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_全本免费小说排行榜_小说大全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七章 寒梦好兄弟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西门咕咕 著

连载免费

一场大战,她被谋算坠崖不幸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时,立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她暗地里蜇伏,却被当作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意外发现,那个总是会在她面前身体孱弱娇贵的男人,幕后的真实的面孔原来是如此强悍!“萧承衍,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情?”男人而已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是多少,但是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婆子显然对她的顺从很满意,待到轿子稳稳停在路边,便连拉带拽地搀着她下了轿。。……

免费阅读

从里头出来,妙音急忙给王妃写信,自是添油加醋杜撰了不少的内容。

室内,空气静默,几乎是落针可闻。

不得不承认的是萧承衍听到了自己狂乱的心跳,那心跳砰砰砰好像完全不受控制,他想不到左婉宁也会给自己带来这种特殊的感受和体验。

那砰砰砰的心跳混合祁月那紊乱的呼吸,让局面一刹之间就变得暧昧了不少。

“你为何如此像她?”

“什么她我们我的,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祁月呼口气。

萧承衍站直了身体,一想到祁月还尸骨未寒呢自己就和另外的女子这么要好了,他矛盾极了,转身离开了。

祁月懵懂,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

看萧承衍离开,祁月这才起身。

妙音已猫儿一般进入,嘴上却是狐狸的笑。

“做什么呢?你鬼鬼祟祟的,吓我一跳。”祁月一面拉被子盖自己,一面给妙音翻白眼。

妙音用左右手的大拇指比比划划。

“刚刚世子和您情投意合,你们做了什么不要以为奴婢不知道,奴婢已将喜讯飞鸽传书给娘娘了,想必王妃娘娘得知这消息也会开心。”祁月本想责备两句,但转而一想,这家伙也是好心。

“咳咳咳,咳咳咳。”祁月咳的很厉害。

妙音急忙送了枇杷露过来,祁月喝了后感觉咽喉疼,指了指咽喉。

妙音明白这是不想说话了,逐客令已如此明显,她也不好继续逗留,带上门出去了。

看妙音离开,祁月昏昏沉沉迷瞪了过去。

但这一闭上眼睛,顿时看到了烽火狼烟,看到了那为国捐躯之人。

那些人在火焰中东倒西歪,他们已拼尽全力,但郑国人还是如狼似虎的靠近,他们残忍的屠杀了他们在那梦里,祁月还能听到恐怖的笑声。

“不,不!”

祁月挣扎着从噩梦中醒来,外面妙音还以为发生了什么,急忙奔跑进来。

她快,萧承衍更快,妙音一看是自己自作多情了,急忙退下。

从卧室出来,妙音继续给王妃写信,措辞也更丰富了,从世子爷无微不至照顾世子妃变成了,“世子爷来不及穿鞋光着脚就去看做噩梦的世子妃”。

“你也上来,地板上凉。”祁月咳了一下。

萧承衍的确没来得及穿鞋,虞城早晚温差大,早上还艳阳高照呢黄昏已天寒地冻,此刻萧承衍的脚冷冰冰好像一块木头,被祁月提醒,他这才缓慢的坐在了祁月身旁。

但依旧还是卷起来一床被放在了两人之间。

这楚河汉界依旧维护的很好。

祁月感觉身体滚烫,她抚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我好似发烧了,一整天晕晕乎乎的,你能给我冷敷吗?”

刚刚萧承衍在想其余的事,脑子里乱的犹如生了蒿草一般。

此刻被祁月提醒,急忙去准备冷水和毛巾。

祁月再一次进入了梦里。

兴许是身体和灵魂存在一种不兼容的排异,兴许是这臭丫头的躯壳远不如祁月前世的身体,兴许这身体本就孱弱,以至于祁月的灵魂不能驾驭她。

此刻祁月难受极了。

那梦让人畏怖。

萧承衍终于明白,单纯靠自己为祁月降温已不能让祁月好起来,他立即找了医官来,然而医官一时之间也不能将病处理好,倒着急的萧承衍破口大骂。

这个黄昏,祁月的高烧转为了低烧,看起来情况是有点好转了。

“殿下,您也吃一口,不然您这边要是垮台了,谁伺候照顾我们娘娘呢?”妙音自己也没胃口,但却强迫萧承衍吃一点。

萧承衍心情烦闷,但到底还是吃了一点。

眼看天黑,萧承衍喂祁月吃了药后,再也不敢离开,寸步不离守护在祁月身边。

此刻发在灵魂的拷问已接二连三,一个声音问:“萧承衍啊萧承衍,你是真的喜欢上了她吗?亦或者你仅仅是代替王妃照顾她?”另一个声音出现了,“萧承衍,之前的一切都结束了,再怎么刻骨铭心也都过去了,你要珍惜眼前人啊。”

祁月饿坏了,昏昏沉沉睁开了眼睛。

低烧加饥饿让祁月昏昏沉沉,萧承衍伺候祁月吃了东西后祁月终于舒服了不少,在昏迷之前祁月问:“你可找医官给我看身体了?”

“他们说是风寒,不怎么严重,主要还是要休息。”

是风寒,但还有其余的病。

前世那些病居然遗传到了这身体内,祁月迷茫的看向远处,喃呢,“找文房四宝过来,我要写封信给我一个朋友,他是很厉害的,有他在,一定能药到病除。”

祁月求助的朋友是寒梦。

寒梦每一次和祁月通讯会留下一个具体的地址,以便于危急关头祁月可以顺利寻找到他,此刻祁月写了东西立即飞鸽传书。

第二日,寒梦就到了。

“世子啊世子,她身体向来就不好,日日在服药呢,您怎么能掉以轻心?”知晓左婉宁和祁月秘密的人只有祁月和寒梦。

如今寒梦自是要狠狠地责备。

“本王的错。”想不到萧承衍并没有狡辩,“以后本王会好好儿注意。”

“还有!”寒梦推开了药,“庸医误人,明明是风寒感冒这庸医却在药水加了这许多的黄芪和红枣,越发吃主儿越发心浮气躁,病不但不能治好反而还会加剧,为何不用生姜呢?”

“也是也是,你们那里知道心疼人了。”寒梦作为祁月的蓝颜知己,人一进来就骂骂咧咧,指指点点。

这一次的确是因了萧承衍疏忽而导致祁月成了这模样儿,所以被教训了一通,萧承衍也无话可说。

此刻寒梦更换了药,妙音急去煎。

“你们是如何认识的?”萧承衍上上下下打量寒梦,在江湖上寒梦的名头很大,别看人年纪轻轻,但任何疑难杂症对他来说都轻而易举。

之前祁月和寒梦已商量过了,所以此刻寒梦娓娓道来,将故事一口气戳到了左婉宁和祁月练武的时候,萧承衍感激不尽,但心里头怀疑的点犹如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大了。

他私下自然调查过左婉宁,发觉左婉宁不得宠,之前是学过一点三脚猫的武功,但府上请的师父完全不认识祁月,也和祁月没关系。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