉稀。”

至于为什么会是这么个奇怪的名字,祁月也百思不解。

小孩子很多,都在排队买。

祁月感觉好玩,又闲来无事,也买了一份儿。

怪主仆两人好奇,才咬了一口,一股甜丝丝的液体已顺着糖块流窜了下来,猝不及防之间,妙音弄到了衣袖上,着急的连连跺脚。

“哎呀小姐,这衣服还是您送我的呢,奴婢横竖舍不得穿,最近出来玩才刚刚上身还没下水呢就弄脏了,这怎么办啊?”

“那边有一口井,看到了?”祁月指了指不远处。

她话都没说完呢,妙音已八拔足狂奔到远处去了,至于这猴儿拉稀祁月是无福消受了,丢在旁边草丛里,她正准备到妙音那边去洗手,忽而看到几个彪形大汉出现在了旁边一个巷子里。

这几个彪形大汉扛起了一个木箱子,几个人交换搬运,从他们那鬼鬼祟祟的动态里祁月就看出了问题,她吞咽一口口水,尾随在了背后。

那几个人将大箱子放在路口,有人去探看情况,留了一人在原地。祁月老远一看,发觉这木箱子上开了孔,远距离也的确看不出究竟是什么。

她从巷口出来,看到那三个伙伴已送了马车过来。

外面是一条繁华的街道,并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们在做什么,四个人去搬木箱子了,祁月也不好站在这里碍眼。

她从衣袖中拿出一只蜥蜴。

那吸引是经驯养的,这蜥蜴叫金铃子,前世的她时常用金铃子来追踪敌人。

这一只金铃子还是半个月之前在大榕树上发现的。

祁月驯金铃子有绝招。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